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联文/金钱】代号黑桑(上)

#第一篇金钱文,努力使它不尬#

“纽约和伦敦都已经下沉,新德里的泡防御被击溃,光流轰击下片瓦不存。”

“约束场炮火的第一次开炮在纽约,纽约大炮的功率大约是上海大炮的120倍,它一次轰击中毁灭了两艘德尔塔次级母舰和215只捕食者。这个好消息一度被夸大到地球已经掌握了威慑德尔塔技术文明的核心技术。可是仅仅两周后,纽约堡垒就沉入了地下。”

                                               -------《上海堡垒》

00
  十四年的战争落幕了。
  阿尔法文明的帮助,使人类终于逃过了一场灭顶的浩劫。
  下沉的城市重新升上地面,活下来的英雄获得褒奖,人民的生活轨迹也与战争前日趋重合。
  唯有多年来躺在不停加厚的牺牲名单里的名字,鲜有人翻阅。
  而音容笑貌的残留还在谁的午夜梦回中出现。

01
  王春燕接到了一个电话。

  军人清亮的嗓音对她说,“您好,夫人。请问您是王耀先生的家属吗?我们在清理纽约军部的储物柜时发现了王耀先生的遗物,您是否方便到纽约来确认一下将其领回?”
 
王春燕愣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王耀先生生前在军部填的紧急联络人是您。”

  她放下电话的时候,伊万正捧着一束花从外面进来,依旧是蓝色的花纸衬着一大束白色的百合,每一年十月份她都会收到这么一束花,她隐隐约约可以猜到送花的人是谁,只是从来没有想要仔细探究。

  “今天气色好了点。”伊万弯腰亲了亲她的脸颊。

她有些楞然得看着伊万将床头柜花瓶里的花抽出来换上新的,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从他对待花草的小心翼翼和呵护就足以看出这一点。但那样温柔好看的样貌在他穿上军装以后总是被衬得很有杀气让人胆寒,以至于当他来探望时护士们都不是很敢进来例行查房。不过王春燕觉得那大概是因为他吓人的肩章。

十四年的战争,让他原本就高的军衔一升再升,俨然成了权力中心的人物。

但自从那趟穿梭机将她带离纽约开始,他从不轻易和她提及跟战争有关的事情,以至于她得知王耀牺牲已经是纽约市民都从地下通道安全撤离后很久。在纽约时,她以为王耀会和她一起乘坐最后一班穿梭机撤离,最后旁边的座位却是空荡荡的,直到起飞王耀都没有出现。离开纽约后,她也一直以为王耀护送纽约市民从地下通道撤离出来后,很快就会来找她,最后也只等来了他牺牲的消息。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王耀的每一次盼望都落了空,而她曾自信的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伊万。”

“我想到纽约去。”

“我还想见一个人。”

离纽约沉入地下那一天已经过去了将近十三年,那些本以为遗忘的东西随着纽约的升起重新浮出水面,即便那些记忆依旧鲜明,她知道自己所了解的部分依然只是冰山一角。

02
 
每一天幼儿园里午睡的时间,王春燕都不敢轻易就睡着,总是一边数着王耀眼睛的睫毛一边打瞌睡。
而同样不好好睡觉的阿尔弗雷德总是趴在窗台上用目光寻找着B班的王耀。很快瞅准目标的小hero偷偷的跳下窗台,从后门里溜了进去,小心翼翼的从其他小朋友旁边走过,然后扑向只露出小脸,睡得正酣的王耀的小床铺,钻进他的被窝。

  被窝里突然多出了一只金毛,王耀很快被他的动静吵醒了,有些迷糊的看着朝他呲着大白牙的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很意外。

“快回去,阿尔弗。”王耀不喜欢有人和他抢被子,皱着眉推了推往他怀里拱个不停的脑袋,依旧睡意朦胧。

“hero睡不着。”呆毛耷拉了下来,抱着对方的手拼命收紧,委委屈屈的蹭着王耀的胸脯,被子里都是王耀身上草莓沐浴露的香味。“不要赶hero走嘛。”

王耀挣不开他的手,还没完全醒来的大脑让他不想多做纠缠,随口应了一声又闭上眼睛,阿尔弗雷德见他应下来很高兴,正想在他脸上偷偷亲一口,旁边差点睡着的王春燕突然惊醒,喊了一句“兰斯夫人,阿尔弗雷德又跑到这里来了!”

最后被拎着回自己班级的阿尔弗雷德看到王春燕朝他做鬼脸都快气炸了。

虽然王春燕长得也是一样好看,但阿尔弗雷德和她一直都不对盘,几乎每天都要打上一架,无非就是争着谁能坐王耀的旁边,谁能和王耀手牵手上下学,因为王春燕和王耀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以亲近程度论,每次都是阿尔弗雷德败在下风。

Hero最讨厌那个王春燕了!

被拎着的小hero同样用鬼脸回敬回去。

这是成功击败情敌的一个胜利,但是如果王春燕哪天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就会发现旁边的小床铺多了一个碍眼的金毛将小耀团团抱住,气得她掀被子把他打醒。
比一般小朋友都要沉稳的王耀从来不掺和他们两人的明争暗斗,不过让王春燕暗喜的是,不论发生什么事情,王耀都会选择站在她这边训斥阿尔弗雷德。

“略略略,手下败将,小耀喜欢的是我才不是你这个小胖子呢!”

“小耀才不会喜欢你这个女魔头!而且hero才不胖!”

“小耀和我还是同一天生日呢。”

“那又怎么样,hero也可以和小耀同一天过生日!”

“憨八嘎,大胖子,略略略。”

“瘦竹竿,大笨蛋,略略略。”

她总会抢先告状,王耀这时才会从书本里抬起头。

“阿尔弗,燕子是女孩,你这样很过分。”

阿尔弗雷德气得倒仰,最后委屈的吃下了三四个憨八嘎来哄自己高兴。
  

 
最后的画面停留在阿尔弗雷德鼓起的包子脸上。王春燕睁开了眼睛。

出院以后,她独自一个人前往纽约,伊万原本十分不放心想要跟着却被军务拖住,她再三保证会注意身体才得以离开。刚出院的身体很容易感到疲倦,而走到哪都能听见喧闹的欢声笑语让她能稍微提起一些精神,她只有听见这些声音时才能确定战争是真的过去了。大城市里的泡防御都已经撤回,总是悬在天空中凝视着地球的德尔塔文明也在阿尔法文明3.42光年以外的攻击下变成了绚烂的烟花,那么的不真实,以至于人们的狂欢都慢了半拍,然后加倍的补回。战争结束了,战争里牺牲的那些人却消失无踪,只剩下在旧金山海滩插满的白色十字架上写着的他们的名字。
 
她在穿梭机上短暂的做了个梦,醒来时忍不住的笑出声,然后脸上的笑容逐渐逐渐的消失。

  从一开始他们的关系对阿尔弗雷德就是不公平的。
 
王春燕和王耀的父母都是多年的好友,王春燕的父亲意外去世后,王耀一家就想尽办法给予她们照顾,让两个孩子一起上学,一起读书,甚至暗中撮合。王耀的父母也常常嘱咐他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春燕照顾好。她那么喜欢王耀,就借着这一点总是赖在他身边,接受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因此,无论发生什么,她都笃定王耀会站在她这边,选择她。

  即使她从来没有问过王耀的心里的真正想法。

十四年前德尔塔文明突然到来,阿尔法文明留下的泡防御在每一座重要的城市上空展开,次级母舰和捕食者们像苍蝇一样围在有泡防御的城市外伺机而动,没有泡防御的城市反而引不起他们的注意。那时在纽约念书刚毕业的王耀和阿尔弗因为专业特殊被整编进了预备役队伍,而在西雅图的王春燕则只能通过王耀的电子邮件得知他们的近况。

  王春燕并不是个不懂事的人,她的任性无一例外都只在王耀面前,在大家都恐慌着想要离开纽约的那一年,她反而借伊万的帮忙去了纽约。
  
在军部门口见到王耀时,他脸上的表情扭曲了片刻,有些生气的重重敲了敲她的头。她准备好了一箩筐的说辞来阻止王耀劝自己离开,但王耀什么也没说。到最后什么指责的话都没有说。在阿尔弗雷德怒斥她之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是王耀的负累,她始终觉得那是因为她的存在让阿尔弗雷德深深忌惮而已。
 
穿梭机上放映着即时的新闻播报,十三年前代号为黑桑的陆沉计划主持人正娓娓道来。

03
  马修威廉姆斯接到军部电话时,刚刚订好花束。

  一大束的百合,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有说过为什么送这种花的原因。

  但他了解阿尔弗雷德就像了解自己一样。

  阿尔弗雷德这个人的人生有一大半都和“王耀”这个名字相关。在幼儿园的时候,他就看着阿尔弗动不动就跑到隔壁班去缠着王耀,上下学也哭闹着要和他一起走。小学、中学、大学,他总是夹在王耀和王春燕中间,一有机会就找借口约走王耀。

  王耀在感情方面似乎令人吃惊的迟钝,他从来没有回应过他们的感情,或者只是阿尔弗雷德的感情,对于王春燕他从来不缺乏关心和包容,除了还没确定关系,他们两人的相处已经像是情侣一样。
  
阿尔弗雷德毫不气馁,他自诩占据着王耀最亲密友人这一位置无人可替代,也就知足的守候在他身边。马修虽然很想就这件事和弟弟谈一谈,但在阿尔弗这个超足马力的小太阳面前,未说出口的话很快就被对方的笑声和话语打断,所以他只是一直听,听着阿尔弗的喜怒哀乐,爱而不得。

  马修在穿梭机上听到的新闻无一例外都是关于纽约,第一次约束场大炮的发射曾引发了一场空前的狂喜,连阿尔弗写给他的邮件里高兴的说要趁势将那群外星猪打回老家。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仅仅两周,纽约高层就启动了代号为黑桑的陆沉计划。
 
新闻主持人以哀痛又振奋人心的语调叙述着十三年前陆沉计划的前前后后,就仿佛是亲眼所见一般。
  那时候阿尔弗雷德在做什么呢?拼死战斗在最前面,然后英勇牺牲?

  早一点告诉他就好了,马修心想,告诉他王耀对待他和王春燕是明显不同的,对王春燕是妹妹一样的包容,而对阿尔弗,却是带着宠溺的纵容,才会允许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自己生活的规律,甚至在生病时还惦记着给阿尔弗买汉堡包。

  早一点告诉他,也许他在最后就不必抱着单方面的爱恋离去,到最后还想着借花束来表达自己沉默的守望。
  窗外远远的就能看见纽约这座城市的模样,穿梭机特地选了可以看到城市面貌的航线,没来得及修缮的街道还保留着十三年前遭受的创伤,坍塌了一半的自由女神像、已经变成废墟的帝国大厦,不需要看到也能想象到的华尔街、时代广场的破败。

  “上级启动了陆沉计划,这种危急关头怎么能少了hero呢hahahahhaha,我一定会把那群外星猪都揍哭,让他们滚回母星去。
如果我最后没能离开纽约,每年的十月份你记得替我给王耀送一束百合花,那个家伙最让人心烦啦,到现在也不知道给我回个电话。”
  
这是阿尔弗雷德最后从这座城市里发出的电波。

TBC


代号黑桑(下)


发表于2017-07-24.3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