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八日沉迷(中)

“…上帝惩罚他终生流浪,只能以吸血为生,虽然永远不会死,但他必将受到所有世人的追杀。”优雅的嗓音讲述着圣经上的故事,语气虔诚,仿佛是在阳光明媚的下午,为好奇的孩子讲述那遥远的传说。

昏暗的阁楼里,六道骸姿态悠闲,他泡好了两杯最好的咖啡,但是客人一点也不领情,他自己这杯都已经见底了,可对方仍然丝毫未动。

液态银在血液中流动,纲吉感到浑身僵硬,行动都变得迟缓。他脸色发白,紧张的坐在沙发上。

“不用担心,我有控制液态银的量。”他示意了一下手指上的小针,“这只会让你行动缓慢,我暂时还不会杀死你。不过等你身上的液态银代谢完就不一定了哟。”

“你是猎人吗?”

“我是猎人,我知道你也是。”看见对方讶异的眼神,冷笑道,“你该不会以为除了围着彩虹法官拍马屁的那群人就没有猎人,而就凭你这个三脚猫的功夫就能算是猎人了?你的监护人真是能干。”

“先祖该隐留下十三氏族,其中一支传承至三代以后受到当时降临世间的大天使的赐福,接受了洗礼后成为了吸血鬼中的叛徒,遭到驱逐。这一支血系从此世代为猎人,拥有超过吸血鬼数倍的实力,同时因为他们曾被赐福,只要为上帝服务,甚至有机会变成普通人。当然后面这句话其实不过是哄骗他们自己罢了。

“那位大空露切和雾的玛蒙都是这个血系仅存的后人,所以你们那些吸血鬼倒戈成为猎人不过只是跟风追随而已,玩的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的游戏。人类中的猎人都是生来具有强大的天赋,有的是牧师,有的是所谓的驱魔人,有的则是像彩虹之雷威尔帝,纯粹是对吸血鬼感兴趣罢了。还有的像我,是只要有人付钱就愿意动手的赏金猎人。只要对方是吸血鬼。

“kufufufu,像不像一群下三滥的乌合之众?”

说到这里,六道骸仿佛说着什么可笑的事,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纲吉从未在别人那听说过类似的事情,难以分辨真假,默然无语。

六道骸笑完,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眼中的恨意浓烈得让纲吉忍不住要打寒战。“所有人里最可笑的就是你和你的监护人了。半子阁下。”

“半子?”从未听过的名词被用来形容自己。

“一个从出生就背负恶毒诅咒的人。”一字一顿,仿佛刻意煎熬对方,掷地有声。他看着六道骸那个诡异的红眼,被对方扭曲的神情吓到。六道骸突然拉起他的手按在那只眼睛上,四周的所有景象都扭曲,像刮起了很大的风,他不得不把眼睛闭上。

再睁开眼睛时,他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铺着碎石子作为路面的街道很安静,那些古旧的民房很
陌生,还有标牌挂着奇怪的东方文字,像是一间餐馆。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见六道骸,而原本安静的街道上传来尖叫声,餐馆中似乎出了什么事,他立刻跑上前去推开那扇门。

温热的血液飞溅到他脸上,他呆在门前。

一个男人正趴伏在另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身上啃噬着,明明穿着西装道貌岸然的模样,却双眼血红,如同魔鬼。
“相信吗?他是你的父亲。”六道骸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吓了一跳的他立刻重新将视线投在那个人身上,与自己的长相并没有太多的相似点,直觉却告诉他虽然难以置信,但六道骸没有说谎。

“这一条街上的人都被他杀光了,而他在屠杀之前曾是彭格列大法官的左膀右臂,道貌岸然,据说前途无量。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失控,在这次屠杀后他就被处决了。”

“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六道骸凑近,近距离欣赏着纲吉脸上的恐慌和挣扎,“就像你一样。”

“你迟早也会像你的父亲一样,变成这样的魔鬼。说不定第一个杀的就是你那个不可一世的监护人。”

被触到逆鳞,纲吉狠狠的伸手粗鲁地推开他的脸,再一次碰到了那只血红的眼睛。场景又再次扭曲,他看见扭曲的画面中有一个蓝发的男孩在父母的尸体前失声痛哭;看到那个男孩在孤儿院被孤立;看到他被小孩子丢来的石头砸破了额头,“去死吧怪物。”;看到他怨恨的眼神;看到他躲在无人处悄悄的学习黑魔法;看到他第一次猎杀吸血鬼时恐惧和不安…...

“够了!”他听见一声怒吼,一股拉力将他拉回现实,四处的场景恢复成原来的阁楼。他看到六道骸捂着那只眼睛,脸色苍白,恼怒的瞪视着他。








阿骸沦为解说→_→

发表于2017-04-06.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