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all27)

【渣设定,渣文笔,慎点】

第六日 觉醒(上)

空荡荡的教堂里,一袭黑衣的人仰头看着耶稣受难像,高处的彩色玻璃透出柔美的光。他没有低头祈祷,只是面带嘲讽的看着那牺牲的圣子。

顺手拿过旁边摆放的一本圣经,翻到创世纪一篇,他随意的扫了几眼,下了结论。“神也不过是个伪君子罢了。”

“你这样的人出现在教堂里简直是对这里的亵渎。”在教堂柔和的光线照射下,那个亵渎神灵的人却看起来像个天使,神父立刻停止自己这样不恰当的想法,提醒自己那个只是个披着好皮囊的恶魔罢了。“六道骸。”

“从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我这一生都不会是一个招人喜欢的朝圣者,我亲爱的神父。”戴着黑色露指手套的左手刻意拂过额头,手腕上显眼的银色手链有着奇特的的符咒图案。似乎故意要让神父看见,而后者则是不悦的皱了皱眉。

“如果神不是骗子,为什么他要求人们献出绝对的忠诚和信仰方才予以赐福呢?允许他考验人类,却规定信仰者不能去质疑自己的神。这不是很可笑么?”六道骸随意的翻动着圣经,继续说着可能会激怒神父的话。

神父无动于衷,这样的话他听过许多,并不足以动摇他的信仰。只是他无意和六道骸在这永远无法达成一致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你究竟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我么?我想来和你背后的神圣的教廷做一项交易。”

“你?”神父嗤笑,“一个欺诈师想和教廷做交易?”

六道骸站起身,将手中的圣经放进神父手中,那双奇特的异色瞳居高临下直视神父的眼睛,他们的距离很近,看着那只血红还印有奇怪东方文字的可怕的眼睛,神父忍不住要向后退,但他硬生生的忍住了这股怯意。

六道骸俯身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六个字。

“那一位的下落。”

原本还能摆出轻松表情的脸颊瞬间变得僵硬,神父紧绷着脸,几乎是大声喝出“六道骸!这不是你可以轻易开玩笑的事!”

“kufufufu,相不相信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六道骸像听到什么可笑的事,嗤笑着站直了身,“教廷引以为傲的信息网看样子也没能给你们带来有价值的线索啊。”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放进神父手里的圣经,转身离开。双手插进风衣口袋,修长挺拔的身姿在门外光线照射下逐渐拉长,慢慢远去。“希望你们记得带柏翠的红酒给我,你们教廷的红酒简直对不起你们那么久远的历史积淀。”

看着那个骗徒嚣张的背影,神父眉头紧皱,原本这么重要的事情不会有多少人胆敢拿来开教会的玩笑,但是六道骸这个男人的来历他从来没有搞清除过,更罔论去猜测对方的目的。神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只是教堂供应的圣经,并没有什么特别,但书页中似乎夹着什么东西。他轻轻翻开,脸颊的肌肉几乎震惊的不会抽动。

那是一片美丽的羽毛。

发表于2017-04-04.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