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50fo点文】在我老去之前(s27)下

 @瓜子瓜子子er我顶着锅盖来更新了/(ㄒoㄒ)/~~对不起拖了那么久


05

  沢田纲吉看起来并不像一个杀手。他总是有太多泛滥的同情,不杀孩子,不杀女人,遇见自杀的人还会劝一劝,救一下,遇到困难人群也毫不吝惜金钱,搭配着无害的外表,像个善良友好的模范市民。

  杀手总有一个点去抒发自己的罪恶,有的人选择去教堂,有的人选择做好事,甚至有人杀人前后选择斋戒,五花八门。他的老师和他的学生却是个例外,他的老师在黑手党中浸淫已久,根本不会因为杀人的事感到些许不安,而他的学生---那个狼一般眼神的孩子,也许见过太多黑暗和罪恶,根本不期盼寻求宽恕。

  天生适合杀手这个行当,这是老师对那孩子的称赞。

  现在是个杂货店老板的前杀手已经很久没有回想起从前的事了,跟着摔下楼的那一跤连回信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但他依然有些恍惚,手上曾经有着一层因为常年握枪造成的薄薄的茧,如今已经因为生计的繁重被覆盖,随着他的年岁而愈加沧桑,将他曾经不为人知的过去掩埋。

  那封带来地址的信被他藏在抽屉的夹层里,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他其实很明白的,这些年的写信询问下落,不过是担心那孩子的安危,现在既然能得到消息,证明还活着,也许还不错,也许穷困潦倒,却已经没有联系的必要。而且本就不善言辞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忆旧事没有必要,叙述近况没有意义,至于未来,哪来的未来可言?

  于是,他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再也不去想起。

  但另一封信远渡重洋,带着一个名字,送到了他手里。

 

06

  那个寒冬,老师是怎么对他说的呢?

  “就叫斯库瓦罗吧。”点着了香烟,那火光一点点燃烧,递到他嘴边,这让纲吉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的就着吸了一口,然后被烟草味呛得直咳。

  就像没看见他这样狼狈,老师低笑着说,“他的牙齿像鲨鱼一样锋利,你可留心别被他咬上一口。”

  黑暗中香烟的火光明明灭灭,晃动着他的视线。

  “轻易触碰你不了解的东西,下场可不只是咳几声那么简单。”

 

07

  酒吧的门被拉开,原本的喧闹在来人踏进的那一刻渐渐安静,随后再次热闹起来,不少人自来熟的朝来者招呼。

  “嘿,斯库瓦罗你没死啊。”

  “听说彭格列给你投了橄榄枝,怪不得你都没回来过这里。”

  银发男子恍若未闻一般直直走到吧台,正在擦着杯子的酒保头也不抬,“要喝点什么?”

  “有我的信吗?”

  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酒保放下杯子,随意的为他调了一杯鸡尾酒放在他面前,眼角抹着妖娆的绯红,笑得让人胆寒,“如果让Xanxus知道你拒绝他的邀请只是因为等一封信,可不知道那个暴君会做什么呢。”

  “路斯利亚。”压低了声音警告对方。

  “反正都已经拿到地址了,直接去不就好了么,说不定你的老师已经忘记了,甚至信在半路就丢了。”路斯利亚不依不饶,“说不定,你在等他回信的这几年里其实他已经死了呢。”

  “杀手的结局不难猜,”斯库瓦罗并不生气,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但他不会死的。”

  “你到底在信里写了什么?非得等到他的回信不可。”路斯利亚按捺不住好奇心。

  斯库瓦罗没有回答,而是盯着路斯利亚制服口袋露出的小角,目光灼灼。

08

  贝拉结婚了,和一个追了她许多年的加州小伙。

  在这座小镇生活了十几、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早已经是小镇里不可或缺的一员,婚礼自然少不了他的出席,贝拉带着未婚夫亲自来邀请他时,他不仅欣然答允,还包揽了婚礼宴席上所有的酒水供应。

  看着往常因为一肩扛着家里重担而彪悍异常的姑娘少见的羞涩样子,他才惊觉这个刚认识时还是个小毛丫头的姑娘已经出落的那么漂亮。

  时光荏苒,却在他身上仿佛停滞,以至于他在不停的省视自己内心的时候看不出半点变化,只有透过他人的改变才能感知着岁月的悄然溜走。

  也许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应该在二十五岁那年就死去了,这多出来的年岁,都是偷来的,那孩子为他偷来的。

  婚礼结束以后,他拿出了那两封被他藏起来的信,其中一封甚至还没拆过。

  他知道那孩子对他的感情,但他以为那种感情不过是因为依赖和崇拜,就像他曾经对老师的感情一样。况且,他信守着杀手不得善终的宿命,两个杀手的依偎不过是在死期来临前互相舔砥伤口罢了。可是现在,他侥幸逃出了这个宿命,却注定孤独一生。

  对黑手党的屠杀本来并不会波及到那个孩子身上,因为他从始至终没有效命于沢田纲吉和里包恩所在的家族,而是仅仅听命于沢田纲吉一人。但是最终却是他代替沢田纲吉去承担了接下来的一切。

  逃亡,被捕,刑罚,最后断了一只手保住性命。

  这些都在第一封到来的信上详详细细的写着。

会是什么内容呢?

  这封信里。

  是问候,是指责,还是想念?

  他不再犹豫,用裁纸刀划开信封,将里面的信纸倒了出来。

  然后紧绷的脊背突然放松了下来。那简单的信纸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明白该怎么回信了,只希望这封迟到了多年的回信,不会落空。

 

 

09 

  “那个小鬼喜欢你。”

  “他喜欢你,这是好事,也是坏事,或者救你一命,或者推你入深渊,反正对于我们的身份而言,奢侈又多余。”

  “也许我当初把你带到我身边来并不是个好主意。”

  “去吧,到美国去,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给我饭吃,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包括杀人。”

“老师给的名字,就是我想要的名字,我就叫斯库瓦罗。”

“我不归他们差遣,但如果你需要我去做什么,我都会去。”

 

一个人衰老的征兆之一就是挡也挡不住回忆汹涌,寄出信后,他尘封多年的记忆终于逐渐复苏,让他辗转难眠。

 

“老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趴在楼顶上练习狙击目标时,斯库瓦罗突然问,比他小了八岁但已经长得比他还高大,为了防止发现只能努力将自己缩在遮挡物后面。

“好好盯紧你的目标。”他给了分神的学生一个暴栗。

斯库瓦罗撇了撇嘴,老老实实的趴回去。

“金盘洗手以后,到另外一个国家去开间杂货店混日子吧。”他自己想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我不适合现在这种生活。”

 

 

 

“那…可以带上我吗?”

 

辗转反侧终于忍不住早起起来给祖宗们添粮加水,它们也老了,变得不那么爱闹腾,反而亲亲热热的互相依靠着睡得香。

这个时候的天还只是蒙蒙亮,连最早的渔民还没出港,他开了店门,将店里所有的灯都点亮,在柜台翻出进的日文小说看了起来。

 

 

10

  酒保路斯利亚早早的关了门,遇上赶来的熟客。

  “路斯怎么今天那么早就关门了?”

  “要回去做我正经的工作啦,”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嘴里碎碎念着“没把人留下不知道会被Boss怎么教训,早知道应该让贝尔和玛蒙来才对。”

 

 

 

11

  清晨的脚步声极其清晰,皮靴敲击地面的声音沉稳,一路由小至大,最后停在了杂货店门口。

  “欢迎光临。”他从书本中抬头,微笑着说。

 

12

  “你不来带走我的话,我可以自己走到你身边去吗?”

  “当然。”



END



发表于2017-07-01.1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