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六日 觉醒(下)

两年前那次意外后纲吉知道了什么叫吸血鬼,而自己和Reborn似乎都是这种听起来很可怕的生物,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太多自己是吸血鬼的实感,Reborn也不想多说。他并不知道自己吃的食物味道单一是因为里面都有混着血液。

白兰将那些逃跑的人硬生生的撕碎,血肉飞溅,纲吉脸色煞白,那浓烈的血腥味从他的鼻腔钻入,窜进他的大脑,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一种不可名状的饥饿感在他的胃部开始灼烧。

他从没直接吸食过血液,吸血鬼血统中的嗜血性被压抑了那么多年,在这血腥前被刺激得一下子爆发出来。
他捂着肚子想要将那饥饿感抑制住,然而饥饿感剧烈到似乎要融化他的胃。人类的血液……这时再嗅到之前那浓烈的让人想要呕吐的味道,纲吉感到一种陌生的但又毫不突兀的渴望,口腔中的唾液开始分泌,看着那些人身上滴下的血液带给他的视觉冲击刺激得他几乎要发狂。

Reborn赶到时就看到暴虐失控的白兰虐杀着人类,几乎像玩乐一样随意却用尽残忍的手法,六吊花的狼毒似乎也赶到不久,正用幻觉隔绝开这个角落,防止被游乐场中其他人类发现。而纲吉躲在一边,看起来极其痛苦的就要蜷缩在地。怕褐发小鬼那么胆小会被眼前的场景吓住,Reborn立刻走上前去想将他带走。

纲吉抬起头,漂亮的棕色眼睛此时是妖艳的血红,那精致又阳光的脸蛋满是阴郁,过长的犬齿露出唇外。但是他又泪流满面,看见Reborn想要伸手抱过去,却强逼自己收回手一步步退后。“Reborn……纲吉没事。”他这么摇着头,跌跌撞撞,狼狈的想要远离。

他闻到Reborn身上的味道,那是他非常熟悉的味道,在每一天清晨睡醒的怀抱里,在每一次进食的食物里,在他过去几年来生活的空气里,在他身体的每个细胞里。
纲吉已经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压制自己,力气大到他忍不住颤抖,他不想承认,他很想扑上去咬住Reborn的脖子,几乎就要抑制不住。怎么可以呢?怎么可以伤害Reborn?

Reborn沉默的看着纲吉的挣扎,突然抬脚向纲吉走来。
纲吉惊吓的几乎踉跄倒地,尖叫着“不要过来。”

只是迈了几大步就走到纲吉面前,将他抱了起来。自从纲吉满五岁以后,Reborn就再也没有抱过他,这时抱在怀里才发现当年那个小豆丁确实长大了不少。

被那无比渴望的气息包围,纲吉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失去理智一般张嘴狠狠地咬上Reborn修长的脖子。冰凉的血液滑入他的口腔,再顺着滑入胃袋,那饥饿感稍稍有些平复随即又再次燃烧起来,丝毫不满足。纲吉更用力的咬下去,Reborn的脖子几乎都是血污,然而他只是保持着抱着纲吉的姿势眉头都没皱一下,左手轻轻的按住纲吉的后脑勺。

白兰终于停下,原本的一身白衣已经全部染红,他脸颊上还有着被喷溅的血液,整个人如同一个疯子,他后知后觉想起纲吉,那个胆小的小孩会不会这样的他吓到。

他回头看见Reborn抱着他的纲吉,不悦的眯了眯眼,视线落在纲吉身上,那埋在Reborn颈边的小脸同样布满血污,那孩子还像个小兽似的在呜咽,似乎想要阻止自己又无可奈何,几近崩溃。白兰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

对上Reborn充满敌意的眼神,收住了想要上前去带走纲吉的念头,满是遗憾的望了望那个可爱的褐发孩子,转身离去。狼毒仍然安静的站在角落,似乎因为白兰的吩咐,在等着密鲁菲奥雷的人前来收拾这里的残局。

听见怀里的孩子在呜咽着,Reborn终于开口,言语缓慢又不容置疑“没有关系,蠢纲,我不会因为你咬了我几下,喝了几口血,就死掉的。”

发表于2017-04-04.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