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fo点文】鲛人歌 (上)

          “海的女神带着鲛人和蜃女,在绿色的云片里嬉戏。”--端木蕻良 《女神》


00

       海洋的世界已经不是多年前的模样了,洁净的海水和干净的空气都已经无处可寻,我们的种族最终不得不离开赖以生存的故乡,走上陆地。但是,我的孩子,无论我们走的多远,都无法忘记潮水的呼唤,当我们死去的时刻,如果不能回归故乡,将...

【金钱】就此相遇 静待前程

八月的金钱糖一箩筐(´▽`)ノ♪

小钱钱一箩筐:

---上---



5岁    @V韵倾城 


(画手:可可)


王耀后来常常这么想,阿尔弗雷德大概就是他的一个劫,遇上了是不幸,却也是大幸。


都说青梅竹马最是美好,可他俩这算是竹马对竹马的,首次交集可没那么愉快。


五岁的时候王耀随父母搬了家,恰巧就住在阿尔弗雷德隔壁,两家父母间也进行了友好的交流,可他俩第一次打照面,还是在幼稚园里。


阿尔弗雷德这打小就是孩子王,老混得开了,性格开朗,长得又讨喜,金发蓝眼的看着...

Love the way you lie

骰输的贝纲 @白芷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面纱》毛姆

 

01

  佛罗伦萨进入了多雨的季节。

  阴雨夹杂着些许寒意飘散在空中。

  咖啡飘...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五日苏醒(上)

一时变成炼/狱的议事厅最后只有两个人面对面站立着。

“那孩子在哪呢?”斯佩多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他的耳中“没有他在,你要怎么杀死我?”

风袖着手,静静矗立在议事厅中央,火焰熊熊燃烧让他的皮肤呈现出粉末般的灰白,只要轻轻触碰就能揩下粉末,他恍若不觉,面前陷在火焰中癫狂的人笑得病态。

“你这些年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徒劳无功,所有人,”斯佩多指了指自己脸上的花纹,一字一顿,他血红的双眼周围都是黑色龟裂的皮肤,看起来尤为可怖,“所有人,都会死,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我一口一口吃掉。”

“你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歇斯底里的笑声回荡着,手握着朗基努斯之枪的天使乖巧的降落在他身旁,...

立个flag等倒

@崇敖_我点的纲吉怎么还没上来 阿崇崇回圈,我就写十篇all27小甜饼

我是认真的

想继续和阿崇崇一起聊联文,聊脑洞,互抖表情包(๑ò︵ò๑)

【联文/金钱】代号黑桑(下)

04
 
 十四年前。

  人类的科技还没有发展到能够飞出银河系就迎来的大麻烦。

  阿尔法文明以神一样的口吻预言了这个大麻烦,那些沉睡在营养液中的孩子不约而同地张嘴说:‘阴影从天而降,你们将遭遇最大的毁灭,也可抗争而等待光的降临。’*

  王耀接受培训的时候德尔塔文明的威胁已经高高挂在天上,巨大的次级母舰悬停在泡防御上方,舰体有着长长的触须,两列猫瞳一样的眼睛偶尔睁开时极度渗人,据说那样的生物就像被拆散的细胞一样从具有智慧的母体上分离出来,母体分裂出次级母舰,次级母舰分离出捕食者,还能随时拼接回去。一个个...

【联文/金钱】代号黑桑(上)

#第一篇金钱文,努力使它不尬#

“纽约和伦敦都已经下沉,新德里的泡防御被击溃,光流轰击下片瓦不存。”

“约束场炮火的第一次开炮在纽约,纽约大炮的功率大约是上海大炮的120倍,它一次轰击中毁灭了两艘德尔塔次级母舰和215只捕食者。这个好消息一度被夸大到地球已经掌握了威慑德尔塔技术文明的核心技术。可是仅仅两周后,纽约堡垒就沉入了地下。”...


式神梗初步人设

#半个多月时间,我终于从阴阳师里跳出来了,肝疼。#

脑了一下家教的七种属性和输出辅助等匹配度,忍不住将家教众脑成式神。综合阴阳师式神的介绍模板(不代入任何阴阳师式神),目前还在肝人设中,正文会以论坛体来写,叫做《我抽到的式神有点不一般》,内容大概是一款类似阴阳师的养黑手党的手游游戏记录。我其实就是想看暴力奶里包恩,狂暴打火机雀哥(ಡωಡ)hiahiahia

以下是阿纲人设

 
SSR
式神 沢田纲吉

【觉醒前】
属性面板:
          攻击:B
    ...

欢迎大家加入(๑>ڡ<)☆

崇敖_我点的纲吉怎么还没上来:

一个并不正经的群宣,希望有小可爱们进来
一起产粮摸鱼开脑洞!!!
唯一要求是纯all27党,不吃任何非纲受cp
群号:欢迎加入彭格列十代目研讨会,群号码:111807756
快进来玩吧!!
占tag致歉

【联文】I just love you(6927)

(≧▽≦)敲喜翻

崇敖_我点的纲吉怎么还没上来:

和阿循的联文




06


纽约这座城市可以看到各样的的人:,穿着西装背着公文包急忙跑着的上班族,从头到脚嘻哈风格的年轻人,脚踩高跟永远追逐的时尚前沿的女人,嬉闹着在人群中跌跌撞撞的孩子……白人,黄种人,黑人都混杂在这个城市中,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


六道骸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站在街头,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地靠近,然后擦身而过,再一步一步地远去。


他靠着墙,习惯性地往风衣口袋里伸去,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只有当这种时候,他才会意识到他正在努力地去远离烟酒。六道骸收回手,抬起头看着街头形形色色的面孔。他...

1 | 7
© 夏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