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一次用lof发文好紧张⊙﹏⊙】
【搬自己在贴吧的文】
【写的不好略羞耻】



你知道灵魂的重量只有21g吗?

那么轻,那么轻。

却穷尽了我那么漫长的一生都无法得到。

第一日 出生

传说每个新生儿出生的时候,都会有天使守候在一旁,为了保护新生儿不被那些游荡在世间的鬼怪们夺取被上帝赐福过的珍贵的灵魂,直到新生儿发出那一声足以震慑魑魅的啼哭。

而一个既没能拥有灵魂,也没能得到天使守候的生命,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背负着罪孽。

人烟罕至的森林深处,一栋荒废已久,早已破败不堪的别墅中传来阵阵呻吟,一位褐色长发,腰腹臃肿的女人躺在没有铺设任何东西的木板上,下身的血正汩汩流出。她的眉眼精致,此刻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角滑落。她独自一人承受着分娩的痛苦,紧咬下唇,抓着衣服的手青筋爆出,在极大的痛苦之下,仍想要忍住自己痛苦的叫喊。

她能听见别墅四周传来的声音,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窃窃私语。

“是那个半子吗?”

“灵魂……半子的灵魂…”

“…新生的血肉,嘻嘻嘻…”

这些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在褐发女子的周围渐渐多出了许多错落的黑影,房间变得阴暗,似乎户外的阳光都被黑影遮蔽。他们兴奋地等待着,却又按捺不住贪婪想伸手前去夺取,扭曲晃动的影子显得尤其诡异。
那黑影印在褐发女子的眼中,激起她内心埋藏的恐惧,她喘着气,想要继续使劲,却有些力不从心,她的双眼即使充满恐惧仍不服输的透出视死如归的坚毅。瞪视着那些贪婪的黑影,她举起右手,狠狠地咬了下去,鲜血如注,但她将鲜血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借此来换取继续生产的力气。

宫缩的疼痛使她有些神志不清,更加用力的咬着自己的手腕,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一声嘹亮的哭声终于响起。

然而黑影越聚越多,争先恐后地朝那个满身血污的孩子伸出手,叫嚣着。

“是我的...”

“半子...”

褐发女子躺在血泊里,面色惨白,气若游丝,面对扑面而来的黑影,她缓慢地闭上眼,身上突然迸发出明亮的橙色火焰,扑向前的黑影感到一阵刺痛的灼热,凄厉的惨叫着。女子挣扎着起身,将那个孩子抱在怀里,根本不理会周围黑影的逃散。她将放置在一旁的小毯子亲轻轻裹住孩子的身体。

褐发女子将自己的脸轻轻的靠近孩子的脸,泪水突然从她眼角滑落。“对不起...最后...还是...”她轻轻呢喃着,火焰的包围圈逐渐缩小,最终合拢在孩子周围,慢慢的融合进他的身体,消失无踪。

原本在哭泣的孩子感受到靠近他的温暖,逐渐停止了哭泣。然后安静的睡去。

一刹那间,四处凄厉的叫声和黑影都消失无踪。身着西装和披风的男子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金色的瞳孔悲悯的注视着她。

她抱着孩子,没有抬头。

“你本没必要这么做...”

“我做了唯一能做的事情。”她将孩子递向他,含泪微笑着,“之后,只能拜托你了。”

男子叹息着从她手里接过那个孩子。“这孩子的名字是?”

“纲吉。”她轻声说。




发表于2017-04-04.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