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all27)


第十日沉睡(中)

主的天使向玛利亚报喜,
她因圣神受孕。

我是主的婢女,
请照祢的话在我身上成就。

天主圣子降生成人
居住在我们人间。

居住在我们人间。
使我们堪当承受基督的恩许。

六道骸听着那伴随钟声后的诵经声,看着神父虔诚的模样,嗤之以鼻,他并没有打断对方,只是耐心得坐在一旁,盯着那描画着庄重花纹的红木盒子。他的眼睛流出贪婪的光芒,他知道那就是他想要的东西。

六道骸抚弄着手腕上的银制手链,那上面镶嵌着各式细小的宝石,非常精美,却让人觉得不详。那永远都是冰冷温度的手链使他想起了多年前丢失了凪的傍晚,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久远他几乎要忘记自己曾经活过,而不是一生下来就是这一副行尸走肉,只为了复仇的躯壳。

他再抬起头看向神父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血红的右眼,里面的数字开始变化着。

神父紧握十字架,尽量让自己如往常一样平静地诵经,他偷盗了圣物,来换取一个奇迹。他愿意为此堕入地狱来赎罪,但是他仍虔诚得祈祷着,祈祷他的偷盗将会为人间带来福音。一想到那现世的天使,他激动得双手颤抖。

三年来,他为了教廷兢兢业业,原本就不低的地位因此更水涨船高,在一位大主教逝世后,他接替了那个位置,正式走入了教廷的权力圈,并且得到靠近圣物的机会。

天主,求把祢的圣宠注入我们心中;我们既得天使的预报得知祢的圣子降生成人,亦直著他的苦难及他的十字圣架,获享复活的光荣。因我们的主基督。

我的罪孽已经无法清除,当我将手伸向那名为谋杀的恶魔时。

我愿为此受尽我主基督曾遭逢的劫难。

阿门。

他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结束了祈祷。他缓慢得转身,却惊觉六道骸几乎贴着他的后背站着,手中的三叉戟抵在他的颈间,泛着银色的光,他浑身僵硬。

“我的老朋友,我非常感谢你做的一切。”

他听见那个骗徒饱含深情的说。



白兰捏弄着手里的棉花糖,将它搓圆搓扁,这么玩弄着没有要吃的意思。入江正一端坐在一旁,作为白兰的亲信,他很清楚这个人此刻是在紧张,紧张着一件非常在意的事情。他说不清白兰到底是对事情的成败着急还是单纯为了那个孩子,因为不管哪一个都会让人难以置信。

“就快了。”白兰自言自语道。

“就快醒来了吧。”

已经是多年的谋划,为了这一个时刻,白兰甚至不惜设计谋杀了Giotto的近亲,并借此抨击彭格列。玩弄权谋和人心,手段层出不穷,连玛雷大法官的位置都不是用什么光明手段得来的。但是此刻他却第一次像是毫无把握般在紧张着。

入江正一把这些细节都收在眼底,多年来和白兰的相处让他知道分寸的所在,他假装毫无所觉。

毫无察觉这可能是让白兰致命的关窍。

发表于2017-04-08.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