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一日背影(中)

“蠢纲,吃东西别撒得到处都是。”

纲吉有些讶异得看着眼前自己小小的手掌,拿着五颜六色的糖果,正在往嘴里塞着,他抬头看向刚才说话的男人,只能看见一身黑西装,看不清男人的样子。

“看着我做什么?”对方伸手摸他的头顶,虽然语气听起来很冷,动作却很温柔。“赶快吃完了我带你洗澡。”

糖果的味道腥甜,他看着房子四周的陈设,明明没有丝毫印象但总觉得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他听见自己喊了什么,向那个男人伸出了手。然后就被抱了起来。

他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离开那个孩子的身体,越飘越远。仍然兀自想着,那声听不清的叫喊,会不会就是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是谁呢?那个孩子又是谁呢?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梦见他们呢?很多很多的问题,不知道该问谁。

入江正一一进门就看见那个褐发少年趴在窗边出神。白兰大人的工作室里修缮极其奢靡,所有的用具一应俱全,俨然成了又一个起居室,除了汇报情况和特殊事情,一般人不允许随便进入或久留,就连正一或者桔梗这样地位极高的副手,也不敢随意久留在白兰大人的私人领域。这个被取名为Ghost的少年是个例外。虽然对外界号称是新任的玛雷法官,但是白兰却将他看护的紧紧的,所以外界至今不知道是谁接任了这个多年前惨死的大法官的位置。

看起来白兰大人并没有如他所说的那样改造半子为武器,反而像是对待宠物似的,将这个少年捧在手心里宠着。

“Ghost?”

少年对这个名字没有太大的反应,像不知道这是他的名字一样。

“Ghost?”正一走了进来,咳了几声才引起少年的注意。少年的神情有些恍惚,抬头发现是他时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抱歉,入江大人,我没有注意到您在叫我。”

“白兰大人不是说过了?你的等级只次于桔梗,不需要对我使用这么恭敬的称呼。”虽说一直都是在情报中了解这个半子,之前并没有见过几面,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对于这个明显被彩虹法官们护得很好的孩子也有说不出的疼惜。

“可是就算这样说,还是觉得自己年纪最小应该尊敬你们才是。”纲吉穿着和他一样的制服,可能因为刚才在这边的沙发坐着睡着了,原本被白兰亲手打理过有模有样的发型有些凌乱。

“和白兰大人一样叫我小正就可以了。”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杯红色的液体。他放在纲吉面前,“白兰大人吩咐我拿给你的,说你睡醒应该饿了。”

少年有一瞬间的沉默,端起那杯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纲吉确实饿了,入江正一身上的气味也起了一定的撩拨。入江正一是个人类,身在一群吸血鬼中间,就是个散发着食物气息的猎物,但因为他本身实力过硬,是白兰除了桔梗外最信任的副手,并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挑他下口。说起来,入江正一被白兰拎回来为他工作时,只有十六七岁。经过十年,对于这些吸血鬼们的劣迹知道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对血液这唯一可以入口的食物,他们会花多少心思和花样来增加进食的乐趣,通过各种让人作呕的方式。

“我听很多吸血鬼抱怨这样的进食方式会让食物变得很难喝,所以帮你兑了些牛奶进去。”不是第一次发现少年进食时的沉默,入江正一有些尴尬的别过头去,带着安慰得说,“我去看过的,并没有杀死那个人。”

至于背后的原因并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谢谢你,入江大人。”纲吉放下那个玻璃杯,不愿意多看一眼似的,轻描淡写得转开视线,浅笑着说。

圣彼得大教堂

一身白衣的博尔吉亚教皇刚刚从国外回来,出访完一个实力强盛的大国再次回到小小的梵蒂冈有一种别样的轻松。如今坐在舒服的藤椅上,有了闲暇来询问围剿吸血鬼的进展。

助理主教和有事前来的一位大主教正在门外窃窃私语。他有些不悦的皱起眉,一手不耐烦的敲击着桌子。虽然在公众眼中的形象慈眉善目,但是对于这些近臣,他一向习惯保持自己的威严,已经上了年岁的脸上留下岁月的沟壑,让他板起脸来不怒自威。

大主教这才匆忙进来,凑到教皇耳边低声说。

“白兰要求作为交易的圣物丢失了。”

发表于2017-04-10.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