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九日身世(下)

“哦?”尾音上翘的语气词饱含杀气。

“可能白兰觉得比起你来说,那个新生的半子更好掌控吧。毕竟那个孩子身上的神性比你还要强,更有价值。而你,已经是个阻碍了。”

“所以,我只好让你有价值一些的去死。”

“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

“不过,”Reborn冷笑一声,“我可没打算陪你玩。”他的右手无名指微不可查的碰了一下手枪,装满普通银弹的弹夹落地,左手指缝间夹着的另一个弹夹被轻轻的弹飞起来,右手手臂微抬将弹夹接住,单手利落的上膛。整个过程几乎都在瞬间完成。

一声枪响。

伴随着镜子碎裂的声音,钢琴线一根一根的断裂。

Reborn的身影在镜子碎裂的瞬间已经消失,与此同时窗帘微动,玻璃碎了一地。

“特殊弹吗?”威尔帝不屑得轻哼,他伸手按了墙纸旁被Reborn 击中的机关,“我制作的监牢,逃走也是要吃苦头的。丧家犬。”

开启了特殊光照的房间里密密麻麻布满了紫外线。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很多年前,Giotto对站在血泊里的Reborn说。

“戒律里,杀亲是重罪。”

“那又怎么样?我早就想杀了他了。杀亲?他算我哪门子的亲人?去他的狗屁戒律。”还是少年的Reborn赤红着双眼,转过头来时,原本停留在侧颈的曼陀罗花图案随着他的暴怒,逐渐在爬上了他的脸上。

Giotto吃了一惊。

“藤蔓?”

Reborn挥开Giotto伸过来的手,暴怒的神情有了些许的平静,警惕得向后退。

“你打不过我。”Giotto收回手,清冷的嗓音不怕继续激怒少年似的说着这样的话,“被抓住是迟早的事。但是你谋杀了一名亲王及其亲族,他的血系会不遗余力的追杀你,即使逃到别的领地你也会被驱逐。违反戒律的人,最后不是被杀死就是被送去古得丽斯堡,接受永生的刑罚。”

然而这样的话换来的是少年不屑的轻哼,逐渐冷静下来的他捡起血泊中的帽子,弹了弹上面不存在的灰尘,戴上,鬓边卷曲的头发衬着他姣好得到面容,脸上的曼陀罗花纹极其妖冶。

“我活到现在,只是为了等这一天而已。”

“我从动手那一刻开始,就没想过要逃。”

倨傲的神情,毫不回避的直视着眼前这个彭格列的大法官。

“你真笨。”Giotto轻笑。“像个普通的小孩子一样,哭着让我放了你不就好了,说不定另一条路更好走呢?”

“普通的小孩子可不会杀死自己的养父。” Reborn冷冷得回答。“我也不想要自己血管里流着吸血鬼肮脏的血液活着。法官大人,把你的施舍留给你的那些同类吧。”

“我说你笨是因为,你都从来没活过,怎么就知道活下去不会更好呢?”










被紫外线照射的全身都在灼烧。Reborn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从他被Giotto救下来的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陷入这样狼狈的境遇,所有人都说他是天生的猎人,不少吸血鬼背地里喊他死神。

勉强撑到那家餐馆门口,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他才惊觉自己去追查叛徒扔下纲吉离开了那么久。

Reborn的脸上被直接灼伤的狰狞伤口,与他目光中的寒光相映。

“白兰。”



发表于2017-04-08.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