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all27)

第七日 狩猎(上)

教廷收到那片美丽得不应该在凡间存在的羽毛后,依然没有丝毫动静。

六道骸并不为此感到着急,他知道所谓神圣的教廷只是一群比他还贪婪的骗徒,现在只不过在评估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去试一试他提供的线索。

他此刻正在他昏暗的住所中翻着手中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有着一个褐发的孩子,从还是婴儿到逐渐长大的每个时期。

“彭格列的大法官Giotto,彩虹的大法官Reborn,就连玛雷的白兰……”六道骸微微有些讶异,“真是厉害的孩子。”

放下照片,捂住自己开始抽痛的右眼,“kufufufu,真是期待和你相遇呢,沢田纲吉。”诡异的笑声在他居住的幽暗的阁楼里回荡。

阁楼中的小窗户透出些许光,照清了阁楼的角落,那里放置着奇怪的枪具和看起来年岁已久的银弹,布满灰尘。六道骸面前的桌上放着另一盒精致的玻璃瓶。里面银色的光芒流动着,在昏暗的阁楼里显得耀眼。

他用另一手抚摸着那流动的银色,被手掌遮挡住一半的脸颊神色温柔。

“把这些东西都打进你的血管里,一定非常有趣。”

“尊贵的半子。”

照片上逐渐长大的孩子有着坚毅的眼神,还有他额上燃着火焰时,那回头一瞥的惊艳身姿。

乔神父抚摸着那美丽的羽毛,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感叹着上帝的荣光。他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基督徒,曾经的他只是街头的小偷,活得卑微又肮脏,后来他得以摆脱那些不堪的过去,假装成一个道貌岸然的绅士,直到披上这身黑衫。

他信教是为了洗清自己的罪孽,也是为了保住现在安逸和被人尊重的生活。即使遭到像六道骸之流的讥讽,他也不愿意承认信仰的虚伪,但是逐渐的,他真正的受到教义的感化,成了坚定的基督徒。

而眼前,这是活生生的,上帝存在的证明。

几乎是热泪盈眶的捧那片羽毛,他深信这是命运的感召让他得到了见证奇迹的机会。虽然之前从教廷里透露出来这样的消息,他还不敢相信。然而他并不打算上报给教廷,他很清楚教廷里的都是些什么人,手握权柄却并不是那么虔诚。他也很清楚这样重要的线索六道骸所要交易的东西是什么,在哪里。

所以,他准备将那件东西偷出来,正如他多年前所精通的那样,并独自前去和六道骸交易。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维护上帝的荣光。

他这样对自己说。

教堂有人进来的声音让他受了不小的惊吓。

他立刻收好羽毛,走出去。

一个头发卷曲,穿着奇怪奶牛装的少年跌跌撞撞的走进门,摔倒在椅子后,腹部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

“您没事吧?”神父连忙奔向前,他认出那个是贵族波维诺家的少爷,多年前这位少爷刚出生时还是他主持的受洗仪式。“蓝波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少年极其痛苦的呻吟着,根本没法回答他。

教堂外传来喧闹的声音。

“我的上帝啊。”抬头看向外面的神父吃了一惊,有数百个吸血鬼追着蓝波少爷而来,却不敢轻易踏入教堂,似乎很忌惮神父。与那些人对视着,神父紧紧握住十字架擦手祷告。黑夜中那血红的光点闪烁。

他想起十五年前被许多人当成秘闻流传的一桩找不到凶手的屠杀案,即使他没有去过现场,却能猜到所谓的找不到凶手不过是因为做下这些事的就是这些黑夜中的魔鬼。神父的腰侧绑着一柄装填了液态银的手枪,但是却不敢随意抽出来激怒他们。

等了许久发现神父似乎没有什么攻击他们的能力,外面的吸血鬼准备杀入教堂,神父正在祷告的手悄悄伸向手枪。

一声少年稚嫩但是充满威严的声音打断了双方的剑拔弩张。

“等你们很久了畜生。

今天先搬到这里T^T感谢小天使的红心

发表于2017-04-04.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