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四日燃烧(下)


火车车厢里寂静无声,唯有那车轮下发出的咣当声,声声入耳。


单独分隔开的车厢里,只有纲吉和桔梗,桔梗靠坐在对面的座椅上闭目,外面原本热闹鼎沸的人声都渐渐小了,偶尔停靠站台时,才会出现小小的喧闹。


车窗外的景象被黑色的夜晚遮挡,但落在吸血鬼眼里依旧如同白昼般无处躲藏,纲吉安安静静趴在窗口,盯着那些在反光的玻璃上不甚清楚快速闪过的村庄山谷一草一木,那些不曾亲近了解的东西都能勾起他浓烈的好奇。不论是在梦境里,还是在密鲁菲奥雷的城堡里,他都活在一个有限的空间,而不能走到那些人提供的世界之外去看看。所以即使对白兰突然的安排感到疑惑,也难消他雀跃的心情。


入江正一走了进来,顺手关上了车厢门,他一手捧着一碗热汤放在纲吉面前的桌上。


“肚子饿了吧?”他对待纲吉的态度一直就像对待着年幼的弟弟,照顾的无微不至。


收回了不舍的眼神,纲吉嗅到正一身上淡淡的血腥味,猛地一拉开隐在袖子后的手腕,那里果然包扎着纱布,抬头看向正一的眼睛里写满了复杂的情绪,既是抱歉又是不忍。入江正一收回手,满不在乎的试图顺毛安抚他,“没关系的,先喝汤吧。”


桔梗早就听见两人的动静,此刻慢悠悠的睁开眼,看见纲吉欲言又止的样子出声劝道,“长久的嗜睡败坏了您的身体,就您现在的状况来说进食是有好处的。”


正一也安抚着摸了摸纲吉的头发。


纲吉只好在他们的注视下慢慢喝下了那碗汤。


他知道自己遗忘了一些东西,对于进食的厌恶不可能毫无来由,可他分不清那些不断侵入他脑海的梦境究竟哪些才是真相,不安又迷惘。还好藏在口袋里的奶嘴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温温热热的,那有别于自己冰冷体质的温度让他觉得安心。汤水的温度刚好不烫口,滑过食道进入胃袋,的确缓解了一些他刻意忽略的饥饿感,但一想到那汤水中有朋友的血液,他就难以自控的感到罪恶。


“谢谢你,小正。”他放下碗,认真的冲正一说道。“但下一次不要这样了。”正一应了下来,顺势坐到他身边。


原本这一次护送纲吉前往耶路撒冷只有桔梗一人,但临行前白兰突然命令他跟上。尽管他在白兰离开后也会想方设法的跟着纲吉去耶路撒冷,不知道白兰是否清楚他的底细,这道命令也让他的行动更加方便。


作为一名卧底,他对白兰和斯佩多的来往一清二楚,也对斯佩多做过诸多调查,但他现在最重要的使命是保护纲吉的安全。


他无法确定那个愿意替白兰庇护纲吉的人,究竟安了什么样的心思。

“白兰需要我去耶路撒冷见什么人吗?”纲吉向他们发问。


桔梗有些犹豫得看了正一一眼,“白兰大人说是一名值得信赖的神父,名叫伽卡菲斯。”


伽卡菲斯?纲吉点了点头不再过问,转而继续看着窗外。


他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脑海中隐约的感觉告诉他,神父,耶路撒冷,还有那些总也看不清脸的梦境。刚刚进食过后,腹部还隐隐带有些许灼热感,他以为只是刚才喝下去的汤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出行的兴奋而没有缠绕上来的睡意正悄无声息的侵蚀着他,盯着窗外的眼睛逐渐变得飘忽。


他在那映着自己脸的窗户上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影像,穿着黑色长袍手持圣经的银发神父正冷冷的看他,充满杀意的视线让他胆寒。


“如果……我还是会来杀了他的。”


他在对一个穿红衣的人说着什么。


“到时候,凭你拦不住我。”


“他还是个孩子,伽卡菲斯。”


伽卡菲斯。纲吉想上前看清他们的样子,额头却碰上了窗户,才从这突如其来的梦境中惊醒,再一抬眼看见窗户上似乎还留有那个神父的影子,吓得抖了一抖。


“ghost?”旁边的入江正一按了按他的肩膀,“怎么了?”他身上的气息让纲吉差一点伸手掐上他的脖子。


回过神来摇摇头,在忍不住将视线投向正一的脖子时慌张起身,“我有点困了,出去走一走。”说完他不等他们的回答就两三步拉开车厢门走了出去。


车厢外的空气中掺杂着人类的气息,并没有使他更好过一些,于是他走向车厢尾部的洗手间,将门关上的瞬间就已经脱力撑在洗手台上,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不可控制,他疑惑自己那一瞬间的杀意,还有胃袋处盘桓不下的灼烧感。


他将水泼到脸上,并不比体温冷多少,但足够让他有些许的清醒,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火车的咣当声变得格外的刺耳。


“阿纲。”


“阿纲。”


随着火车的行进,水流里传出一个不清楚的声音山风呼啸一般,他连忙关掉了水龙头,想要离开这里,手触上门把手时却被冰冷的温度惊到,这才发现双手滚烫。






















快到目的地了,火车正在减速。


纲吉咬紧牙关双手撑着洗手台颤栗着,血管里的血液像与什么碰撞着开始沸腾,滚烫的热度开始传遍全身。


他还能听见那个诡异的呼啸声。


燃烧。


燃烧起来。


他抬头看见镜子中的自己,原本棕色中带着隐隐约约红色的瞳孔变成了耀眼的金棕色,灼热的火苗正在他的眼中跳跃着,然后逐渐蔓延到他的全身。


“阿纲。”


“阿纲。”


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呼唤。


灼热的气息将他淹没,他终于尖叫出声。



















“ghost大人!”


只是片刻,这节车厢就已经被火光淹没,热浪掀翻了火车的顶盖。乘客们惊叫逃窜,逆着人流匆匆赶来的桔梗和入江正一被这瞬间弥漫了车厢的大火止住,过高的温度让他们难以靠近。桔梗试图闯进火焰中将纲吉带出来,却被突然掀起的强烈的火龙卷刮了出去,而火焰包围中的人已经看不清了。


列车紧急停下时,这节车厢都已经报废,逃出来的乘客望着那车厢燃烧的猛烈掩面尖叫。


“我的上帝。”


所有的火都在围绕着中间的一点旋转着,像龙卷风一样凶猛,但让人尖叫不止的是那火光上方出现的如同翱翔的鸟儿一样的图案。


“ghost大人!”桔梗被火灼烧的部位已经见骨,但他不死心的还想扑进车厢,正一怎么也按不住他,但他被突然的拉力拉回来掼在地上。一身黑袍的银发男子挡在他们面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冲他们微笑着,眼底却是一片冰凉。


“不要靠近。”


“仔细听。”


手指竖在嘴唇前,手上拿着的十字架项链让桔梗放弃了硬冲的打算,那严厉的逼视使他们不自觉的臣服。


入江正一深吸了几口气平缓自己的惊恐,在一片嘈杂声里他确实听见了什么,他听见了蛋壳一点点裂开的声音。


混合着火焰燃烧的噼啪声并不真切。


























“阿纲。”




“我在这里。”




“在你的血管里,在你的灵魂里。”




“你睁开眼睛看一看。”




他依言睁开了眼睛。






TBC


一不小心就两个月过去了,我有错我悔过

发表于2017-07-03.1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