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渣设定,慎点】

第四日 风起(上)

吸血鬼是没有灵魂的。

这是神的诅咒,跟随着吸血鬼们永生的生命一起,成为永远无法挣脱的命运。神似乎极其愤怒于该隐的背叛,让他和他的后代在黑暗中受尽永生的折磨仍不够,还要剥夺他们像人类一样轮回重生的权利。

他们的死亡就像他们的生一样,永远的生,永远的死。

对于Reborn来说,永生的日子太长久,他身上时间似乎永远都是停滞的,人类世界的变化对他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那些仓促流逝的变化根本不值得他为之付出什么。但在收养了那个褐发小鬼以后,只是在那孩子身上一点一点的变化就足以提醒着他时间的流动,和他顽固的内心在短短几年内就被悄然改变的事实。八岁生日过后,Reborn开始教导纲吉怎么使用枪支,在拓宽作为射击场的地下室里,Reborn难得耐心的纠正着纲吉拿枪的姿势,比小时候长大了不少的纲吉依旧瘦弱矮小,纤细的脖颈让人觉得只要轻轻一掐就会断掉,但是即使一直维持举着枪的动作,手臂发颤,脸颊因为使劲和忍耐已经憋得通红,汗珠一颗一颗的掉落,他都咬着牙不肯轻易放松。

他害怕Reborn对他失望。

虽然真的很累,也真的很难受。

“放下吧。”Reborn站在一旁凝视了片刻,确认他的姿势没有什么问题,终于松口。而闻言松懈下来的纲吉瞬间感觉手臂沉重得抬不起来,但他没有像以往一样撒娇哭泣,而是满脸欣喜得看向Reborn,希望能得到夸奖。

“做得还不错,蠢纲。” Reborn唇角勾起,没有告诉他这才只是开始,后面他说不定会被折腾到哭。不知道为什么,偶尔想到将这小鬼训练成优秀的猎手,就有一种隐隐的期待和兴奋。

也许是因为难得在自己漫长又无聊的生命里,找到一件值得在意的有意思的事情。

露切在帮小纲吉煮午餐,最近那孩子喜欢上吃她做的面条,可是Reborn除了给纲吉煮牛奶就不会其他的,也没有兴趣学,露切只好时不时过来一趟。她认识Reborn很多年,吸血鬼的生命长到她自认为足够了解这位友人。

她知道嗜血是吸血鬼的本性,即使同为吸血鬼猎人,见识过吸血鬼间的厮杀,Reborn的残忍和冷血曾经也让她感到不寒而栗。她一度认为Reborn是照顾不了这个孩子的,可是眨眼间七年过去,原本空荡荡的房子多了许多可爱的家具,洁白的墙上画满纲吉的涂鸦,那冰冷的气息逐渐被温馨的暖意覆盖。

指甲轻轻划破手腕的皮肤,拳头紧握,血液顺着手腕上的纹路滴入锅中。即使纲吉好奇为什么面条和牛奶的味道那么相似,也不妨碍他喜爱咀嚼面条的口感。令她震惊的是不知道Reborn为什么从没告诉过纲吉他们的吸血鬼身份,也许是因为纲吉的吸血鬼本能还没觉醒,也许Reborn只是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所幸因为Reborn和露切自身的血统足够强大,即使是这样少量的摄取血液,纲吉仍然得以正常生长。

熄掉炉火,露切看向窗外,树枝随风摇曳,平静又自然,一切都看起来正常不过。她蹙了蹙眉,拿出一直收在衣领内的橙色奶嘴,片刻后,奶嘴在手心中发出耀眼的光芒,窗外的景象突然扭曲,露出了不速之客的身影。

“笨蛋狼毒,你的幻术被揭穿了啦。”有着稚嫩嗓音的蓝发少女不耐烦的冲空气大吼大叫“等了那么久,还是直接让铃兰进去杀光他们就好了呀。”

“铃兰。”即使伪装被拆穿也没有丝毫惊慌的绿发青年一手拎起少女的衣领,警告她安静一些,一边彬彬有礼的向露切行礼“露切大人,无意冒犯,我们六吊花奉白兰大人之命,前来寻找八年前出生的半子。”

“是吗?”露切微微一笑,手中握紧的奶嘴放出更加明亮的光芒。






论看自己以前的文有多羞耻→_→说得好像现在就好到哪里去了似的

发表于2017-04-04.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