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日沉睡(下)

“风也没有唤醒他的办法吗?”Reborn这样问,虽然问出口时他已经知道答案。

“如果自己没有醒来的欲望,谁也不能将他唤醒。Reborn。”露切抬头看着Reborn的眼睛这样说。

“露切?”

察觉到对方的话语中意有所指。

“该醒来的,是你呀。Reborn。”

说完这句话,露切狠狠的拽着Reborn,在Reborn以为自己要摔倒时,他眼前的场景一下子分崩离析,像洪水般褪去,露出了古旧的天花板。

他的视线和他的思维都一瞬间变得清明,唯有目睹纲吉仿若死去的那点心痛仍让他心有余悸。他猛地坐了起来,看见黑暗中风和露切赤色的瞳孔。

“纲吉呢?”

风的神情有些微妙,他没有回答,而是和露切对视了一眼后说,“你已经沉睡了三个月,Reborn。”言外之意,他需要知道的不仅仅是纲吉的下落,或者知道了,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不管当初纲吉遭遇了什么,现在也几乎来不及了,来不及再做些什么。

Reborn狠狠得闭眼又睁开,身上被紫外线灼伤的创痕已经不复存在,在自己漫长的生命里第一次感到对时间流逝太快的恨意。






“你们是来带我走的吗?”纲吉看着他的父母,双手扯着他们的衣袖,殷切得问。

天使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不哭了,我已经不哭了,可不可以带我走?”纲吉几乎要恳求。

天使指了指他胸口心脏的位置,“可你依旧在呼唤一个人,呼唤得太大声,我能清晰的听见,所以我们没办法带走你。我们已经是离开的人,没有办法带走有所留恋的你。”

纲吉疑惑得伸手按在胸口,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那个地方仿佛窒息般发痛。

“可我想不起来了。”他这样说,同时那疼痛越发清晰。
他抬起头想要询问,却发现两人的身影越来越淡,并且正在逐渐远离,他连忙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他们,“爸爸,妈妈。”只握住了一手的虚无。

“不要走。”他已经快要看不清他们脸上的微笑了。一种即将丢失什么的恐慌和刚才就让他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这样歇斯底里得大喊。

“不要走。”

“不要走。”

眼睁睁看着那身影消失,他的泪水再也不能克制,就这么无力得被重新覆盖的黑暗迅速吞没。




睁开眼睛时,纲吉看见一个银发的男人满脸欣喜得看着他,抚摸着他发顶的手充满怜惜。另一边的橘发青年则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他感到自己的心空荡荡的,像丢了什么。

“你是谁?”

“白兰。”

“我是谁?”

银发男子庄重得从橘发青年手中的锦盒拿出一枚镶嵌着绿宝石的翅膀模样指环,执起他的手,用着让他疑惑的虔诚姿态为他戴上,他低头看着那个银发男子饱含深情的吻上他戴上戒指的手,那俊朗的外貌令他有一瞬的失神。

他听见男子优雅的嗓音回答。

“你是Ghost。”

“白兰的Ghost。”

发表于2017-04-08.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