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渣设定,渣文笔,慎点】


第五日 云涌(上)

纲吉从来没有走出过家门。对他来说,外面的世界永远都没有家里那么光亮,漆黑里的所有东西都没有色彩,极其无趣。并且,Reborn每一次走向那片没有色彩的世界,就会很久都不回来。他不喜欢那个世界。

但是Reborn在的话,和Reborn一起的话,去哪里都没关系。背着小背包,牵着Reborn的手离开了生活了七年的地方,走得远了他回头看着那个房子,才发现那个看起来很大的房子原来没有外面的世界大,小的看起来连他都装不下了。

“Reborn,我们要去哪呢?”他轻声问,其实想问的是我们可以不走吗?可以回去吗?可是Reborn严肃的表情让他问不出口。

“去一个能让你平安长大的地方。” Reborn没有看他,脚步不停,帽檐边的变色龙因为他的情绪影响而不停的变幻出各种各样的东西。不是很能跟得上成年人脚步的纲吉几乎小跑起来。

房子的四周是明明是荒原,却走着走着出现了街道和鼎沸的人群。四面而来的嘈杂声让纲吉吓了一跳。喧闹的街道上似乎在举行着庆典,五彩的灯光闪烁,音乐声和欢闹声响亮,Reborn停下脚步,有些不耐烦得看着狂欢的人群。而纲吉在惊吓过后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那些灯光虽然刺眼但是很漂亮,还有那些人用着手里奇怪的东西发出美妙的声音,这些都是他待在那个房子里时从未见过的东西,他印象里也从来没见过Reborn和露切以外的人。
.

他不知不觉松开了Reborn的手,情不自禁的向那些喧闹的地方走去,被狂欢的人们包围着有些踉跄的到了中央。

漂亮的舞者看见跌跌撞撞到面前来的褐发孩子,微微一笑,弯腰拉过他的手,舞者脸上闪闪发亮的彩妆让她的微笑看起来都在发光一样,纲吉忍不住也回以微笑。他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没有色彩的,原来这个世界是闪闪发亮的,并不比他的世界差。他听见那名舞者说了什么,他听不懂那咒语似的低语,只觉得头脑有些迷茫。

Reborn看着纲吉混进人群中,冷哼一声,追上前去。

此时的纲吉却像着魔了似得,跟着那名舞者跳舞,满心满眼都是那闪亮的微笑,那名舞者握着他的手,带着他一边跳舞一边逐渐远离人群。


桔梗恭敬的跪在一名慵懒的白发男子面前,汇报着六吊花们搜集来的情报。白发男子却心不在焉的吃着棉花糖,百无聊赖般望着窗外。

“白兰大人,我们现在可以确定半子就在晴之奶嘴的大法官手上。”

被称作白兰的男子并没有回答,而是无视了跪在地上的桔梗,站起身走到窗边,窗下是一大片蔷薇花田,月光下白色的花朵美丽又娇弱。“这么好的天气,待在这里工作真是不应该啊。”月光照在男子俊美的脸庞,脸上的蓝色刺青随着他的笑有着奇异的美感。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桔梗不知道怎么回应,因为身为六吊花敬畏的统领,这个男人常常用这样那样奇怪的理由翘班,做事从来只看心情。

“那个半子...”在桔梗以为白兰大人一定会直接无视他走人时,白兰突然开口了。“就先这样好了。”

“白兰大人?”不明白为什么在好不容易查到的线索前停止。

“我今天从小正那里听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哦,关于半子。”白兰似乎心情很好,也许是他口中的有趣的事确实让他心情愉悦,居然解释了他的动机“我想让游戏更好玩一些,等那个孩子长大。”

白兰笑着,眼睛弯成好看的弧线,桔梗并不敢抬头直视他的容颜,但通过笑声感觉到白兰的愉悦,连平时他周身无法掩盖的杀气都冲淡了不少。能让白兰大人这么感兴趣,对于那个半子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是,白兰大人。”

他站起身,悄无声息的退出门外。

白兰依旧站立在窗前,仔细的回想入江正一送来的情报。

“半子的灵魂啊...”

“可别让我失望才好呐...”

优美的嗓音中带着笑意。

他突然从窗台跃了出去,修长的身影似乎一下子没入了黑夜之中,迅速的消失不见。




发表于2017-04-04.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