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可直接称呼阿循

家教all27
Aph耀厨(耀all耀)

产粮看心情


lo主有毛病,谨慎关注

现在跑还来得及

红舞鞋(R27)



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圣经·罗马书》

01
“你得跳舞呀!”她说,“穿着你的红舞鞋跳舞,一直跳到你发白和发冷,一直跳到你的身体干缩成为一架骸骨。你要从这家门口跳到那家门口。你要到一些骄傲自大的孩子们住着的地方去敲门,好叫他们听到你,怕你!你要跳舞,不停地跳舞!”


纲吉有些走神,想起属下的汇报,彭格列出现了叛徒,一直背地里走私毒品,贩卖器官,还有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这些自他上任以来一直明令禁止彭格列沾染的东西,那群叛徒一个不落。


在彭格列十代目因为重病住院的期间,意大利的黑手党们甚至彭格列内部都沸沸扬扬,传言十代目是得了不治之症,将要不久于人世,所以叛徒们突然胆子大了起来,在交易中被瓦里安逮个正着。

他记得自己下达了肃清的命令,在看完了那些被用来做人体实验的孩子的惨状后,却没有像曾经一样怒不可遏。

这是他当上首领的第十三个年头。他已经见识了许多黑手党间的腥风血雨,每一次的愤怒累积着,最终变成了难以解脱的愧疚。

“蠢纲。”

纲吉回过神,发现Reborn正盯着他看,不再继续念他手上捧着的安徒生童话。这是个奇妙的场景,闻名遐迩的世界第一杀手兼彭格列门外顾问,西装革履的坐在高级病房中,捧着一本安徒生童话,给被黑手党们尊称为教父的彭格列十代目念童话故事。

这是纲吉生病后苏醒的第二天,刚刚苏醒时送走络绎不绝的探病的人,看着Reborn戏谑但是难掩担忧的样子,他借着生病向恋人撒娇,“我想听故事。”

没有想到他最尊敬的曾经的家庭教师,现在的恋人,没有举起枪指着他,而是真的转头就带了书来,一本正经的念给他听。

“你在走神吗?”语气里显出不耐。

“没有啊,不是说到永远都要跳舞吗。”他依靠在背后的枕头上,似乎想打趣Reborn 但是硬生生忍住,所以表情似笑非笑“没想到童话故事里的东西也让人不寒而栗呢,永远的跳着舞,多可怕呀。”

“有些东西,哪怕再喜欢,一旦用上永远束缚,就变成了一种诅咒呢。”虽然脸上浮起了笑容,但语调却莫名的低沉。窗外是非常好的天气,光线柔和,并且生机盎然,但是病房内清一色的简单的白,没有多余的色彩,映着纲吉苍白的脸色,让Reborn皱了皱眉。

“你在映射你自己吗?”

“也许吧。”纲吉神色不变,只是垂下目光,侧过脸去,Reborn的方向只能看见他美丽又倔强的下巴。但Reborn的视线落在纲吉紧握成拳抓着被单的手,那双纤细的手此刻却用力得青筋暴起。

02

“请不要砍掉我的头吧,”珈伦说,“因为如果你这样做,那么我就不能忏悔我的罪过了。但是请你把我这双穿着红舞鞋的脚砍掉吧!”



守护者们接到首领的命令去拯救那些因为彭格列出现叛徒而深受其害的人们,虽然都想守在首领的床前,但也不得不执行命令,出手为首领解决烦恼。

本来在之前就要料理掉家族的叛徒,但是为了能够将叛徒们连根拔起,经过首领与门外顾问的商议,选择了暂缓计划,等幕后所有人都露出尾巴。

没有想到首领突发意外。

接到肃清的命令,XANXUS毫不吃惊。他带领瓦里安几乎血洗了彭格列上下,将所有叛徒和可疑人物都拔除。用鲜血献祭彭格列作为黑手党龙头的荣耀,告诫黑手党众人不要冒犯彭格列的威严,即使它有一个看起来过分仁慈的君主。

“xixixi…兔子还真是宠那帮守护者。”贝尔料理完所有人,踏着鲜血走向他们,斯库瓦罗和XANXUS正站在堆积满尸体的大厅,浑身是血却沉默不语。

“谁让我们是暗杀部队呢。”斯库瓦罗擦拭着剑,冷冷得回应贝尔。

瓦里安,就是为了帮助彭格列料理所有见不得光的事情而存在的。

XANXUS不发一言,他作为瓦里安的首领,在彭格列的地位仅次于门外顾问,这也因为沢田纲吉不计前嫌不顾长老会的阻拦给予他信任。所以,他有权得知首领的真实状况。

彭格列血脉伴随的绝症。

“喂,BOSS,这里都清理完了。”确认完贝尔清理的名单,斯库瓦罗开始大声嚷嚷着提醒自己那不知为何在出神的BOSS。

“吵死了垃圾。”XANXUS狠狠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不理会另外两人径自离开,背影依旧如往常一样利落,却有一丝莫名的寥落,斯库瓦罗张了张嘴还是保持了沉默,拖着小声笑着什么的贝尔跟了上去。

“垃圾,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后悔为什么没有死在这个时候。”指环战那天XANXUS所说的话,言犹在耳。纲吉抓着被单的手被Reborn握住,他抬头,看向恋人严肃的眼神。

“我教会你怎么做好一个首领,但是看来却忘记告诉你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尤其是在我面前。”

“Reborn…”他唤着对方的名字,像每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那样。

“这是诅咒吧?伴随着彭格列的罪孽的诅咒。”

“我继承时说过一旦彭格列走向我不想要的道路,就会毁掉它,可我最终还是食言了,所以这是我的报应吧。”

他当首领越久,越喜欢待在教堂里,长久的凝望着基督的神像,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忏悔自己的罪过。即使他只不过是个祈求宽恕却给不出虔诚的不合格信徒。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能允许世人这么轻易的通过忏悔就能赢得宽恕吗?

他无数次看着教堂外透过百花彩窗射进来的光线,想要落泪,为他此生注定辜负的人。

发表于2017-04-04.1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