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二日 祈祷(上)

威尔帝从小沉迷于研究科学,是人们公认的天才,年纪轻轻就获得在世界顶尖的研究所工作的资格。但同样也只是相当短的一段时间里,他就对所谓的科研失去了兴趣,他看见了不能弥补的短板,却不知道如何去弥补。

他在生物学领域的造诣极深,痴迷于改变人类的基因去加速人类的进化,但是对于目前已知的生物体系来说,这些研究在眼下的科技水平中几乎与不可能划伤等号。他的研究因此凝滞,几乎寸步不前。

直到威尔帝发现了那黑夜中诞生的生物并非传说。

威尔帝的离去,对于表世界的人类来说,只是这么一个天才突然销声匿迹,各种传言层出不穷,最后惋惜一句也就再无人问津。但对于吸血鬼们来说,却多了一个魔鬼般的敌人。无论是液态银还是后来的日光刑场。白兰接受了威尔帝的投诚,也因此给他的各项研究提供便利,许多低阶吸血鬼甚至纯种吸血鬼都被密鲁菲奥雷秘密得杀害,俘虏,作为实验对象。

其中最珍贵的实验样本,来自白兰的新宠—---沢田纲吉,父亲是该隐直系血系,母亲是历史上那位赐福过吸血鬼的天使之后另一位血统极高的天使,两方优秀的血统都毫无保留的融合在这位半子身上。

吸血鬼是没有呼吸的,但在苏醒时却有着微弱的心跳,威尔帝一度为这个现象兴奋,因为这说明吸血鬼并不是完全的活死人,对于他所研究的使吸血鬼能在日光下生活的实验来说是个可喜的好消息。而眼前的半子,拥有着许多纯种吸血鬼都赶不上的优秀血统,甚至因为他母亲所给予的灵魂护佑,天使血统并没有被吸血鬼血统消磨殆尽。

威尔帝在等待着少年另一次觉醒,即使白兰明令禁止他通过任何可能会伤害到半子的方式来进行研究,也不妨碍他在那个少年身上做些许手脚加速这个过程。

两种血统在同一副躯体内苏醒,并存,这是从未有过的可能性。

实验室在密鲁菲奥雷的城堡地下,设施完全,有通道和密鲁菲奥雷的地牢相连。阴森的地牢里又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和机器碰撞的声音,被关押在里面的人有的恐惧得颤抖,有的则已经见怪不怪的不予理睬,不多时,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们推着铁床从他们面前离开。那些人类身上的气息让牢里的吸血鬼蠢蠢欲动,但目光触及那铁床上的束缚带和同类的挣扎,所有的念头都立刻瑟缩不见,那些人类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看着他们就像看着蝼蚁。

将手中的血清打入实验对象的体内,对对方眼中的哀求
和绝望视而不见,冷冰冰得记录着所有实验数据,实验对象的每一次剧烈的挣扎,甚至细微的呼吸变化都是他极其珍视的反应。

哪怕是实验对象的死亡。


实验对象的挣扎已经微弱,几乎就要气绝,威尔帝这时突然拿起另一个针管,将里面的液体如刚才一般注入实验对象的体内,镜片后的眼睛是满满的期待,混合着冰冷的笑意令人毛骨悚然。

没有声音,没有挣扎,只是一瞬间实验对象身上血管的痕迹都印在皮肤上,像是斑驳的纹身。

然而还没有注射完,实验对象就已经死亡了。眼睛大张着,依然深刻着绝望和乞求,唯独没有解脱。

“啧。”威尔帝有些许失望,抽出针管放回托盘,吩咐其
他人将尸体带去另一间实验室解剖,并且将下一个实验品送进来。摘下手套和口罩,在实验记录里写下实验对象的编号,原本因为不满而微微蹙起的眉心有些舒缓。

2012151520号
死亡
尸体未消失。
实验失败。

他在这几行字中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修改了结果。

2012151520号
死亡
尸体未消失。
等待尸体解剖报告。


长长的会议桌,正中央摆放着一瓶碍眼的白兰花,


Reborn手指灵活的转动着手中的CZ75,思考着要不要一枪一枪的毙掉那几朵碍眼的花,或者干脆把花瓶打碎得了,连带着那张碍眼的笑脸一起。


“阁下是为了半子而来,真是不巧。”无视了对方的杀气,白兰好整以暇的支起手臂,托住下巴。

“沢田纲吉,已经死了。”

虽然明明才见过那个孩子活蹦乱跳的样子,拿枪的小指仍是在不易察觉的地方一阵令人疑惑的颤抖。

“又像当年一样么?没有彩虹法官在场的私自处决,藐视戒律这一条也足够我当场处决你了。” Reborn多年杀戮使他俊美的外表在没有变成原始模样时都带着些许的阴郁,论压迫感白兰的道行在Reborn面前根本不足一提。只是一个冷哼就已经翻转了原本的优势。

“阁下这样说让我很害怕呢。”白兰丝毫不在意气势上被压制,“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只怕你会走不出密鲁菲奥雷。”

“你的监护人难道没教过你不要一上来就威胁人么?怕死不丢人,暴露给人看就可笑了。”

“阁下的监护人显然也没有好好教育过你怎么做好一个猎人,但阁下依然无师自通,令人过目不忘的出色。”

“怎么比得上你呢,完美继承了那一支血系叛逆的血脉。赶尽杀绝无所不作,在这个世界摸爬打滚了几百年就忘了自己的来处。”

白兰原本的笑容一滞,随即笑开,“难为阁下替我记得。”

“我相信你自己更加清楚才对,毕竟那个烙印天天照镜子都要瞧见。”

高脚杯中印出白兰的倒影和眼中遮掩着的蓬勃的杀气,还有脸颊上显眼的刺青。

“阁下这样的好老师,自然惦记自己辛苦调教的学生。”最终放弃了和Reborn打嘴仗,选择重新切入正题,“沢田纲吉死了,但是Ghost活着,不违反阁下恪守的戒律,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变成你的武器会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吗?”

“我以为阁下这样的聪明人不会为了一己私欲就挑起争端才是。”白兰终于找回了一些优势。

“呵,吸血鬼之间的战争什么时候停止过?”

“也就是说,谈判破裂?”

Reborn手中的枪变回列恩,他站起身,将帽子重新戴回,一边悠然得说着,“这是代表彩虹法官下的通牒,而不是谈判,戒律的维护需要的不是蓄意破坏它的人。”

“杀亲和避世,够你死很多次了。白兰杰索。”

发表于2017-04-12.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