期末复习修罗期,暂时没什么时间更文见谅


写文习惯和脑洞偏好全都是开心就好,文风笔力是个谜,谨慎关注

可以叫我阿循

在争取量变积累换来质变的道路上努力着

家教全员厨,主攻all27
aph全员厨,目前偏耀耀
盗笔瓶邪不动摇,偏心小花
还有很多在蹲和待补完的番和坑,但不一定写文




努力朝前走的时候,会开心,会闪耀片刻
这样,也就足够了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没想到转载还能修改原文,这一点真是细思恐极。一直以为是像转发微博一样。

现在抄袭事件层出不穷,这不仅需要我们读者的力挺,更需要我们自觉维护太太们的权益,这才是保护太太们最好的方式。

转载给更多人了解一下(づ ●─● )づ 虽然只是只小透明,但是对于写作还是有一点感触,明白产出的不易,所以更希望能为喜欢的太太们做点微薄的小事情,即便人微言轻。

十分感谢原po主的细致分析!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百fo点文致谢

 【虽然我50fo点文都没写完】

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谢才好,我的文笔还在磨炼中所以有些一言难尽,又喜欢沉迷新脑洞开新坑,感谢你们不嫌弃,给我关注,给我评论和红心蓝手,真的在很多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我知道我还不够好,谢谢你们愿意给我鼓励,愿意看着我努力变得更好。

点文相关:

all27大法好~( ̄▽ ̄~)(~ ̄▽ ̄)~

一、从之前发过的家教存梗中挑了几个

01 鲛人歌 

   【CP未定】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棋王》

鲛人远离了海洋,真的就能像人类一样生活吗?...

身为一只小透明很感谢每个关注我,点红心和蓝手的宝宝们,当然有评论的宝宝我最开心了,如果我没有回复那都是因为蠢蠢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总之非常感谢╭(╯ε╰)╮

宵旬:

是这样的


【R27】假装自己开的是辆超跑

#第一次上路,连这个排版都做不好#

心血来潮开出厂,几次因为词穷和脸皮薄(...)差点抛锚

然后一不小心无证驾驶飚上了高速

放飞自我蜜汁刺激


里包恩和阿纲双向暗恋,然后互吃干醋,稀里糊涂滚到床上去的车【其实根本就没有怎么描写这个主线剧情】


发去微博了(。・`ω´・)


假装这里有车


假装这里不是车


我是帅气的兰博基尼蝙蝠


  咦,我的车呢?∑(っ °Д °;)っ

阿喀琉斯之踵(10027)02

#我眼中的草壁先生有点不一样?#


“什么是秘密?一扇紧闭的门,一打开就会破碎。”—阿多尼斯

草壁哲矢 I

我是草壁哲矢。

这已经是我跟随恭先生的第十三年。

从前的副委员长到如今的副手,我一直都在他身边,把很多东西都看在眼里,然后永远的埋在心底,什么也不说。

和罗马里欧喝酒闲谈的时候,他突然提起加百罗涅先生对恭先生的评价很高,只是恭先生太过别扭,虽然两人之间的师徒关系多年来已经变成了互相的友人,但恭先生对待迪诺先生的态度仍然还是不冷不热,甚而还带着不容易发现的敌意,最近两人的合作交流也不太顺畅。

我笑了一声替恭先生辩解道。

他可不是别扭啊,他只是不习惯表达自己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云雀恭弥的人生里,从来只...

【APH/家教】当黑手党首领遭遇轴心国

#我居然把它写出来了天啦噜#

#假装这是520贺文#

#最近沉迷于各种乱炖的脑洞#

#填坑没力气,开坑倒是很起劲#


01


  人生总是处处是惊喜,或者惊吓。


  一大早起来就收到了彭格列除西西里以外的基地都被密鲁菲奥雷突然袭击,来不及撤走的部下死伤无数的消息,饶是沢田纲吉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仍然没忍住掀了早餐桌,只差没问候白兰杰索的祖先及他本人。十代首领一向脾气极好,让每个部下都感到如沐春风般的温和,直到彩虹七子因为非七的三次方射线死亡后,首领的耐心就开始一百八十度急转直下,大家心里都很明白...

【50fo点文】在我老去之前(s27) 上

 @瓜子瓜子子er 的点文,久等了。


01


 斯贝尔比·斯库瓦罗。


  当他完完整整写下这个名字时,已经远离了战火纷飞的年代。


  他郑重、满怀希望。


  将这个名字连带着满腔思念放进邮筒。


02


  加州的海滨,像这个年轻的国度一样充满朝气。在偏僻的小镇里,浪潮声催人入眠又催人醒来,因此每天沢田纲吉很早就醒了,但小镇里的人永远都会比他早的多,所以他能听见窗外传来街道上的喧闹。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心态沧桑...

【家教/无限恐怖】格洛斯特的一首歌

Chapter 02 驶向永恒的列车(上)

  行进的非常快的列车轻微摇晃着,四处都没有窗户,绝对的封闭空间,黑漆漆的铁皮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擦洗还是原本就是这样,看起来充满压抑和冰冷,身着短袖的沢田纲吉感到刺骨的寒冷。

  他有些迷惘,大脑显然无法理解眼前的场景,反映在他脸上显出一种让人嗤之以鼻的呆滞。

  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回神,身边接二连三的传来惊呼,一个绑着马尾的女孩还高声的喝问穿黑西装的男人是不是绑架犯。他转过头去,看着身边的另外两个人,一个不知道穿着什么学校制服正在毫不畏惧喝问的马尾辫女生,一个瘦瘦弱弱,很普通的上班族...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四日 燃烧(中)

“我认罪。”

“我认罪。”

白兰杰索重复着,一边张狂桀骜的笑着,一边大声说,甚至振臂高呼,仿佛在做着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他的身上白色的西装连同脸上都是被喷溅的血迹,连带着眼中迸发的疯狂,这么癫狂的向风走去。

“我认罪。那么法官敢处决我吗?”

张开的双臂像是要拥抱对方似的。

他走到审判席前,得意的笑着。

“在座的,有谁敢处决我?”这一句话语落下,陪审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那些贪生怕死的亲王早已经不是鼎盛时期,能够在领地独当一面的君王了,因为多年被三个势力侵占和瓜分,所剩下的只是仗着血统高贵仅存的骄傲罢了。密鲁菲奥雷在原本玛雷氏族的基础上的扩张有多么可...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四日 燃烧(上)

一轮的审判下来,亲王们都各怀心事,明眼人都猜测着是什么导致彩虹法官在这样的证据下迫不及待要给白兰杰索定罪。

“白兰杰索,你会认罪吗?”风突然说。

“认什么罪,凭几个人的证词就能判定我设计谋杀了彭格列的血裔吗?”白兰嗤笑,慵懒的靠坐在椅背上,“法官大人这样子很失偏颇啊。”

“我是问,关于杀害将你转变成吸血鬼的玛雷亲王,你是否认罪。”

被露切费尽力气挖出来的证人有些费力的站起身来。很多人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因为实在是气息太过微弱,就像临死的人的气息一样薄弱的让人忽略。他抬起头,过分苍白的脸色让陪审席上下都差点忽略了他那张让人惊讶的容貌。与白兰一模一样的脸上...

© 夏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