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背景设定都是我自己看了相关东西后杜撰的,经不起推敲的渣渣设定哦( •̀∀•́ )我在自豪什么】

第二日 黎明

指尖的血珠滴入锅里,细小的伤口瞬间愈合,修长的手指握着白瓷长勺,搅拌着锅里翻滚的牛奶,那一抹红色顷刻间被白色覆盖。一身西装加礼帽的青年正一脸不耐的盯着锅里的牛奶,帽檐边趴着的变色龙好奇地盯着升起的蒸汽。

“Reborn...”

“Reborn...”

“Reborn...”

稚嫩的声音带着哽咽,由远及近,一个穿着兔子睡衣,矮小的褐发小孩跌跌撞撞地向厨房跑来。

青年啧了一声,熄掉了火。

“Reborn...”三岁的小孩不知道被什么吓到,婴儿肥的脸上满是泪痕,大大的棕色眼睛盈满泪水,小短腿小胳膊没办法够到门把手,正拍着玻璃门呼唤他的监护人。

真是一脸蠢相。青年冷哼了一声,走过去打开了门,居高临下。“又怎么了,蠢纲。”然而被称为蠢纲的孩子只是怯怯得看向他,然后扒着他的裤子,想要往上爬。

“我说过长大了就不要让我抱了。”青年看着几乎已经抱住他双腿的小鬼,语气凶狠,“听到没有?”

“纲吉害怕。”虽然有些畏惧青年恶劣的语气,胖乎乎的小手抓着他的裤子,仰头看着对现在的身高来说过分远的那张脸,“我醒来看不见Reborn...”

“之前纲吉睡醒看不见Reborn,Reborn就不见了。”说着说着,大眼睛里的泪水又要往下流。那一次Reborn正好有事出门好几天,丢了食物在桌上,想着这孩子总不至于蠢到不会自己找东西吃。谁知道回来看到完全没有动过的食物和哭得惊天动地一边喊着他名字,一边向他飞奔来的蠢纲。

麻烦的小鬼。不管多久,Reborn都在后悔当初轻易答应那个人收下这个孩子。他弯腰将小鬼抱起来,抽过旁边的纸巾,用看起来绝对不温柔的动作擦拭着他的眼泪。“不要总是动不动就哭,蠢纲。”即使被粗暴的擦拭弄疼了脸,但被抱起来的欣喜仍让纲吉喜上眉梢,乖乖的等Reborn擦完脸后趴在Reborn的肩头。

看见锅里的牛奶,纲吉雀跃的将脸凑向Reborn。“纲吉最喜欢Reborn了。” Reborn勾了勾嘴角,讥讽道,“真希望你长大以后想起来不会哭。”却被纲吉突然热情送上的脸颊吻吓住。

“纲吉长大了还能和Reborn一起吗?”没有发现监护人那一瞬间的僵硬,纲吉继续亲亲热热的凑近和他说话。

“我会一脚踢你出去。”

看起来完全不适合照顾孩子的俊朗青年表情凶恶,说话的语气嫌恶至极,被他抱在怀里的褐发孩子有着天使般的容颜,笑的无邪。厨房里,牛奶的香味随着袅袅升起的热气弥漫。






“Giotto,让一个猎人来照顾孩子,你的脑细胞终于不堪负荷你那比蟑螂还顽强的生命力而死光了吗?”Reborn摩挲着手里的变色龙,用你终于打破愚蠢的下限的目光望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

即使是普通的坐姿,都无法掩盖身着披风的金发男人身上的如同君临天下的气质,当然你需要忽视他正像保父般哄孩子不哭。被轻声安慰的褐发的孩子一边缩在他怀里,惊恐的看着对面身着西装浑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据说是他未来监护人的男人,一边抽抽噎噎。

“如果可能,我当然希望亲自将他养大。”Giotto温柔的轻抚孩子的头发,看他已经停止哭泣,才继续和Reborn的谈话,表情严肃。“但是,我的时间不多了。”

桌上的咖啡早已经凉透了,Reborn伸手碰了碰杯子,那冰冷的温度让他皱了皱眉。

“那些人都在寻找半子的下落,将他寄养在你这里才是最安全的。”毕竟Reborn的实力他是清楚的,而且因为自身的原因绝对不会让那些人得逞。“你就当作还我人情好了。”

这最后一句终于让Reborn有了想理他的欲望,冷哼一声将列恩放上帽檐,终于正视他怀里的褐发小鬼。“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是家光的孩子。”示意怀里的孩子不要害怕,将他轻轻的抱起面向Reborn。“纲吉,这是Reborn叔叔。”

“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死得倒是彻底。” Reborn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孩子,“给我添麻烦,我会杀了他的哦,即使只有一半,那吸血鬼的血统还是一样碍眼。”
Giotto只是无所谓的笑笑,似乎根本不觉得Reborn会这么做。

“纲吉就拜托你了。”







Reborn看着喝牛奶喝得满脸都是的纲吉,那张与Giotto极其相似的脸让他回想起已经销声匿迹两年之久的旧友。“顶着张让我想杀了你的脸。”

听见他在低声说着什么,纲吉抬头,高兴的将另外一杯牛奶推向Reborn,“Reborn,喝。”

懒得再和小鬼争辩他不需要吃这些东西,只是嗤笑一声,“蠢纲。”

发表于2017-04-04.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