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八日 沉迷(下)

“你看见了什么?”六道骸的样子有些狼狈,带着一种秘密被人窥探了的羞辱,他用另一只手掐在纲吉的脖子上,声音嘶哑。

纲吉抓着六道骸用力的手,极力挣扎。那只手腕上奇怪的手链正在发光,让纲吉极其难受。

“都是因为你们这些人…”

“都是因为你们…”

六道骸像是陷入了一种汹涌而来的恨意中,近乎癫狂,周围的空间再次扭曲。纲吉双眼赤红,视线模糊着看向周围的场景变化。

蓝发的男孩背着瘦小的女孩,被医院的医护人员赶出门去,“没有钱还治什么病啊?”

“听说那两个孩子的父母都被杀掉了。”

“天啊…”

“凪….”根本没有理会背后的闲言碎语,蓝发男孩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那个女孩,但是他却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哭泣,他极力得忍耐着,不让她听出来。“不要睡着。”

“哥哥,为什么爸爸妈妈不来?”女孩虚弱得问,长期生活在病床上,离开了赖以生存的机器,连呼吸对她来说都极其吃力。

“他们在家里等我们呢。”

“可是…那里不是回家的方向呀…”女孩的声音渐渐微弱。

他没有回答,只是说着“凪,不要睡着。”

樱花的季节里,绚烂的花朵开得那么夺目,他没有抬头看,只是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躯背负着唯一的亲人,一步一步得向前方走去,像背负着自己的整个世界。一阵大风刮起,地面上的樱花花瓣被风卷起掠过他眼前,那美丽却象征死亡的花瓣迷了他的眼睛。那些正在失去的东西他都无法抓住。

“不要睡着….”

“不要…”

最后,一片空白中只余下那记忆里令人心碎的呢喃。

纲吉伸出手,捏住了向他飞来的花瓣。

抬头看向面目狰狞的六道骸,他松开了捂着眼睛的另一只手,那眼睛旁有着诡异的黑气,他拿起旁边放置的玻璃瓶,那流动的银色让纲吉下意识的警惕,但六道骸钳制他的手极其用力几乎要掐断他的脖子。

“你是天使和吸血鬼结合的产物。”六道骸一边单手将玻璃瓶压入特制的手枪,一边说着,即使面孔狰狞,语气却意外的平静。“从出生开始就不被祝福,被神诅咒,注定一生虚妄。历史上和你相同出身的人,都沦落为权力者的武器。就连你的监护人,用尽各种手段都无法压制自己的疯狂。”

“不如,让你们自相残杀来得更让人痛快些。”六道骸将手枪抵在纲吉的耳后,“和你仅有的理智说再见吧,半子阁下。”那银色就这么被注入了血管中。

纲吉感到陌生的冰冷滑入血管,睁大了眼睛,手中还捏着刚才幻境中的花瓣,他不知所措,毫无反抗。他想起很小的时候Reborn将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他害怕得一个人缩在床上哭,哭累了就睡觉,睡醒继续哭,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那种可怕的孤独感。他的身上涌出火焰般的光芒笼罩着他,六道骸感到钳制着他的手一阵刺痛,不得不松开了手。

与此同时他被人狠狠击倒,那支手枪也从手中脱出。
“Reborn…”几乎哽咽的声音,纲吉想着这个人,脱口而出。那昙花一现的光芒已经消失。

“小纲吉,叫错名字是对救你的人的大不敬哦。”

阁楼天窗透进的光线照在男子一身白衣上,看不清他的脸。但那声音纲吉是记得的。

“那么,六道骸君的故事讲完了,剩下的交给我就好。”目视着挣扎爬起来的六道骸,白兰将他觊觎已久的少年抱起来,那并不重的身量让他笑了笑。

“小纲吉还是那么小呀。”

“白兰…”

纲吉看清了男子脸上的刺青。

“是的哟,白兰来接你回去了。回到你一开始就该去的地方。”







又一次诱拐O_o一群大变态

发表于2017-04-06.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