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经不起推敲的渣设定,慎点。⊙﹏⊙】




第三日 新月

夜晚的街道喧闹而繁华,Reborn坐在餐厅二楼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21世纪,再黑的夜晚也被各色灯光照耀的如同白日,并且这些灯光并不会像日光那样灼烧着吸血鬼们脆弱的皮肤,他们可以安心的混在人群中,悄无声息的狩猎,觅食。

Reborn已经忘记他的第一次狩猎是如何的,只记得那个猎物恐惧的抽搐,还有那喷溅的鲜血,毕竟是非常久远的事了。吸血鬼的视力让他轻而易举的看清人群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红色的长直发,精致的五官,还有她修长优美的颈部。

放下手中的咖啡,Reborn将钱压在杯盘下,施施然起身走出餐厅,他俊朗的外貌和优雅的身姿让餐厅里不少人侧目。

明亮的月亮高挂,但那透明稀薄的光芒正被层层堆叠的灯光覆盖,染上五光十色。

“安卡莎,你今天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酒吧吗?”一群年轻的少男少女众星捧月般围绕着最貌美的女子。

“不了,今天我没什么心情。”虽然被人高高捧着,但她的神色中都是毫不在意的淡漠,为她的美貌增添了一丝冰冷,她的眼神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停留在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脸上,终于透出了些许暖意,“黛比,你陪我走一下好吗?”

叫做黛比的女孩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随即激动的满脸通红,“好,好的。”

其他人只能嫉妒又惋惜的向她们告别。

能够被学校的风云人物认可,只是走在她身边似乎都是一种莫大的荣幸,黛比有些紧张,不敢抬头。然而安卡莎却亲切的同她闲聊,她小心翼翼又暗含激动的应答,不知不觉走到了偏僻的小巷中。

“黛比,你知道吗,今天我本来很不开心呢。”安卡莎脚步慢了下来,这样说,她漂亮的容颜在她笑起来的时候仿佛一瞬间点亮了昏暗的陋巷,“谢谢你陪我,我现在好多了。”

“怎么会,应该是我道谢才是,能有陪伴您的机会。”黛比受宠若惊的连忙摆手。安卡莎上前,拥抱这个可爱的女孩,“谢谢你,真的,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你了。”

“那么可爱,那么可口的你。”

话音未落,一颗子弹突然穿透了安卡莎的脖子,鲜血溅到了黛比脸上,她猛地推开安卡莎,失声尖叫。安卡莎的獠牙还没有收回,脸上的表情极其狰狞,她捂着脖子上的伤口,愤怒的回头。

“你终于忍不住了。” Reborn好整以暇地把玩着手里的枪,语调恭敬却难掩讥讽“尊贵的子爵大人。

“卑贱的猎人。”被彻底激怒的安卡莎双眼血红,吸血鬼的阴郁气息盖住了她的美貌,显得尤为诡异,被普通银弹击中的伤口即使不致命可也无法愈合,但这并不影响她的速度,她嘶吼着扑杀向前,锐利的指甲伸向Reborn的胸膛。

“我不想用液态银来破坏我的食物。” Reborn一动不动,在错身的瞬间他的手已经穿透了安卡莎的胸膛,将那颗跳动的心脏生生的剥离出来。“所以你才能垂死挣扎。”

纲吉玩着手里的积木,但却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望向窗外。

“小纲,该吃饭了哟。”露切将煮好的牛奶和煎蛋放在桌上,亲切的呼唤纲吉,看着褐发的小孩向她露出可爱的微笑,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纲吉放下手中的玩具,走向餐桌,自己爬上凳子乖乖的坐着。这段时间Reborn总是不在,所以都会叫戴着奇怪白帽子,但是很漂亮很温柔的露切来照顾他。

“露切,Reborn什么时候回来?”喝着牛奶,突然这么问。虽然并不是不喜欢露切,露切哄他睡觉的时候还会为他讲睡前故事,而Reborn只会威胁他再不睡就丢出门外去。可是,长久没有看见Reborn,就是觉得不开心。

轻轻的抚摸着柔软的褐发,露切有些心疼的安慰着“很快的,Reborn也很想念小纲,所以会很快回来的。”她是知道的,Reborn不在,即使哄纲吉开心,他也总会有那么些时候分神的望着窗外,思念着那个没有回来的人。每一次小心翼翼问起这句话时,都会害怕露切担心而假装不是很在意答案,也似乎害怕会打扰了Reborn的工作。这孩子,很温柔呢。

“纲吉一直都乖乖吃饭。”纲吉抬头看着露切,笑得眼角弯弯。“等纲吉长大了,就可以和Reborn一起工作了。”

“这样,Reborn就不会丢下我了。”

发表于2017-04-04.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