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可直接称呼阿循

家教all27
Aph耀厨(耀all耀)

产粮看心情


lo主有毛病,谨慎关注

现在跑还来得及

【联文/金钱】代号黑桑(下)

04
 
 十四年前。

  人类的科技还没有发展到能够飞出银河系就迎来的大麻烦。

  阿尔法文明以神一样的口吻预言了这个大麻烦,那些沉睡在营养液中的孩子不约而同地张嘴说:‘阴影从天而降,你们将遭遇最大的毁灭,也可抗争而等待光的降临。’*

  王耀接受培训的时候德尔塔文明的威胁已经高高挂在天上,巨大的次级母舰悬停在泡防御上方,舰体有着长长的触须,两列猫瞳一样的眼睛偶尔睁开时极度渗人,据说那样的生物就像被拆散的细胞一样从具有智慧的母体上分离出来,母体分裂出次级母舰,次级母舰分离出捕食者,还能随时拼接回去。一个个个体都由拥有绝对智慧的母体所操控,文明最后高度发达的状态变成了这种强权霸道的生存模式。

  “阿尔法文明也不是什么好鸟。”阿尔弗雷德同样没有好好听培训的内容,一边玩着可乐的空瓶,一边冲王耀小声说,“两个高等文明之间的游戏,一个在宇宙中找到那些低等文明给予所谓的警示和帮助,另一个就像嗅到骨头的狗一样围过来。”

  “把我们当成虫子一样耍弄。”

  “说不定哪天我们还得为阿尔法文明付出高昂的代价呢。”

  泡防御升起后,纽约变成了一座堡垒城市,无数人拥挤在机场想要离开,商店接二连三的关闭,阿尔弗雷德正为可能过一段时间就吃不到M记的憨八嘎而心烦,连最爱的碳酸饮料都没能平复他的不满,看向天空的眼神里都是极度的愤怒。

  “起码现在你还是可以拯救拯救世界呀,hero。”王耀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抚着大龄儿童的憨八嘎缺乏症。

  他们的工作是配平泡防御,那光滑的屏障可以将触碰的捕食者轻易的化成碎片,但同时也并不稳定,一旦配平工作没做好出现空洞,被虎视眈眈的敌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包括泡防御、约束场大炮在内的这些技术无一例外都来自阿尔法文明,王耀那时并没意识到阿尔弗雷德的一语成谶。

  他正因为燕子任性跑来纽约感到头疼,爸妈包括燕子母亲的邮件就发了过来,千叮咛万嘱咐要照顾好燕子,言语里不乏希望他们能在一起的暗示,说不出拒绝的话,所有人都觉得他和燕子在一起顺理成章,没有人相信他对燕子只是兄妹感情。

  “你们一起长大,燕子又是那么乖的孩子,不说门当户对,就说人家为了你跑到纽约去,你就不能有点表示吗木头脑袋。”最后妈妈忍不住发了封直截了当的电邮,痛陈了不娶燕子的百般不是,恨不得从电脑那端伸出手来将他和燕子按去拜天地。

  “这么好的姑娘你不要,你到底在琢磨什么呢阿耀。”

  琢磨着什么啊。

  王耀看着旁边鼓着包子脸听课的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在阿尔弗雷德疑惑又带着纵容的目光中笑了,又连戳了好几下。

  “妈妈,中国人都这么好看吗,hero可以娶他吗?”第一次见面时,一个金发的孩子指着自己冲旁边的女士说,声音那么大,燕子猛地松开了他的手冲上去和那个孩子理论,围绕的中心话题是小耀到底该嫁给谁。

  嫁个屁,爷是男的。他冷漠脸看着他们争吵。

  金发男孩蓝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向他,额头上方精神十足的呆毛像有自主意识一样动啊动,然后朝他笑了。那一瞬间像是被什么击中,他连忙收回目光看向别处。
  

05

  在纽约的生活是阿尔弗雷德最高兴的日子,没有王春燕在,他可以一个人独占王耀,可以拉着王耀翘课去看电影,打篮球,赶论文,参观大都会博物馆,吐槽自由女神,在半夜没什么人的时候大字型躺在时代广场中央,走在华尔街上觉得自己可以化身成巴菲特拯救这个庞大的金融市场,即使学的专业和金融八竿子打不着。

  连没有汉堡包吃的战争时期他也是开心的,和心爱的人并肩拯救世界,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但是。

  “我把今天的配额送回去给燕子。”王耀完成今天的工作后和他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王春燕毫无疑问的住进了王耀在纽约的家里,而王耀则搬到了军部的宿舍,虽然看似王耀是为了避嫌,但对外都宣称那是他的女朋友。因此哪怕王春燕几次通过王耀邀请他去家里吃饭,都被他拒绝了。

  谁的家里?

  你们的?

  他心里冷笑着,在医院时早把想对王春燕说的那些话都说尽了,并没有再见她的欲望。
 
 “他会选择我的,阿尔弗。”这一句话将他这么多年的单相思变成血淋淋的现实,“不管是因为他的家庭还是因为其他,他都会选择我的。”

  是是是,你赢了。异性恋万岁。

  想要拯救世界的hero把自己所有的不甘心都和着酒咽下,然后对来把酒醉的他捡回宿舍的王耀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傻子。

  “耀耀,我喜欢你啊我好喜欢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能不能别晃,本来就够重的。”

  “我真的好喜欢你。”

  “好好好。”

  “你也稍微喜欢一点hero好不好,你一点也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啊阿尔弗。”

  “骗人。”

  “…..嗯,那就当做是骗人吧。”
  

可惜的是酒醒后他就忘记了,即使没有忘记大概也只会当成醉糊涂的幻听。


06

  陆沉计划出来时已经是约束场大炮开火将近一周时,被分成两拨人来执行。虽然对外宣称陆沉计划有较长的准备时间,但作为参与计划的其中一员,阿尔弗雷德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并不够纽约八百多万市民全部安全撤离。

  开了纽约大炮后的高昂情绪还残留着,除了参与计划的人没有谁知道头顶上的泡防御随时可能出现空洞,被捕食者和次级母舰发现就是灭顶之灾。

  很多人都在为飞机票四处托关系,给自己,给亲人,赶在陆沉之前离开。

  王耀为了送燕子离开纽约也给那只讨人嫌的北极熊打了电话。

  北极熊是军方高层自然也知晓陆沉计划真正的实行时间,出手大方的给了王耀两张票,阿尔弗雷德将原本要留给他的机票悄悄的压在了箱底。

 他想着这样就好了,这座城市就快沉啦,你走的越远越好。

  可是在确定计划后,执行绝密任务前24小时要上交通讯器材,他却发了疯的想要找到王耀,偏偏转着圈哪里都找不到他,一个一个的电话打出去都没有人接听。最后才抖着手给哥哥发了一封邮件。

  他连短信都没给王耀发。
  
  我只是想再说一句喜欢你而已。

  但我怕我会害怕再也看不见你,而让你留下来。

  Hero不想拯救世界,只想救你一个人。


07

  陆沉计划执行当天,快要到集合时间时阿尔弗雷德拿着头盔往机场特殊出口走去,那外面停着几架F-22,据说是进行过新改造的机体,杀伤力惊人。这是他的任务,负责泡防御的扁平化,狙击捕食者,来为下方将纽约沉入地下一公里争取时间。

  他心不在焉嚼着泡泡糖,为这一天所做的飞行训练他都无一例外的牢记,哪怕明知道自己的结局也毫不恐慌。

  队友们习惯了他气定神闲的样子,连队长都没有斥责他的吊儿郎当。但就在快要走到出口时,他却突然丢下头盔转身向人群中跑去。

  机场里的人不知道最后一班穿梭机已经离开,还在拥挤等待着,那些人中一个穿着军装的身影在阿尔弗雷德眼中格外醒目,他不顾一切的从人群中穿过追上去。

  “王耀!”终于在机场外追上了他“你为什么还没走!”

  王耀看见阿尔弗雷德时脸上也写满震惊,但很快平静下来,“我在执行任务,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我把机票放在你的储物柜里你没有看见吗?”

  “机票?储物柜?”阿尔弗雷德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他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又好像一无所知。

  “下午三点纽约陆沉,我是负责开启泡防御弹性系统启动陆沉的人员之一。”王耀压低了声音,“本来想让你和燕子一起坐最后一班穿梭机离开的,你个蠢才!”

  “我,hero,不,”阿尔弗雷德的智商终于上线,“我也是陆沉计划的一员,负责泡防御扁平化,我不知道你也有任务,昨天我还转着圈到处找你,你为什么不早联系我?”

  这回轮到王耀愣住了,他顺着阿尔弗雷德话回答,“我们比你们更早进入沉默时间,但是昨天才收到的机票我只能先回去送给燕子,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找你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的突然离开惊动了负责监视他们执行任务的宪兵,此刻荷枪实弹的宪兵们正和他的队友一起向这边走来,原本总是没办法认真说出来的话终于脱口而出,“hero想告诉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不是开玩笑的。”

  他看着王耀的眼睛说。

  然后王耀笑了,琥珀金的眼睛溢出别样的光,“我早就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阿尔弗雷德拉着王耀的手,委屈的模样和十几年前在燕子那里吃瘪的样子重叠。

  “因为我一直鼓不起勇气回应你。”王耀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

  这句话的含义让阿尔弗雷德猛地惊住,宪兵已经拉开了枪栓,喝令他回到自己执行任务的岗位上去,似乎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和拒绝就要开枪。

  “琼斯,你要记得你还有要务在身!”队长拿着他扔下的头盔,大声斥责。

  王耀轻轻推开了他,示意他接过队友递上的头盔,转头向宪兵解释情况,阿尔弗雷德愣着神笑了起来,接过了头盔时他突然走到王耀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亲了他一口。

  “我会保护好这座城市,你要等我。”

  蓝眼睛中闪烁的光让王耀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他配合的点头,看着他的英雄受到鼓舞后大踏步的向机场内走去,酷的像电影里拯救世界的superman。

  黑桑计划。

  黑桑花的花语是生死与共。

  这原本被王耀视为中二病的代号居然让他在此刻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影热泪盈眶,即使知道这句应诺实现的机会微乎其微。

08

“陆沉计划代号为黑桑,由五十名当时的现役军官执行陆沉任务,其中需要五名飞行员负责泡防御的扁平化….”

….

  “开启泡防御弹性系统的四十五位军官由于直面弹性系统造成的冲击波,当场牺牲。”

….

“负责泡防御扁平化的五名军官和他们的战机一起为了保护纽约市民而牺牲。”

  ….

“纽约陆沉引发海水倒灌,来不及撤入特殊地下掩体的市民均遇难,没有参与黑桑计划但自觉留下组织掩护市民撤离的军官几乎无一生还。”

  ….
  

  “那里面有小耀和阿尔弗吧。”王春燕抬头看向机场播放的节目,这期代号黑桑的新闻节目终于接近尾声,“我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过他们,就连他们为什么而牺牲我都一无所知。”

  马修没有说话,他们在军部遇见,一路到机场的路上都是燕子在倾述着,随着纽约上升而重新浮上心头的回忆显然很困扰她。

  “我以为阿尔弗还活着,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送小耀百合花作为生日礼物,被小耀笑了几次都我行我素。”王春燕将鬓发拢向耳后,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很显眼,“原来是你送的。”

  “这是阿尔弗最后的愿望,可是他和王耀一起跟着纽约下沉了,我只好将这些花束寄给你。虽然冒昧,但你一定能明白的。”

  “是啊,我明白的。”

  不善言辞的马修看着王春燕红了眼眶,一时间有些张皇。

  “我在纽约的时候住在小耀家里,他和我说如果听到外面有奇怪动静就不要随便到街上去,但是那天我完全什么都不记得了,就想去找他,我很害怕,可他只是每天来看我一下就离开。”她伸手盖住自己的脸,声音带了些许哽咽,“小耀为了救我差点被捕食者杀死,可他在医院里接受手术时我却还在和阿尔弗争吵,他指责我是小耀的负累,而我用尽了可以伤到他的话。”

  马修轻轻将手放在她肩膀上,轻声安慰着。

  “我在穿梭机上没等来小耀的时候就知道,最后输的人是我。”她重新抬起头,逐渐收敛了自己的情绪,飞向西雅图的穿梭机即将抵达,她该走了,拎着行李站起身时突然想起什么,“马修,可以给我一件阿尔弗的遗物留作纪念吗?”

  “当然。”马修连忙打开装着阿尔弗雷德个人遗物的盒子,里面的东西并不多,他最后拿出了一个相框,是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在幼儿园参演舞台剧的合影,那时王耀饰演王子,燕子和阿尔弗为了谁来演公主大打出手,最后是阿尔弗胜利的套上公主裙等着被王子拯救。现在想起来那出乱成一锅粥的舞台剧依旧忍俊不禁,燕子接过相框,轻轻抚摸着还年幼小耀的脸,她在后面捣乱的抢镜也被清晰的照了进去。

  一个提着行李冲冲走向登记处的男人突然撞了她一下,马修扶住了她,但相框就这么摔在地上碎了,她连忙蹲下去捡起从相框中掉出来的照片,在确认照片有没有破损时发现那张照片的背面有一行熟悉的小耀的字迹。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 Sun, moon and you. 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 and you forever.”*

  那个冒失者的道歉和马修关切的询问她都听不见了,她眼前出现了那两个小小的孩子,金发男孩追着前面快步离开的男孩,丝毫不觉得自己聒噪的大声嚷嚷着。

  “耀耀耀耀耀耀,hero最喜欢你啦,hero不吵着吃憨八嘎了,你等等我嘛。”

  “小耀耀,你不要走那么快呀。”

  “等一等hero。”

  “你吵死了阿尔弗。”黑发男孩终于不耐烦的回头发脾气,但脚步渐渐的慢了下来,等着对方追上来握住他的手。

  “hero最喜欢小耀了。”终于追上的金发男孩高兴的一下子将比他矮小的心上人抱住,“比喜欢憨八嘎还喜欢!不要生气了。”

  “放开我,我知道啦。”

  他们的身影在王春燕眼前渐行渐远,逐渐变成少年、青年的模样。

  最后是穿着军装的阿尔弗勾着小耀的肩膀,标志性的笑声简直穿透耳膜。

 “小耀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呀,hero可是最喜欢你的哟。”

  小耀终于回答了这句问过无数遍的话。

  “不喜欢你我干嘛要等你呀。”

  然后他们直到消失都没有回头。

END

*这句话是《上海堡垒》原文,其他关于德尔塔文明,阿尔法文明,泡防御系统的设定均出自《上海堡垒》

*这句话不知道出处,一直躺在我的摘抄本里,觉得很喜欢就用上了。

 @小钱钱一箩筐 

发表于2017-07-26.24热度. 
  1. 碱式碳酸铜。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感动qw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