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红舞鞋(R27)

03
这时太阳在光明地照着。一位穿白衣服的安琪儿,她那天晚上在教堂门口见到过的那位安琪儿在她面前出现了。不过她手中不再是拿着那把锐利的剑,而是拿着一根开满了玫瑰花的绿枝。


“红鞋只是红鞋,让它不停跳舞的是我们。”纲吉轻声说,闲暇时他读到过这篇童话故事的一句评论,此时脱口而出。

“在你的继承式上,我已经说过,想要不染血腥就必须足够强大到不需要用血腥去威吓他人。” Reborn站直了身,低头看着他的学生,“瓦里安每一次的出动都必然染血而归,你很清楚,所以非必要绝不动用瓦里安的力量。”

“Reborn…”很久没见到这样严肃的Reborn,纲吉在他的话语下也不得不冷静下来认真倾听和思考。

“你以为这样的情况下你为什么还会被尊为教父?因为你带领下的彭格列很强大,强大到即使你看起来毫不嗜血,也有着让人不敢进犯的威严。”

“如果彭格列没有你,那些曾经被你的彭格列保护的人,该怎么办?”

纲吉看着的是Reborn逆着光的脸,那高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每一次他陷入迷途,都是这个人将他带回来,每一次都是。而这一次他突然昏迷,在得到医生的确诊报告后等待他苏醒的过程中,即使是这个以冷血著称的人也会害怕吧。

他笑了,不再纠结,握住Reborn的手,“谢谢你,Reborn。”

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让苍白的脸显得稍微好看了一些,Reborn回握住那只有些冰凉的手,紧紧得握住。

“如果,所谓彭格列的继承带给你的是这样的结果,该毁掉它的是我才对。”

纲吉有些愣怔,随即莞尔一笑。

“现在,你有力气站起来吗?蠢纲。”

Reborn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冲淡了之前的严肃,那张俊朗的面容配上玩世不恭的表情,即使相恋多年纲吉仍然觉得心跳加速,他有些不解得看着Reborn。

“那么,请问您有与我共舞一曲的力气么,我的君主。”

Reborn微微倾身,仍紧握着他的手,却仿佛在舞会上的正式邀请一般。

“当然,不过是个小小的病痛罢了。”纲吉仰起脸,目视着Reborn,俨然是从前那个里世界的君王,目光桀骜。

来不及穿上鞋子,Reborn托住他,让他的赤脚不会落在地上,得以踩住自己的皮鞋,这样纲吉几乎整个人都被Reborn拥进怀里。

“我可不想又跳女步。”纲吉笑道。

“那么,探戈如何?”

没有音乐,高级病房内,身着病号服的青年被西装革履的男子拥着,牵引着,跳起无声又温柔得不像探戈的探戈。窗外的风吹动了室内的窗帘,时间仿佛停滞,那敲击在地上的皮鞋声不断在室内响起,两人都平静得注视着对方,仿佛一生在彼此眼中,这样一直跳下去都不愿停止。


守护者们救出了许多仍在实验中的孩子,紧急送往医治。一个瘦小的小男孩握着库洛姆的手不肯放,“大姐姐,你们也是彭格列的人吗?”

“是的。”库洛姆蹲下身轻声说。

“那你们和那些坏人不一样吗?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们?”看着温柔的大姐姐,虽然戒备但还是把问题问出口。

“是彭格列的首领要救你们。”一旁的六道骸说。“一个妄想拯救所有人,妄想保护所有人,唯独忘了自己的家伙。”

04

她的灵魂飘在太阳的光在线飞进天国。谁也没有再问起她的那双红舞鞋。

“据说探戈本身就是男人们的舞蹈,战场上两个战友互相扶持又紧张得不得了的四处张望,害怕被敌人发现,就像幽会的同性恋人东张西望害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由此衍生出来的舞蹈。”Reborn优美的嗓音在纲吉耳边响起。

“但是,对我不用藏起你的秘密。沢田纲吉。在我当初成为彩虹之子的生命里已经失去过够多的东西,只有你我想牢牢握住。如果你穿上那无法停止的舞鞋,不用害怕,因为我也会永远牵着你的手。”

看见纲吉的脸上显出几分疲惫,Reborn停了下来,将他拥进怀里。

将脸埋进Reborn怀里,纲吉突然瓮声瓮气的说,“医生告诉了我还有多长时间。”

不想拆穿他在哭的事实,Reborn抚摸着他的头发,“我知道。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Reborn…”

“我在这里。”

“嗯,我也…在这里。”

彭格列清理叛徒一案给黑手党界看到了彭格列难得强硬的一面,瓦里安和守护者们联手善后处理的非常完美,即使彭格列经历了波折,但仍无损它的威望。

彭格列十代目病愈后多次参加黑手党们的交际,关于他的传奇依然为人称颂。而多年前找到的彭格列血统继承人被秘密接到彭格列大宅这一事情则无人知晓。





搬文搬不动了⊙﹏⊙

发表于2017-04-04.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