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_文笔龟爬的咸鱼

可直接称呼阿循

家教all27
Aph耀厨(耀all耀)

产粮看心情


lo主有毛病,谨慎关注

现在跑还来得及

没有如果(D27)

#基友群的每月主题 @鲸鲨 #
#来不及说我爱你#
#该怎么写出清纯不做作的言情风#
#文设与现实无关#

#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觉得不管是自己着笔的点还是刻画的性格都非常矛盾#

#希望有小伙伴评论啦,想看看有什么不足#

03

         并不是一开始就踏上了这条不归路的。

         至少在那个集训的夜晚,他的视线划过迪诺认真听课的侧脸时,只是将听到的那些关于这个人的所有信息通通划掉,重新定义。

         如果那些情愫也可以这样轻松的抹掉重来就好了。

         情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非常微妙的东西,它总是悄悄的种下,等到被发现时早已经破土而出,像藤蔓一样,一圈一圈将那颗心包裹的严严实实,最后根深蒂固,在每一次心跳中呼吸着,汲取着养分。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迪诺在他旁边毫无防备的睡着,也许是迪诺在做题做的烦了的时候画着他的漫画像故意逗他笑,也许是迪诺与他在校园里相遇含笑打招呼,也许是迪诺抚摸着他的头发笑他笨,也许是迪诺醉酒后那个认错了人的吻。

        等到那别样的情感被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回头。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对方的一言一行看起来都别有意味,在猜测和不安中,被那生根的藤蔓缠紧,感到心脏一直在疼,因为无法言说而疼痛,因为无法远离而疼痛,因为爱而不得而疼痛。

        经过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经过一个心不在焉的白日。

        日暮西斜的时候,沢田纲吉就站在市体育馆门口等着山本和明美,有些紧张,甚至有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这只是一场演唱会,他并没有机会和迪诺单独见面,但哪怕只是能够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的样子,即使距离再远,血管里的血液都在沸腾着,叫嚣着,一面尖叫着要靠近,一面尖叫着要逃离。

        仿佛那份心思越是靠近那个人,越是沉沦,

        仿佛那份心思越是靠近那个人,越是不堪。

      “我还真是无可救药。”他伸手按住自己的眼睛,轻声说。

        其实这场演唱会他是知道的。自从迪诺在高三那年出了意外被他的父亲带去了意大利以后,他就一直很努力的学意大利文,想着有一天能够到意大利去,能够靠近他一些。后来在逛着意大利的论坛时得知了迪诺出道,将他每一次出席的活动都一五一十的记录下来,他唱的每一首歌,他都会存着反反复复的聆听。在迪诺的粉丝论坛里,一直都是活跃在前沿的那一个。

        就算如此,可他还是只敢在网上声援,呐喊,借着粉丝的身份一遍一遍的说着爱。却连去一场演唱会的勇气都没有。

        自相矛盾到了极点。

        我也很痛恨我自己啊。迪诺桑。

        连第一步靠近你的勇气都是你给我的。

      “可以叫你阿纲吗,小师弟。”

      “当然可以。”

 

         如果是你,当然可以。

         多年后,他站在体育馆门口,捏着那张票,在心里补充道。

         我付出了十几倍的努力在靠近你,却仍比不上当年那样轻松的得到你的目光。

 

04

        “... If you're lost you can look and you will find me,Time aftertime,If you fall I will catch you I'll be waiting,Time after time….”迪诺在集训的课间常常哼着这样一首歌,纲吉坐在他身后,能听到那断断续续飘来的歌声,好听的声线让人着迷。听得多了,他也能哼出一两句,但他从来没开过口,他知道自己的英语发音听起来有多糟糕。

           曾经的废柴生涯让他学会不去尝试那些一看就不适合自己的事。

           因为一定会出糗。

          但是迪诺不管。

          一个月的时间,建模,演算,写论文,反反复复,兼之比赛时劳心劳力,绞尽脑汁,默契合作,这样的经历足以将原本陌生的三人变成朋友。比赛结束后迪诺常常邀请沢田纲吉和另一位学长一起出去玩,而因为高三,另一位学长并不经常来,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纲吉跟在迪诺身后,认识了很多迪诺的那些玩得开的朋友。

          迪诺曾经和他们打赌,一句一句得教纲吉唱这首歌,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而现在坐在用内场票换来的看台座位上,听着迪诺的声音从高级设备中传出,回荡着,大屏幕上投映着他帅气的脸庞,握着话筒,神情得唱着,“If you're lost you can look and you will find me,Time after time,If you fall I will catch you I'll be waiting,Time after time ……”原本激动的心跳和沸腾的血液随着这沉静的音调,一点一点消退。


          迪诺说他很喜欢这首歌,因为他深爱的那个人非常喜欢。


          而那个赌约,也只是一个借口,因为纲吉的声音在念着英文时和那个人的声音奇妙的相似。他说那个人的英语也是这样一塌糊涂,唱起英文歌来也是这样,奇怪的语调和奇怪的发音。而他没有勇气,去向那个人告白。


        “阿纲,对不起。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喝醉了酒的人总是会不小心把真心话说出来,说着说着又笑又难过。


        “阿纲啊,你以后可别暗恋什么人,太辛苦了,太卑微了。很多时候你把心都捧出来了,也未必能得到对方的回眸。哪怕在他身后一直仰望着,也不过是他的背影罢了,什么也得不到。”


           他们坐在迪诺家的屋顶上,纲吉一手拉住他害怕醉酒的人撒泼从这里滚下去,而无暇顾及他碎碎念一般说的话,因为有大半,都不是说给他听的。直到被他含糊的念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吻上。


         “After my picture fades and darkness has,Turned to gray,Watching through windows you're wondering,If I'm OK,Secrets stolen from deep inside,The drum beats out of time….”沢田纲吉旁若无人的泪流满面,他胆怯的情愫,在这歌声里,被回忆紧紧咬住,暴露了他恐惧的内核。


            那个吻并不长,却将纲吉吓得不轻,而迪诺转而把头枕在他的颈窝里,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但是纲吉只记得反反复复出现的那个名字,那个迪诺醉倒后还心心念念的名字。


            那一个晚上,比纲吉与他认识的过去几个月了解他还要多。


           打架早恋纹身,都是在向那个人招摇,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不敢真的堕落,一直保持优秀,是不想被那个人看不起。


        “你已经很好了。”


           暗恋会让你变得卑微,可并不会掩盖你的光芒。


          纲吉这么宽慰着迪诺,忽略了心里异样的感觉,没有预见自己在不久之后,迪诺的那句话反而在他身上应验了。


           那时候他学到的还只是啤酒的味道闻起来似乎很香,喝起来却苦涩,会逼得你恨不得将一生的秘密都倾倒呕吐出来,卑微的,渴求的。


           其实人哪里是被酒精的苦涩逼的大倒苦水,而是本身就有着满腹的辛酸和痛苦,借酒醉之名,倾吐出来换得片刻的解脱。


            当然,这个道理,他后来才懂。


发表于2017-04-19.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