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七日 狩猎(中)

明亮的金黄色火焰一闪而过。

神父只来得及看见那些吸血鬼们一下子炸开,被火焰吓住,不敢正面迎击。那火焰的主人落在教堂门前,金棕色的眼睛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蓝波,语气温柔的对神父说“麻烦您照顾一下他。”

神父不由自主的点头,在那双温和的视线下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浪费时间。”一声冷哼,另一个黑发少年提着奇怪的拐型武器追上那些想要反击的吸血鬼,看起来很热衷于这种单方面碾压的感觉,嘴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

听着外面传来的惨叫声,额头燃着火焰的少年叹了口气,“又乱来了恭弥。”他的双手点燃火焰,最后朝神父安抚似的点了点头,利用火焰的反冲力离开了原地,一记手刀将迎面而来的敌人击倒,将手中的一个奇怪的银制容器卡进对方的胸腔。

“不会让你们没有接受戒律审判就轻易死掉的。”纲吉轻声说,脸上是不容置疑的坚定。“那么随便的死怎么对得起死不瞑目的人呢?畜生们。”

“还以为你不会有放狠话的时候呢。”黑发少年丢下已经无力反抗的对手,转过身来时凤眼半眯,似乎饶有兴趣。上下打量了一下平日里温顺得像只兔子的少年。

纲吉却放下那个被银制容器卡住心脏而不能动弹的吸血鬼,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黑发少年身旁狠狠的击向意图偷袭的家伙。他没有回头看,只是背对着黑发少年,严肃的目视前方,刚才逃窜的吸血鬼们像是收到了严厉的命令,重新聚拢过来,准备拼尽全力抵抗。黑发少年有些不满刚才纲吉的举动但还是转身与纲吉背对背,跃跃欲试得看着眼前的渣滓。

白兰下完就算是死都要打赢那个孩子的命令,好整以暇的坐在屋顶上围观着打斗的现场。他看着黑发少年流畅的格斗技能和比吸血鬼都不遑多让的速度,赞叹的点头,他听桔梗报告过那是吸血鬼猎人中新崛起的翘楚,跳马迪诺的徒弟,而且与他的纲吉一般年纪,看样子很有希望长大后取代其中一位彩虹法官。不过他的目光更多的停留在那个褐发少年身上。

那个可爱的孩子有着长开却依旧显得有些娇小的身量。明亮的火焰像祈祷般挥舞着,那令人觉得赏心悦目的格斗动作想必是出自晴之彩虹法官的悉心教导。即使是他手下优秀的士兵也拿这两个孩子没办法,而且白兰可以看出他的纲吉并没有很吃力,甚至可以说是轻松的解决着。他忍不住送上最诚挚的赞叹,纲吉的火焰就像他的人一样,看似柔弱却无比坚强,耀眼得很。

这是他的少年。

成长到了足以让他欣喜的样子。

白兰的目光追着高速移动的少年,轻松的看清少年脸上的表情,那战斗中一直微微皱起的眉心,让白兰很想伸手抚平。

“如果不喜欢的话。”白兰轻轻捏弄手中的蔷薇花瓣,轻声说。“到我身边来如何?”

“白兰大人,今晚的计划都被提前做好准备的猎人们打乱了。”桔梗有些着急的上前来禀报。

白兰丢掉手中的花朵,周身的气息冰冷得让桔梗把想说的话都吞了回去。“去找出那个内奸,我要亲自审问。”

“是。”不敢怠慢,立刻着手去执行命令。

最后扫了一眼耀眼的少年,白兰的眼神里有了些许温度,却像筹谋着什么似的低声笑了,快速的消失在黑夜里。

这边缠斗着的双方依旧难解难分,但是很快纲吉发现敌方都在一瞬间开始撤退,拦住了想追上去的黑发少年,指了指那些被他们放倒的人,“蓝波受伤了,先看顾他要紧。”

不满但是也没反对的少年收住了前进的脚步,跟着纲吉回到教堂。那个他不是很喜欢的卷毛被神父料理过了伤口,已经缓过来的坐在长椅上眼泪汪汪,纲吉立刻赶上前去安抚,他在后面不爽的发出一声鼻响。“真没用。”

“云雀恭弥!”炸毛的卷发少年。

“好啦,蓝波为了帮我们引来诱饵才受的伤不要这样说他嘛。”没有了火焰的少年笑的温柔,温温顺顺的气质让云雀恭弥有火也没处发,只能转身自己走了。习惯了他的独来独往,纲吉并没有太在意,只是目送他远去后才收回目光扶起蓝波,向乔神父道谢。

送走了两位少年,亲眼目睹了猎人与吸血鬼间的争斗,神父默然无语,只是坚定了与六道骸交易的决心,在他看来猎人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而上帝的荣光,绝对不能落在任何一方的手上。

发表于2017-04-05.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