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可直接称呼阿循

家教all27
Aph耀厨(耀all耀)

产粮看心情


lo主有毛病,谨慎关注

现在跑还来得及

【百fo点文】鲛人歌 (上)

#修改之后增加了一些内容#



          “海的女神带着鲛人和蜃女,在绿色的云片里嬉戏。”--端木蕻良 《女神》

       


00

       海洋的世界已经不是多年前的模样了,洁净的海水和干净的空气都已经无处可寻,我们的种族最终不得不离开赖以生存的故乡,走上陆地。但是,我的孩子,无论我们走的多远,都无法忘记潮水的呼唤,当我们死去的时刻,如果不能回归故乡,将多么可悲。

       五岁的纲吉不能理解老祖母深切的悲伤。

       他从来没有见过海洋。

       对海的认识,来自老祖母在他枕边放置的那个巨大的海螺,每晚入睡的时候,都能听见那来自海洋的声音,像呼唤,像哭泣,像私密的低语。每一天都是如此,纲吉不敢触碰,那种在深切呼唤什么的声音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对于纲吉来说,海洋是种令人害怕的呼唤,可却不懂什么是故乡。

       是每天吃的鱼,是漂亮的海草,还是老祖母死去时已经无法掩盖的漂亮尾鳍?

       但老祖母哄他入睡的歌声,和着海螺的声音,将他送到一个奇异的梦境里,他在那蓝色的水中自由游动着,没有什么阻拦他,水流像是母亲一样亲热温和,抚摸着他全身的肌肤,珊瑚五颜六色,海草随水流飘荡,鱼群大批游过,巨大的鲸黑压压遮挡住他的光线,发出好听的嗡鸣声。

    他醒来就忘记了,只记得从水底看向天空,是温柔的阳光,是逐渐变淡的蓝色,是自己伸出想触摸的手。

 


01

  纲吉有两排细细密密的牙齿,刚刚长牙时,他喜欢用手指敲打,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像是什么趣事,可以自己这样玩上一天。

  他只有这些牙齿和老祖母相似,也只有这副牙齿被视作异类的象征,在和朋友玩耍时他也就尝试着不要轻易显露出来,那不仅仅会引发尖叫更会引发好奇,他已经编不出话来解释自己的牙齿为什么比寻常人更锋利,更坚硬。

  因为吃鱼吃多了。

  因为总是咬鱼骨头。

因为没有蛀牙。

  后来好奇的孩子里终于出现了别样的声音,将他描述成可怕的魔鬼,老祖母是老巫婆,他们每天吃的食物都是人肉,用人血熬汤,所以才会吃出这样的牙齿,这些东拼西凑,充满想象力的声音一出,再也没有小朋友敢和他玩了。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里包恩叔叔说过的,鲛人本来就吃人。

那副牙齿嚼着鱼骨头时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嚼成碎末就往桌上一吐,他不喜欢那种碎末有再多调料也盖不住的咸腥,他只喜欢咀嚼的声音,这样嚼着玩没多久就被里包恩强行制止,理由是这样的吃法太不成体统了。

来自意大利的里包恩叔叔好像有很多不满,即使他总说这世界就是靠着条条框框来规定的,可纲吉还是不太能搞明白,那他的小尾巴究竟做错了些什么,就因为不符合规矩要被剥夺走呢?

老祖母说是为了保护他,里包恩也说是为了保护他,他把唯一一张拍过小尾巴的照片藏在枕头里,每次睡前偷偷拿出来看,蓝色的尾鳍多漂亮啊,如果有这样漂亮的尾巴,他们就不会觉得自己是怪物了,他还可以去游泳,他一定比所有人都游得快,才不会像上次一样掉进泳池里连双脚怎么扑腾都学不会,被笑成废柴阿纲。

这双腿虽然和所有人都一样,可是自己就是会摔跤,就是跑不快总是输掉游戏要做鬼,一点也不喜欢呢,和这副牙齿一样。

他给自己画了自画像,把小尾巴补上,却将自己细密的牙齿换成大白牙,满意的贴在自己卧室墙上,里包恩来探望时抄着手看了很久,最后笑话他画的那么丑,还在一堆褐毛旁边画了一团黑色不可描述的东西。

想了很久,纲吉还是决定不告诉里包恩那个画的是他。

 

02

  里包恩是为了保护他们才来到他们身边的。

  鲛人的存在是一个惊天的秘密,从海底走上陆地,他们听过无数关于他们存在的传说,也目睹过同类被识破身份的下场。一位和鲛人种族有过交道的人暗地里为他们打造了一个组织,负责保护他们的身份,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帮助。

  里包恩被派遣到纲吉身边时,世上的鲛人已经所剩无几了。看着还年幼的小鲛人在泳池里开心扑腾,丝毫不知自己的命运为何,里包恩铁石一般的心也泛起了波澜。

  “我喜欢我的尾巴,为什么你们要将它拿走呢?”

  为了保护你,为了让你像正常的人类一样生活。里包恩不再理睬小鬼偶尔的絮叨,但他不得不为此多想那么一些,鲛人的寿命比人类要长上很多,纲吉的老祖母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岁月,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过她的存在。

她最后选择给予信任,向他们求助,只是因为纲吉还很幼小,而她的时间却寥寥无几。

  “我认识那个人,他的时间大概也不多了吧?”初次见面时老人拄着拐杖,似乎因为年纪太大,颤颤巍巍得连拐杖都不好使,里包恩几次想伸手搀扶都被推开,“不用不用,我还走得动,就是一直不习惯这腿。”

  她的面容已经苍老到辨不清她年轻的样子,但据那位投以重金和精力建立保护组织的人说,她年轻时美的惊人。

  “我知道他一直在做使鲛人能够完全变成人类的研究,现在的实验大概也到成熟阶段了吧?”

  “是,已经有好几位您的同类接受了这些实验,结果反馈很成功,如果没有意外,余生他们都不需要担心暴露身份,可以用人类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虽然不让他扶着,里包恩怕她摔倒两手张开在她身后护着,态度恭敬。

  “那就好。阿纲还小,我希望他能在我离开后也能够安安稳稳隐藏住身份。”

  “您放心,我会保护好他的。”

  承诺言犹在耳,懵懵懂懂的小孩子,苍老的下一秒就可能离去的老人,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而这个奇妙的种族,正在以世人不知道的速度消失,在实验成功以后,鲛人们或兴高采烈或无可奈何都选择了这个尝试。“成为人类”意味着放弃鲛人的种族身份,随着实验的成熟,未来不论是和人类结合还是和同类结合生下的子女也会逐渐逐渐和人类接近。

  他们最终都会消失,像水滴融入大海*,在人群中不再特别,不再危险,同时也不再是那个海水孕育出的种族。

 

03

  老祖母离开时是个开始下雪的清晨。

  他们的房子挺大,足够纲吉的小短腿来来回回跑上很久,他不停跑到自己房间里搬兔子图案的枕头小被子,翻橱柜搬出小毯子,觉得不够又费吃奶的劲去将老祖母房间的大被子拖了出来,去暖热水袋,将老祖母遮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沧桑、沉睡的脸。他跑得累了,停下来坐在旁边就这么看着老祖母,将冰凉的手捂了又捂。

  庭院里雪花飘落,他握着老祖母的手,小小眼睛里无悲无喜,懵懵懂懂又带着些许清明。

  老祖母手上的皱纹和脸上的一样多,松松垮垮,皮肤下好像没有什么肉,只剩下突兀的骨头,现在她的手上泛起层层青紫色的鳞片,和她漂亮的尾巴一样颜色。她从来都不笑,睡着的时间比醒着多,沉思的时间比说出的话多得多,但她会唱很好听的歌曲,有时轻声哼唱不知名的歌谣连里包恩都面带笑容的听着。她从来没有这样安静,安静的全身冰凉,安静的连呼吸都没有。

他最后在老祖母身旁睡着了,双手双脚冻得有些僵硬,缩在被子旁小小一只。

等他再次醒来时,被里包恩裹着小被子抱在怀里,庭院里的雪把地面都盖住了,入眼就是一片洁白。

  “里包恩。”他露出脸来。

  “嗯?”

  “老祖母说要下雪了要搬出小毯子,阿纲舍不得小兔子,就没有听话,偷偷放了回去。起来的时候她一直坐在客厅里不理阿纲,身上都冻得冰凉冰凉的,阿纲道歉了,把被子都给老祖母盖上,她还是好冷好冷。”

  “.…..”

“阿纲没有哭哦,做错事了不应该哭,有很乖的承认错误。”

“那阿纲很棒。”

“下雪了,大海会结冰吗?那些鲛人怎么办呢?”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会结冰的。”

“老祖母说想回大海去,大海在哪呢?”

“.…..”

“可以带她去大海不会结冰的地方吗?里包恩。”

“不要哭。”里包恩用手重重的盖在纲吉脸上,“难看死了。”

 


04

一路跋涉而来,纲吉还蜷缩在座椅上睡大觉,隐隐约约的浪潮声让他恍惚以为是躺在家里的床上,一边哼哼小声叫着老祖母,一边睡得更沉。

  大海在哪呢?

  在梦里。

  在祖母的歌声里。

  在眼前。

  这是偏僻无人的海边,他们的车沿着盘山公路一路蜿蜒,在悬崖边停下。小纲吉醒转过来,海浪拍打峭壁的声音格外清晰,海风吹来扑在纲吉脸上,他惊诧的打开车门,站在里包恩旁边,窥见了大海的这一角落。

  黎明尚未到来,黑暗中海面上一点点微光,顺着波浪起伏晃动着,撞击礁石波涛汹涌的声音一声声敲打着纲吉的耳朵,他站在那里,身上的寒毛直立,下意识握紧了里包恩的手,这让里包恩低头看了看他。

  他在小尾巴还没有变成双腿时不能离开家,都是从电视上、和老祖母里包恩的交谈中学会说话的,他对自己学会那么多词语感到很骄傲,但他现在搜肠刮肚,绞尽脑汁,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紧紧攥着里包恩的手,急迫的想说出什么来,里包恩耐心的蹲下身,静静看着他。

他急切又激动,几乎就要放声大哭。

“它是活的。”他带着哭腔说道,眼泪哗哗往外流,里包恩将他轻轻抱进怀里,像是没有理解,于是纲吉又再次重复。

“里包恩,它是活的。”

他想告诉里包恩,他听见了什么,像风声一样的呼啸,是母亲一样温柔的呼唤,它在告诉他什么,在传达什么,可他却不很听得明白,就连那拍打的节奏都是不为人知的轻声细语,它有那么多话想要告诉这个失落的子民,一声比一声殷切,可他怎么也听不明白,越是想要听懂越是着急得哭着。

唬得里包恩难得轻声哄着他。

他泪眼朦胧趴在里包恩肩头,远方海平面被日出的光辉洒满,金黄色灿烂的光芒细碎的散落在海面上,像夜晚的星星纷纷落入海里,还有几颗落在了他的泪光中,一时哽咽着忘记哭泣,他梦境中清明透彻的海底此刻清晰的显露出它美丽的模样。

那白色的流沙之中,蓝色洁净的水流之中,是我的来处。

 

TBC


*写这句的时候想到博尔赫斯那句“死亡,就像水溶于水中”,五六年前的摘抄,突然想起来真的感叹这句话的精准。


确定了R27的西皮走向。

发表于2017-08-16.1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