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七日 狩猎(下)

风的古堡里,彩虹法官罕见的全员聚在一起,气氛凝重。教廷已经持续三年之久从各方面对吸血鬼进行围剿,吸血鬼们尤其是低阶吸血鬼的生活不堪其扰。最近教廷有将手伸向贵族的趋势,那些一直看好戏的贵族们也坐不住了,纷纷指出负责维持戒律的彩虹法官有义务出面与教廷谈判,彩虹法官们都不情不愿的前去和教廷谈判,但是一方趾高气扬一方气势汹汹,闹得最后双方不欢而散。

Reborn却根本不理睬其他人的沉默自顾自的翻阅着威尔帝交给他的报告,那是纲吉这些年来的身体检查。即使是吸血鬼,这些人类的高科技也是值得一试的东西,甚至结合上吸血鬼的特殊能力时更加适合他们使用,而威尔帝这个技术控将这样的技术发挥到了极致。

纲吉的火焰,是令Reborn骄傲但是难掩担忧的地方。彭格列的血脉拥有着使用火焰的能力,但是纲吉的情况很特殊,他深怕纲吉的身体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

那个孩子是个优秀的猎人,嫉恶如仇但是却不会滥用自己的力量,即使是对待敌人也不会使用残忍的手段,继承了Giotto血脉,个性也颇为相似。

觉醒本能之后似乎因为伤害了他而感到愧疚并且对吸血鬼的身份没有太多的认同感,纲吉在进食血液方面都十分的克制,只是在那些关押的古堡里的囚犯身上抽取血液满足基本的进食量,明明才十三岁却仿佛背着一个不应该有的略有些沉重的东西般克制着。

打破沉默的是下属匆忙的进来汇报在各处埋伏密鲁菲奥雷的战果。听到与纲吉有关的内容,视线立刻离开了手中的报告,得知纲吉毫发无损并且抓住了不少密鲁菲奥雷的士兵,Reborn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却并没有发觉经过12年的相处,他已经不自觉的将所有关于纲吉的事都挪在第一位优先考虑。

这样的好消息改变了之前沉闷的氛围,抓住密鲁菲奥雷的人就意味着有希望通过他们重新弄清多年前那件事的真相。

至于四处添乱的教廷,露切目视了一眼史卡鲁,对方立刻了然的点了点头。虽然同为法官,但是身为人类的他指挥不属于吸血鬼的猎人们去给教廷找麻烦只能算是党派之间的争斗,不能让教廷干涉到他们对白兰的发难。
风双手交叠放在桌上,他看着所有人的反应,最后出来表态,“如果到了必要的时候仍然有问题的话,教廷可以交给我来解决。”

这一句话震住了所有人,连Reborn都抬眼看了看风。风的身份很特殊,他身为彩虹法官却并不是猎人,但他却比身为大空的露切还能代表公正,因为他的使命是守护沉睡的先祖,先祖的下落只有他知道,一旦发生严重到需要唤醒先祖的事件则由他作为代言人请出先祖。所有的吸血鬼哪怕叛逆如白兰都不敢轻易动这个人,因为冒犯他等同冒犯先祖,当初Reborn选择寻找他来庇护纲吉就是为此。

这个一向对所有事情都不为所动的风竟然立场鲜明的站出来表态确实令人惊讶。风并没有打算解释的意思,就像他当初毫无理由的答应Reborn庇护纲吉,他只是温文尔雅的这么坐着,笑容清浅。

露切点了点头,“那么真的如此的话就麻烦你了风。”


教廷三年来的忙碌神父都看在眼里,吸血鬼与教廷,吸血鬼与猎人,所有人都在争斗个不休。他等候了这么久终于寻找到了时机可以偷取那样东西。他并不着急,就像六道骸,即使偶尔还会来教堂见见他却从不催促。

“我已经等了许久了,不在乎多等些时候。”

是的,就像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没有十足的把握和面对可能极其可怕的后果的决心,怎么能守护上帝的荣光呢?

而冷眼看着教廷争斗了三年,六道骸深知时机正在到来,他筹谋了许久,却并不觉得三年的时间难过,为了最终的目的,他可以利用一切人,包括他自己。

发表于2017-04-05.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