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九日身世(上)

看着白兰带走了那个半子,六道骸才缓慢得从地上爬起来,丝毫没有猎物被人抢夺的不满,唇畔一抹冷笑,抚摸着刚才被击伤的痛处。“希望你如愿以偿,白兰大人。”

他捡起那柄掉落的枪支,里面的银色液体已经所剩无几。眼神落在地面上,昏暗的光线下,他看见一片樱花花瓣掉落在地面,不解得皱了皱眉,再次弯腰捡起那片花瓣,却在触碰到花瓣的一瞬间左手的手链突然收紧,手背的符咒亮了起来,那一瞬间的疼痛令六道骸差点失声咒骂。

收回了手,眯了眯眼,思考着花瓣的来历,最后只是一脚踩了上去,碾成灰尘。


什么是半子呢?

你的母亲是天使,你的父亲是吸血鬼。

你的身上既有神性,又有无法抑制的疯狂。

你因这不容于世的爱情而降生,也因此被命运诅咒。

你将同吸血鬼一样,既入不了天堂,也无法堕入地狱,这世间将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你却无法像天使那样,获得神的宽恕与拯救,你将永远被排斥在外,永远不被接纳,永远一无所有。

直到死亡的尽头。

Reborn是一名出色的老师,在纲吉接受教导时,风这么说,他很懂得怎样激发学生的潜能。纲吉当时却想,如果他的激发是指痛殴的话,那还确实是无人能及。

但现在,他宁可被Reborn好好教育,痛殴上十次。

他在思念着Reborn,虽然仅仅离开了他不超过24小时,虽然那激烈叫嚣的饥饿感还在作祟,虽然他还停留在一个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面对Reborn的茫然中,但是,他发现他在思念着Reborn,只是想要看看他。似乎如果此刻没有机会,将来也不会有机会了。

他想起白兰说的话。

“小纲吉,你知道吗,吸血鬼的秉性就是追随自己的欲望,毫无节制,不择手段。”

“当吸血鬼极度渴望特定一个人的血液,往往是因为爱上了那个人哟。”

“度过十二年的时间,对我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轻松,”看着纲吉骤变的神情,白兰倾身向前,轻声细语,靠着纲吉的耳边,仿佛在说着什么情话,“但是对于你目前为止全部的人生来说,却足够你爱上一个人。”

他不知道纲吉虽然震惊却很快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像六道骸说的那样,我会想要杀害身边的重要的人。

只要不是这样,就好。

白兰并不知道六道骸给他的少年注射的东西是什么,却不妨碍的他猜到,纲吉的目光无神,就这么大睁着眼睛,气息微弱。他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而是用手摩挲着纲吉的脸颊,将纲吉搂在怀里,嘴角挂着残酷的微笑。

“没有关系,睡吧,小纲吉,睡醒了一切就好了。”

“没有了其他人,只剩下你和我。”

“那时候,你才会完完全全是白兰的。”

发表于2017-04-06.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