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五日苏醒(上)

一时变成炼/狱的议事厅最后只有两个人面对面站立着。

“那孩子在哪呢?”斯佩多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他的耳中“没有他在,你要怎么杀死我?”

风袖着手,静静矗立在议事厅中央,火焰熊熊燃烧让他的皮肤呈现出粉末般的灰白,只要轻轻触碰就能揩下粉末,他恍若不觉,面前陷在火焰中癫狂的人笑得病态。

“你这些年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徒劳无功,所有人,”斯佩多指了指自己脸上的花纹,一字一顿,他血红的双眼周围都是黑色龟裂的皮肤,看起来尤为可怖,“所有人,都会死,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我一口一口吃掉。”

“你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歇斯底里的笑声回荡着,手握着朗基努斯之枪的天使乖巧的降落在他身旁,肃穆的脸庞,眼神空洞,而他拽住天使的手,将天使推到风面前,“你看看吧,看一看,这里所有人,都已经被我吃掉了。”

天使的面容他曾见过的,在一个男人身边,在一个孩子身上。风看着那张美丽的脸庞倒抽了一口气,艳丽的花纹在白皙的脸颊上绽放,连带着那本该神圣的光芒都被肉眼可见的黑暗气息所笼罩。

“你…”

“现在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那个孩子也不可能。”斯佩多的身体终于经受不住火焰的摧残,一寸一寸化成粉末,在火浪中消失殆尽。

“还不是我们决战的时候,使者。”

原本围绕在议事厅外的人群随着余音一起消散离去,天使也张开了收在背后的翅膀,在刺眼的光芒里消失。

空荡荡的议事厅里已经被火焰焚毁殆尽,只剩下一些还在燃烧的残余,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风踏着这火走出门去,森林尽处的房子都被烧毁,树木却毫发无伤。那些人的离去正如他们悄无声息的来。

“风。”

露切身上还有斑驳的血迹,看见他出来后向前紧走了几步,像刚刚厮杀了一场一样疲惫,又像是刚刚才动起来一样僵硬,她面容冷酷,月光照耀下温和的面容都带上了几分冷硬。

“教廷和猎人合作了,不仅仅是这里,几乎每一处领地都遭受到一定程度的袭击。在出事之前密鲁菲奥雷的血系全部撤出了家族领地,不知去向。彭格列上下的人都被惊动了,他们正准备唤醒Giotto和他的亲随。”

“Reborn失控离开后,我让可乐尼洛和拉尔追上去了。”

“对斯佩多、Reborn甚至是白兰,你究竟知道些什么,是不是应该说出来了?使者大人。”

风感到有些疲倦的紧闭了一下眼睛再缓慢睁开,他被火焰烧灼的皮肤格外狰狞,没有办法快速愈合。

“是的,我会说出来,但在此之前,请替我联合彭格列向教廷正式宣战。”

“那些人都已经被吞食的一干二净了。”















耶路撒冷是一个诞生奇迹的城市。

哪怕再多年后都会有人提起那场列车大火,带着火光的列车冲进了火车站,火焰中孕育出了燃烧的圣人,上天的赐福终于降临,天堂和人间在这里交汇*。各式各样的版本层出不穷,有人说那是大天使米迦勒莅临,有人说那是带着赐福而来的使者,也有人说那也许是魔鬼试图蒙蔽人类的双眼才带来的熊熊大火。

但谁也不会忘记这场大火里绽放的圣光和走出火焰的少年。


六片羽翼在他身后展开时,整列车厢都发出了剧烈的轰鸣声,然后瞬间瓦解成零碎的碎片。他的羽翼还在燃烧着,金棕色的眼眸扫过所有人的脸,令人忍不住在这威严的神圣面前跪下。


作为在场唯一的吸血鬼,桔梗几乎承受不住铺面而来的圣洁光芒。好在,巨大羽翼很快就消失了,走下来的少年衣衫褴褛,赤着双脚,除了眼睛还像燃烧的火焰一样灼灼发亮,看不出多少他身上显现的神迹。


在场者何其有幸能目睹这样的景象,伽卡菲斯握着十字架的手轻轻颤抖着,暴露了内心的激动,他内心已经为此无数次向他信奉的上帝虔诚感恩,他年少蒙受恩典得以觉醒强于世人百倍的能力,虔诚的信仰使他的力量源源不断,这使得他始终坚信自己被赋予了拯救世人的使命。他是为数不多知道完整预言内容的人,知道预言的核心不仅仅是与天使降临、半子出世有关的部分。所以他很早就开始忙碌着去扼杀这一切的发生。


现在,命运把关键的东西,把这超出预言的部分送到了他眼前。


少年的步伐慢了下来,凝望着他的眼睛包含了万千语言,他激动的走上前去,几乎贴着火焰边缘,想要触碰少年,哪怕只是一角的衣边。


“你的双手曾谋杀过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丈夫的妻子,伽卡菲斯。”他听见一个声音爬进了他的脑海里,轰隆炸响。

“你怎么敢触/碰我呢?”

他这样说着,灼热的气息直扑向伽卡菲斯的面门。

而他身后列车的火焰还在蔓延着,扑向了火车站。

在火光照耀中,什么东西破壳而生,什么东西走向死亡。






史卡鲁追着桔梗他们脚步而来时,只看到了被摧毁的火车站和一群面上表情浮夸的人。

从那些还没平复心情的人那里听到无数遍惊叹恐惧的叙述和赞美上帝乃至咒骂的话语,但那个少年的影子随着他身边的人一起再次消失在这座城市里。他在这即将迎来黎明的城市街道中站立,为他无法解决的事态失控感到焦头烂额,秩序在人类看不见的地方一寸寸瓦解,被束缚的爬虫走兽即将爬出来挤满街道,他看到了却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事情也毫无头绪。


耶路撒冷,宗教圣地,这里的祷告之音从未断绝,上帝如果眷顾,这里也会是最后一篇净土。史卡鲁有些脱/力靠在教堂的墙壁上,他从来就没有什么信仰,做吸血鬼猎人不过是因为不想继承父亲牧师的旧业。可后来跟他朝夕相处的反而都是些吸血鬼们,戒律的维护成了他唯一的职责,直到他老死以后才能离职,被依然年轻的同事们埋葬。但他此刻却想学学父亲的祷告,哪怕能说点什么也比这样无头苍蝇的状况要好。


许多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点燃火车站的火焰和点燃议事厅的火焰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但对教廷来说,这无疑是天罚的降临,他们肆无忌惮的开始屠/杀吸血鬼,叫嚣着“将恶鬼送下地狱去。”


他们哪有什么地狱可去!


他叹息着垂下头,惊讶的发现自己那颗奶嘴发出了微微的光亮。



TBC





总是放飞自我的代价就是大纲修来修去修到放弃,最后只能拼命改文。

再也不脱离大纲埋支线了。

这篇文呢,一开始真的没有后面这些剧情的,为了圆回放飞自我的坑,离我原本构思想写的框架已经很远了,但毕竟是我想了好几年的一个梗,虽然扩充了主线,补了乱七八糟的支线,我还是很喜欢这篇文,但一直没有勇气自己从头到尾看一遍,怕太尬了忍不住删文。

有什么不妥,欢迎指正,就算改不了文,起码让我学会反省。

发表于2017-08-03.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