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一日 背影(下)

基督为了人类牺牲自我,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一个动手的罗马士兵用一柄长枪穿透了耶稣基督的胸膛,那柄长枪后来落到知情者手里,被妥善的保管起来,历经多年的辗转,最后隐秘的安放在圣彼得教堂内。

在有天使现世,吸血鬼横行的世界,对于人类来说,当年疯狂杀害女巫和异教徒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手无寸铁的人类丝毫不占优势,即使仍有天赋异禀的能人异士存在,但毕竟只是少数。这柄长枪是教廷极其重要的筹码,得以在猎人与吸血鬼的争斗之间占得一席之地。并不是因为这柄长枪曾杀害基督而附带了什么诅咒震慑了那两个势力,而是因为那柄长枪上曾沾染过“上帝之血”-----来自上帝之子,其价值毋庸置疑。

所以这柄长枪名为朗基努斯之枪,又名“命运之矛”。

白兰曾以代替教廷肃清纯种吸血鬼并协助教廷重夺回中世纪的鼎盛权力为筹码,要求教廷交出命运之矛,教廷虽然仍在考虑这个交易,并没有准备答允的打算,但是圣物失窃,平白少了重量级的筹码,却连圣物如今的下落都不清楚,使教廷原本积累的优势一下子全部都变得毫无底气。

并没有告知白兰的打算,博尔吉亚教皇下令追查圣物丢失前后的所有来往人员和异常,将这个消息封锁在教廷的高层中。

乔?维斯,曾经的乔神父,如今的主教之一,自然也得知了内情。他并不慌张,仍然积极主张由他接过调查的责任,准备借调查之便,将圣彼得大教堂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教廷千年的积淀,不可能只有一件圣物,即便其他的比不上上帝之血来得吸引人,尤其在大教堂内许多被隐藏起来的魔法阵着实给了乔主教不小的压迫。

总归,来这样神圣的地方对于他来说其实与自杀无异。
毕竟他的灵魂早已经打上了地狱的烙印。


在他做出那些悖逆的事情开始。



Reborn没想到白兰毫无刁难就答应了与他见面。领着他走在密鲁菲奥雷城堡内的是玛雷法官桔梗,一如既往态度恭敬让人抓不出错处。

“白兰大人也一直在等待着您的光临。”说完这句话后一直保持有礼的微笑不发一言。Reborn没有交谈的兴趣,也就没有自己引起话头,打量着城堡内奢靡的装饰,随处可见的精致摆件都有着细致的花纹,哪怕最普通的物件都价值连城,与刚才进门后看见的富丽堂皇如皇宫般的大厅一样,昭示着主人的喜好。

Reborn虽然杀害了养父,但到底那个亲王也是贵族,给予Reborn的贵族教育虽然不多但也足够培养他的品味,在不需要出面维护戒律的悠闲日子里他也在这些方面花了不少的时间,所以对于白兰这种暴发户般的喜好嗤之以鼻。

不知道桔梗是不是刻意 绕了远路,走了许久都没有到,甚至没有遇到多少密鲁菲奥雷的人。

“Ghost大人。”一直领先他半步的桔梗突然几步快走迎上去,微鞠躬。

他听见桔梗姿态极其恭敬得这么称呼。

“您刚刚去见过白兰大人吗?”

“不要那样叫我啦,桔梗大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对于Reborn来说那么熟悉,熟悉到常常幻听以为自己听到的声音。他向前一步,看到了那个刚好被桔梗遮挡住的褐发少年。“我今天还没见到白兰呢。”

“您是白兰大人最看重的人,这是应该的,倒是不要再那么称呼我了才是。实在是令我惶恐不安。”桔梗对待褐发少年的姿态几乎可以说不逊于对待白兰。虽然在他们面前都称呼敬语,但对于白兰,少年却是毫不避讳得直呼其名。

他很清楚这个少年在白兰大人心里是什么地位,与曾经被白兰视为玩物的人不同,那些人虽然也得到过白兰相似的纵容,但是却从没有一个会让白兰动了使用血契的念头。如果真的那么做,那么以后这个少年与白兰大人可以说就是一体的。Reborn打量着穿着碍眼的制服的少年,反复确认着他的状态,发现他除了眼神有些许空洞,但其他的地方似乎并没有受伤,最后视线落在少年右手上刺眼的绿色戒指。

他是知道的,玛雷之雷有了人选,但并没有与纲吉联系在一起。

“那我以后就称呼您桔梗吧。”已经和入江正一在称呼上纠缠了许久,纲吉也没有和桔梗分辨的欲望,很快妥协。反而是对Reborn很好奇,他醒过来许久都不曾见过多少人,而这个黑西装男人一直用着奇怪的,让人觉得灼热的视线盯着他看,这是其他白兰的手下都不敢做的事情,那些人见到他有的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我的荣幸。”桔梗鞠了一躬,察觉到纲吉的视线,“这是拜访白兰大人的彩虹法官,恕我冒昧,怕白兰大人是久等了。”

“是我耽误您的工作了。”纲吉让到一边,目送他们离去。那个黑西装男人和他梦里的人装束相似,给人的感觉也极其相似,这让他有了想和对方攀谈的心思。但是那个男人离去时打量他的眼神却让他感觉有些莫名,他不是很懂,只是觉得仿佛在看着什么非常重要的珍宝,眼神灼热的让他恨不得拔腿就跑。他不明白,难道他们曾经遇见过?

他不敢再想下去,从他嗅到那个男人的气息开始,一种奇异的饥饿感就在他的胃部蠢蠢欲动,明明刚刚才从入江正一那里进食过。

这让他对那个让他想要接近的男人更多了一重警惕。

不管桔梗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与白兰会晤前能见到纲吉是Reborn意料之外的事情,天知道刚才Reborn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想上前狠狠咬住少年脖子的冲动,想要狠狠得教训这个他养了那么久,却没有一天让他省心的褐发小鬼。

他亲手养大的孩子。

他的少年。

曾经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彩虹法官戾气更重,饱含杀气的冷笑着,丝毫不介意带着这样恶劣的情绪去见那个夺走他的少年的杂碎。






博尔吉亚教皇背后的家族势力极其庞大,虽然在民众中有传言他的家族无恶不作,与黑手党勾结,甚至几次插手多国的政治高层。但也因为这样,这些势力盘根错节没人敢轻易招惹,也便没有多少人敢说出真相。

他并不信任新上任的主教,虽然那个曾经当过小偷的教员,竟然有能力爬上这个高层确实令他惊讶。打发走了那位信誓旦旦愿意接手调查的乔?维斯,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耐烦,他一度怀疑圣物的失窃和这个新上任的主教脱不开关系,也私底下让其他几位大主教着重关注。

他感到心情极其烦躁,恐怕在圣物被找回前都要陷入这样的境地,根本不知道敌人在何处,无计可施。

被打发出来的乔?维斯并不觉得难堪,他只是平静的笑了,右眼闪过一抹红色,很快恢复正常。

发表于2017-04-1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