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夏夏_夏小循

大三。有点忙。拉郎北极圈爱好者。极度渴求评论宠幸。随心所欲。填坑死在坑底,爬墙健步如飞。

© 夏夏夏_夏小循

Powered by LOFTER

第七张圣杯

—暴怒—  X27

 

 深夜。

Xanxus站在城堡的废墟里,踱步向废墟更深处走去。

  没有谁知道这里发生过差一点改写了彭格列乃至黑手党的事情。

  八代目留下的产业,十代首领继承式前的试炼地点,曾经差一点成为埋葬了彭格列继承人的坟墓。Xanxus猩红色的眼眸晦暗不明,他打着手电一寸寸的检查着石砖和家具破碎的尸体,寻找着什么。

  这样一件小事,他原本可以随便让一个下属过来做,但有些事情却不是能够轻易让其他人知晓。

  脑仁嗡嗡的发疼,几个小时前那一场架他打得并不轻松,克制比放纵需要更多的忍耐力,而他偏偏对忍耐毫不擅长。所以那个人在做什么呢?明知道他不是个会愿意收敛忍让的人,还敢挑衅到这个地步,太过自负的意图驯服,亦或者是恶意的试探。

  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能杀掉他了。

  他恨那个人,恨不得饮下那人的鲜血,吃掉那人的血肉,然后将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

  该死的沢田纲吉。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只有手电照射的地方才能够见到光明,那些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无不昭示着发生过的战斗有多激烈。自从彭格列将沢田纲吉正式作为继承人向黑手党宣布时,他和瓦利安的关系因为九代目刻意的拉拢而有了缓和,但XANXUS从来没有搭理过他,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只偶尔从贝尔玛蒙那些蠢材的口中听到关于沢田纲吉的事,用着从彩虹之晴那里学来的不入流的收买和哄骗招呼他的下属。

  不过是个大垃圾。

  偌大的城堡被毁得彻彻底底,深夜在这片废墟中找东西无异于大海捞针,他的耐心也很快就告罄了。

  尤其是反反复复回想起来的,那个人的话语。

  “Xanxus,里包恩说了,如果我不想继承彭格列,逃跑的唯一出路就是死在你手里。”

  轻描淡写的语气和笑容,就这么一下子点燃了他似乎积累了许久不曾爆发的怒火。

  沢田纲吉没有还手,他只是躲避,躲不过了就硬生生扛下,最后躺在废墟里,几乎要被暴怒的他亲手杀死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兮兮,却面对他高举的枪口不闪不避,竟有了几分上位者的从容淡定。

  “彭格列不是你的玩具,沢田纲吉。”

  他应该开枪的,却只是这样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填充了双枪的愤怒之炎倏忽间消失不见。

  想到几个小时前自己的失态,他将手电砸在断了一半的墙壁上,拔出腰间的双枪用愤怒之炎将这个地方彻底埋葬,连带着找不到的东西一起,全部埋葬到无人知晓的地狱里去。

  

 

 

  驾车的司机是Xanxus的直系下属,看着山头火光冲天,带着杀气逆着火光走下来的首领,瞥了一眼不请自到倚在车门上抽烟的男子,瑟缩着不敢出声。

  冬天的郊外比城市还要寒冷,里包恩穿着长风衣从容得在风口抽烟,带着兴味讥讽的眼眸看向那火光,和气势汹汹仿佛随时可能会和他打起来的Xanxus,递过了另一支香烟。

  Xanxus只是瞟了他一眼就伸手接了过来,下属立刻机灵得上前点火。车灯和背后的火光让昏暗的夜色变得稍微清晰,没有人说话,只有被风吹散的烟雾很快消失在空气中。

  将抽了一口的香烟丢在地上踩灭,Xanxus才冷笑出声。

“你赢了。”

“你倒是真不怕我会杀了你的宝贝学生。”

“呵。”里包恩点了点烟灰,抬脚向自己那辆车走去,语气嘲讽,被遮挡在夜色中的眸光泛冷,“你哪里会舍得。”

还带着细微火光的烟头慢慢从他手中掉落,依旧执着的燃烧着。

“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可以阻拦他。”

“别说得好像你不期待,Xanxus。”

  里包恩拉开车门,不再多言,连眼神都欠奉。远处的火伴随着爆裂的响声,他再次抬头看向那片被笼罩的废墟,即便这个做法过于冒险,但目的已经达到,他的学生从此刻开始只会毫无悬念的走向那个王座,他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Xanxus对他的话没有什么反应,两人之间就像交易谈不拢的商人一样不愿讲多余的废话,坐回车里各自沉默的离去,只有锲而不舍的火焰将那些痕迹和发生过的事情烧的一干二净。

 

 



  这是过去了很久的事情了。

  继承式前一个月发生的事情,突然在这个晚上突如其来的侵袭,让Xanxus被吵醒时的起床气更加严重。

  床头坐着玩弄着他的台灯的人很有胆量,摆弄着明明灭灭的开关,发出清晰的响声,显然不怕吵醒他,Xanxus睁眼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只想毫不犹豫的将这个渣滓送下地狱。

  玩腻了台灯也不见Xanxus发火的沢田纲吉觉得有点无趣,才转过身来面对那猩红眼眸中几乎要化成实质的杀意。

“我有一份名单给你。”

  逆着光的脸让Xanxus不耐的皱起眉头,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和眼前这人无辜模样实在是违和太过。

“我已经把斯库瓦罗找回来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沢田纲吉已经翻身上床靠坐在床头朝他这边俯身过来,血腥气息涌进Xanxus的鼻腔,梦境里依然清晰可闻的对话配合此情此景不知为何充满讽刺。

“彭格列不是你的玩具,沢田纲吉。你注定是要跟着我们一起下地狱的。”

  你以为你能逃吗?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

  “告诉我,白兰杰索对你做了什么?我再考虑要不要帮你。”

  能让这个人骤然暴怒亲自动手的程度,那个渣滓真是嫌命长。

  沢田纲吉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

 “你害怕下地狱吗?”

  Xanxus发出不屑的鼻响。

  他嘲笑过这个人的软弱,嘲笑过他的优柔寡断,菩萨心肠,甚至亲手掐断过他的退路,而时至今日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在黑手党中的地位,却听到了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如果我下地狱的话,那里会有你在的吧?Xanxus。”

  “你害怕了?”Xanxus讥讽道。

  “怕。”

  沢田纲吉转过脸,Xanxus没办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别过头时那长长的睫毛艰涩的眨了几下,像是粘粘难动带着泪花一样。

  和那时候一样的答案。

  他感到更加不耐烦,就和当时怎么也没办法找到那个丢失的东西时一样,明知道徒劳无用,依然执着着非要走这么一趟,非要把话说出口。

  他没有杀掉沢田纲吉,指环战时没有,继承式前没有,每一次都输给了这个人。

  这个人充满了和黑手党的违和,似乎天生就不该沾染上那些肮脏血腥的东西,所以他站在暗杀部队的名号下料理所有沢田纲吉“不应该”触碰的东西。可是他和彩虹之晴划定的界限这一次在无形之中被沢田纲吉踩过,就像本来如此。

  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

  

“你知道为什么白兰杰索能够轻易撼动彭格列吗?”

  “因为你身边的渣滓们,每个人的弱点都被知晓的一清二楚。”

  而你像是一无所知那样无辜。

  明明一身的血腥,却像个惧怕了鲜血的孩童那样无辜。

  明明知道他们想要从你身上得到的东西。

  明明知道无论往哪里走都不过是没有善终的死路。

  你依然像是一无所知那样无辜。

  

 

  Xanxus的话音落下后,许久都没听见那靠坐在床头的人回应。

  一屋子的死寂无人收拾。

  当始终气闷不已的瓦利安首领坐起身来想伸手越过他关掉刺眼的台灯时才发现,沢田纲吉已经安静的坐在那里睡着了。

  灯光打在他的侧脸,睡颜像孩童一样无辜。

TBC

下一章预告:G27  嫉妒

困极,大家晚安

发表于2018-03-11.3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