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all27)


第十日沉睡(上)

“纲吉,纲吉。”

沉在一片黑暗中不停下坠,纲吉听见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呼唤着他,那么温柔,那么清晰。

他看到眼前的黑暗出现了一圈光芒,在光芒中站着一个有着巨大六翼身着白袍的天使,羽翼上的羽毛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却刺激着他长久未能见光的眼睛,让他泪流满面。

“纲吉,到我身边来。”

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对他说。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是无法阻止自己的下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抓住。

“我过不去。”他流着泪,双手在虚空中徒劳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我过不去。”

“傻孩子。”

一个男声在他耳畔响起,他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停止了下坠,抬头看见那个男人与六道骸幻境中一模一样的脸。他看着男人温柔的神情,丝毫没有那幻境里让他害怕的疯狂。

“我们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天使也来到他身边,收起了巨大的羽翼,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她伸出手拂去纲吉脸上的泪痕。

“不要哭了。”

“我们在这里,不要哭了。”







初春静谧的午后,小鸟啼叫清脆悦耳,这是个很好的季节,树枝上苍翠的绿叶在微风中摇曳。

树下,褐发少年闭着双眼,睡容恬静,似乎很享受树荫下的阴凉,让人不敢出声去惊扰。远远看去,那清秀又细致的眉眼令人赞叹,他只是轻轻的合上眼睛,却仿佛连时间都因此而停滞,不愿惊扰了他的安眠。全世界都在轻声细语,等着他睁开那流转的双眼。

但已经永无可能。

云雀恭弥站在棺材前,看着躺在白色花朵中央的少年,看着趴在棺材前无声啜泣的蓝波,恨恨地抓紧了手中的浮萍拐,不知道该挥向身边的人还是挥向那躺着不愿醒来的人。

史卡鲁握着花束,拼命得忍住不让自己哭。

迪诺只是沉默,但眼神中藏着的悲伤却几乎要满溢出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城堡中一个被遮蔽的严严实实的窗口。

Reborn就站在厚重的窗帘后,透过微小的缝隙,远远看着。他想伸出手去将那个少年抱起来,将他藏起来,藏到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这样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偷走他了。

但他无法向前一步,那微小缝隙中透过来的紫外线都已经让他感到致命的灼热。他只能站在那么远的地方,不敢轻易眨眼,怕自己不注意下,那个少年就会化成灰烬。

那是他的少年,他却无法触碰。

外面的阳光灿烂,充满生机,室内的黑暗却是一片死寂,这是两个永远无法交融的世界。

露切连忙上前去将Reborn拉回来,阻止他仿佛自残的行为。Reborn只是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他只是陷入沉睡了。”

“只是沉睡而已,只要醒过来就好了。”露切低声说。“就像先祖一样,沉睡,直到被人唤醒。”

Reborn的手指颤了颤,却不知为何。

发表于2017-04-08.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