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渣设定,渣文笔,慎点( •̀∀•́ )】

第五日 云涌(下)
人类是上帝的宠儿。


披着雨衣站在雨中,看着远处狂欢的人群,即使再大的雨都浇不熄他们的热情,生来仿佛就是为了享乐。悄无声息的隐匿在黑暗中,那充满渴望的眼神停留在每一个人的脖颈,双手握拳紧贴在身侧,握得那么用力连手背上的青筋都狰狞的爆出。他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压抑着自己的饥饿。他在等待狂欢的人群中,落单的那一个。

上帝的宠儿又如何呢?还不是吸血鬼们果腹的食物。他这么想着,笑了,雨衣遮盖下的脸狰狞又可怖。一道黑色西装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被舞者牵着手走在无人的陋巷,雨滴砸在纲吉脸上,他疑惑抬头望着天空,淅淅沥沥的雨淋湿了他的脸颊,本来迷蒙的眼神突然清明,他想要挣脱那只手,却被更大力的握紧。舞者漂亮的脸看向他,那原本让他觉得极其好看的笑容却开始变得扭曲。

“Reborn...”他感到害怕,却无法逃走,只好一边颤抖一边呼喊着保护人。

那个舞者蹲下身,用另一只手抚摸着纲吉的脸庞,扭曲的脸上出现着着迷的笑容,“真是可爱的孩子,看起来就很美味的样子呢。”她的手滑下到纲吉的脖颈,轻轻的抚弄那里细嫩的皮肤,锐利的指甲划破了皮肤,纲吉浑身发抖却不敢有动作,害怕也不敢哭出声音,只有眼泪不停地在流,他呼吸急促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怕的人那露出唇外的牙齿,血红的眼睛。

她低头去舔弄纲吉脖子上的伤口,那血液让她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她近乎痴狂的抓住纲吉的肩膀,从来没有遇上如此美味的猎物,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纲吉终于哭出声来,他一边大声哭喊着Reborn,一边用手去推面前的人。

几乎可以称得上撕心裂肺的哭声在陋巷里回荡。

下一刻,就在那个舞者就要张嘴咬上纲吉的脖子时,整个人就这么飞了出去。

浑身是血的Reborn挡在纲吉面前,他低头看了看纲吉,目光停留在那带血的脖子上,眼神瞬间变得阴冷,杀气弥漫。他丢掉手上还拿着的刚才那个挡路吸血鬼的心脏,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挣扎着爬起来的吸血鬼。

五脏几乎都被踹移位的吸血鬼愤怒的爬起来,却被仿佛修罗般走来的人震慑住,跌坐回去,她仰头对上那冰冷的眼睛,发现自己连呼吸的勇气都几乎失去。

纲吉从没见过这样的Reborn,他觉得脖子很疼,但是他不敢说话,只是在一旁抽噎,然而他并不知道,他抽噎一声,Reborn身上的杀气就重一分。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捂住了他的双眼,他被惊吓到立刻挣扎。来人却只是轻轻的抱住他“别怕,我是Reborn的朋友。”温柔的嗓音让纲吉停止了挣扎。虽然充满疑惑,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这个人没有危险。

一声凄厉的惨叫让纲吉吓了一跳,他想拉开遮挡着眼睛的手,却被风制止了。“Reborn怎么了?”

“他没事。”穿着红色练功服的青年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画面,柔声说。

“把蠢纲带开,风。”Reborn没有回头,仿佛早就知道这个人的到来,只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敏锐的闻到空气中的血腥,风已经在Reborn开口那一瞬间就抱着纲吉远离了现场。

“Reborn会不会有事?”忘了哭泣的孩子有些懵懵的,在他松开手后立刻抓住他的衣摆问。

“不会的,Reborn很厉害的。”从口袋掏出手绢温柔擦拭着纲吉哭花的脸,轻声哄着他,纲吉这才看清这个人的长相,白净的脸庞还有束在脑后的长长的辫子。他看见那个人的胸前也挂着一个和Reborn露切一样的奶嘴。“你好,纲吉,我叫风。”

笑容清浅又温柔。

发表于2017-04-04.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