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夏夏_夏小循

大三。有点忙。拉郎北极圈爱好者。极度渴求评论宠幸。随心所欲。填坑死在坑底,爬墙健步如飞。

© 夏夏夏_夏小循

Powered by LOFTER

你问她为什么亲吻他的伤疤

  尚在终南山时。


  莲藕的身躯僵硬,哪吒在入睡时都不能利落的翻身,甚至常常在睡醒后都要去捡起因为睡姿不好掉到地上的手,在娘亲发现以前快速的安回去。他的睡姿和他这个人跋扈的性格一样,不老实,不听话,不安分,即使重获了莲藕身,那些不好的习性依旧是不能一一改来。


  云中子给了他这僵硬的莲藕身,未尝不是想要约束他,给他苦头尝尝的意思呢?


  丹田阻塞,灵脉不通,他引以为傲的一身本事也无影无踪,竟是没有一处畅快。


  他常在无人时偷偷摘下那莲藕手脚上下打量,一身硬脾气愣是被这脆生生的躯壳磨得毫无锐气,对着娘亲的絮叨关心也只觉得闹心而不便再横眉冷对,及至在手脚不听话时见她紧张的模样还能故意笑着说不如拿去煮汤喝的好。


  娘亲总是一副想收拾他,却又无从下手的无奈。


  即使哪吒有十数年的光阴没能在她跟前长大,但他隐约记得那些声音,哄着他,教导他,最后突然在他的哭泣哀求中消失。他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何尝不是为了报复那被抛下的恨呢?


  可是现在她一露出那样的表情,他就忍不住上前撒娇讨饶,不然胸口就酸酸涨涨难受得紧。


  决绝赴死的他也没曾想过会有这一天,他看着这曾不愿相认的妇人发鬓中藏着隐隐密密的白发时,竟会语带哽咽。

 







B站有一位阿婆主用毛不易的“无问”剪了这对母子的剪辑,看着那些片段真的心有戚戚

先记下来刚才听歌想到的部分,等我补完原著再来写完吧

笔力薄弱,如果能将从中感受到的哪怕十之一二的情感写出来就好了

发表于2018-03-25.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