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可直接称呼阿循

家教all27
Aph耀厨(耀all耀)

产粮看心情


lo主有毛病,谨慎关注

现在跑还来得及

【联文】I just love you(6927)

(≧▽≦)敲喜翻

崇敖_我点的纲吉怎么还没上来:

和阿循的联文




06


纽约这座城市可以看到各样的的人:,穿着西装背着公文包急忙跑着的上班族,从头到脚嘻哈风格的年轻人,脚踩高跟永远追逐的时尚前沿的女人,嬉闹着在人群中跌跌撞撞的孩子……白人,黄种人,黑人都混杂在这个城市中,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


六道骸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站在街头,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地靠近,然后擦身而过,再一步一步地远去。


他靠着墙,习惯性地往风衣口袋里伸去,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只有当这种时候,他才会意识到他正在努力地去远离烟酒。六道骸收回手,抬起头看着街头形形色色的面孔。他猛地转身,拐进了旁边的一家杂货店,买了一包烟。


在礼貌地拒绝了来自漂亮老板娘下午茶的邀请之后,六道骸站在杂货店的门口,不可抑止地去思念太平洋那端的人。手中的烟盒受到挤压,扭曲成不可挽回的形状。


07


六道骸站在租的公寓面前,他带了钥匙,但他不愿意打开门。从5点站到8点,最后他靠着门一个人看完了日落。他看着夕阳渐渐地被地平线吞没,而那束他关注着的一直反抗被吞噬着的光芒也终于消失在他的眼中。


小区从日落前的嘈杂归于寂静,这种稍显偏僻的地方到了晚上几乎是陷入死寂。六道骸在人语声静默很久后打开门,他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一片黑暗。


“我回来了。”


08


醒来的时候是六点,六道骸睁眼看着室内的一片黑暗,被厚厚窗帘拦住的阳光透过缝隙逃了进来,而那仅有的一束阳光也被六道骸床边堆积的泡面盒阻隔。


他赤脚下床,用力拉开窗帘。阳光太过刺眼,六道骸不适地眯起了眼睛,在那模糊的一团光中,他恍惚间看见了沢田纲吉和库洛姆的笑脸。


接近中午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他心不在焉地夹着面条,将旁边的手机摸过来。看清电话号码后,他胡乱地将手中的面条塞进嘴里,迅速的接了电话。他屏着呼吸,心脏不可制止地快速跳动着。


电话的那边是长久的沉默,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手机里传来电话交递的声音,然后是他思念已久的,努力平静但微带着颤音的同音。


“Daddy?”


“亲爱的库洛姆,是我,不早了,你们还好吗?”六道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听到库洛姆的声音。沢田纲吉对库洛姆无微不至,但这并不代表着对她溺爱。他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12:27,这个时候日本是晚上11多,库洛姆平时早就熟睡。


“我们很好,daddy,”库洛姆在电话那头迟疑了下,接着说,“只是我有些想你了。”


六道骸放下手中的筷子。


“Daddy,我,我爱你……”


六道骸瞳孔骤缩,险些打翻面前的盘子。他看着自己乱糟糟的房间,忽然间有一种逃离这里的冲动。


“我……我也爱你。”


又是一阵长久的寂静之后,那边传来了库洛姆带着期待和略微请求的声音。


“Daddy,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然后声音放低,接近于呢喃,“爸爸也很想你。”


六道骸用一只手捂住脸,抑制很久的眼泪顺着手指间的间隙流下。


“我马上就回去,我马上就会回去。”


六道骸扯着一张笑脸和库洛姆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他清晰地感觉到库洛姆从悲哀变为喜悦。尽管库洛姆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孩子,但是她只有4岁,在看到自己的离开和可以想象到的纲吉的困苦之后,内心的痛苦也难以抹去。


六道骸挂了电话,闭上眼,用手擦去眼泪。


09
“welcome home,daddy.”
“I love you.”



一些废话:本来预想的结局中库洛姆是会去世的,身在异乡的六道骸错过了和库洛姆的最后一次见面,而库洛姆的“I love you”由经过六道骸的离开,库洛姆去世而痛苦不堪的沢田纲吉传达给六道骸。但看到希望结局HE的评论,就改成这个样子了。纲吉和小春在我这里全程没有戏份,库洛姆也是只有在电话里出现,字数还有点少,我还又烂尾了,希望不会被打。


最后 @夏循 辛苦啦阿循(。・ω・。)ノ♡







发表于2017-07-19. 转载于 . 23热度. 
  1. 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敲喜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