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一日 背影(上)

吸血鬼的三大戒律,避世,杀亲和领权。即尊重各大法官及亲王的领地权,不杀害大法官及亲王统辖的血系,不在人类世界暴露身份。

彩虹法官的存在是为了维护戒律,却在此时反而被戒律束缚。他们很清楚他们养大的那个孩子在白兰手里,却没有办法去将他带回来。

纲吉的父亲违反了避世和杀亲戒律,屠杀人类,更杀害了密鲁菲奥雷派来阻止的雷之六吊花,白兰有戒律赋予的权力诛杀家光及其后代,甚至有权力闯其他势力的领地搜寻纲吉的下落。现在他将纲吉带走,连风都无权干涉,除非证明家光的罪名是莫须有的,以此驳回白兰处决的权力。

但是因为威尔帝的背叛,很多当年搜集的情报都被销毁。而不受彩虹法官约束的猎人组织和教廷合作,开始对吸血鬼们发起自十字军东征以来最大规模的围剿,正从地中海周边国家开始向吸血鬼贵族们的主要领地意大利包围。

彭格列失去了Giotto的控制,在斯佩多的干涉下,一直试图破坏戒律的约束,被彩虹法官多次掣肘后选择和密鲁菲奥雷合作,连带着许多贵族势力也投靠了日渐壮大的密鲁菲奥雷。

这是Reborn沉睡的三个月中发生的事。

紫外线的灼烧使他身上被压制多年的诅咒复苏,让他即使苏醒了也没有办法立刻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他使用了威尔帝给他的试剂,虽然威尔帝是个叛徒,但身为研究者,并不会在这些针剂里动手脚他是了解的,利用针剂强力压制住了血管内暴躁的动静后,独自前往密鲁菲奥雷在罗马尼亚的领地。

白兰遵守戒律带走了纲吉,那么作为维护戒律的彩虹法官,他有义务去见证白兰对戒律的执行。

在街边点燃一根香烟,烟草的辛味是为数不多可以被吸血鬼感知的味道,走在锡比乌的街道中,虽然对自己这样搏命似的来确认那个孩子的安危有些自嘲,但他的脚步一直都没有停下。

正逢圣诞节,锡比乌的街道点缀着美丽的灯光,Reborn有种在牵着当年那个褐发小鬼走着的恍惚。

“呐呐,Reborn,为什么会有圣诞节呢?”

“为什么我们都不过圣诞节呢?”

“为什么他们总是这么开心的样子?”

“为什么?”

“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他听见自己下意识回答的声音,有些愣怔。

懊恼得瞥了一眼什么也没抓住的手,呼出一口烟,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声音通通丢掉,加快了脚步,在没人注意的阴影中消失。

对于人类来说,这段时间显然是地中海周边国家一个突如其来的旅游旺季,人流在不断得涌入,许多奇装异服的人走在街上,仿佛许多宗教人士突然一起组团来旅游了。

百幕达混在这些人群中,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准备逃离。逃离这场混乱无序的闹剧。

他原本只是教堂里一个小教员,但是蒙主的赐福,他曾做出过惊世的预言,预言了天使的降临和半子的降生。他的特殊能力被教廷奉为奇迹,给了他足够的尊荣,他也一次又一次的预言了大大小小的事件,但是随着做出越来越多的预言,他也越来越恐惧。他开始梦见许多可怕的事情,已经分不清会不会成真。

尤其是最近如同鬼魅般的天使出现在他的梦境中,手里拿着奇异的长枪,伴随着幽灵般的歌声,屠杀着逃亡的人们,狼烟四起。

还有一个不知何人的声音,在念诵着但丁的神曲。

“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以推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我是神权神志神爱的结晶

在我之前未有永恒之创造

我将于天地一同长久

进入者 必将断绝一切希望”

那声音掺杂着凄厉的叫喊和求救,仿佛来自地狱。
他躲在酒店里,灯火通明中仍恐惧得裹着被子缩起身体,不止一次得想着,也许他的能力并非赐福而是诅咒也说不定。

发表于2017-04-10.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