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没有如果(D27)

#基友群的每月主题 @鲸鲨 #
#来不及说我爱你#
#该怎么写出清纯不做作的言情风#
#文设与现实无关#

#今天心情好到飞起,发一发糖,如果不小心发现糖里有刀子,那都是昨天写的2333333#




05


“阿纲。”迪诺敲了敲沢田纲吉的后脑勺,“我上场了。”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上个场还要特地和他说明,然后在看见闪亮登场的迪诺引起女孩们的尖叫时没忍住翻了翻白眼。


随着一声哨响,场上的局面一下子紧张起来。


原本还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迪诺接过队友抢过来的球,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无比认真,气势非常的快速运球过场,晃过对方的阻拦,越过对方高大的中锋,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将篮球送上了篮框,轻松赢来了第一分。迪诺瞅着这个间隙,还朝纲吉做了个鬼脸。真是的,打个篮球还要炫技。他暗自叹息,同时又有着一点点的欣喜。


他的座位视野非常好,是迪诺特意留给他的,所以场上的每一个细节他都看的一清二楚,而他的视线理所当然都放在那个显眼的金发少年身上。不同学校之间的篮球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都不想输掉这场代表学校参加的比赛,各校的拉拉队也在气势上互相压制,在漂亮的姑娘们的视线下,球员更是一步都不肯退让,就算没赢球气势也不能输掉,所以接下来的比赛中即使是迪诺也不能很轻松的赢球了。


从来不看球赛的纲吉不是很懂篮球,一向比较废柴的他并没有什么机会参与这种团体活动。


但是迪诺会带着他,在夜晚空无一人的体育馆里,教他运球和投篮。


篮球在地上弹跳着,一下又一下被手掌压回,迪诺微弯着膝盖,运着球绕着纲吉转圈,唇边挂着得意的笑,金色的刘海下,漂亮的眼瞳就这么看着他,而不是看着那个篮球,带着笑意,带着一点点印着纲吉面孔的倒影,那样漂亮,连带着体育馆里明亮的灯光都掉落进去,变成眼底碎片般洒落的星星。


他将球从左手换到右手,以一个很帅的姿势将球向纲吉那边抛去,引来对方手忙脚乱的惊慌失措。


然后他大声的笑了起来,空旷的体育馆里都是他的笑声,这么回荡着,乱了谁的心神。


一旦回忆起来就变成慢动作回放的那些记忆让纲吉显得有些窘迫,他拥有的太少,能引以为傲的优点几乎为零,然而这个原本高不可攀的人就在他身边,笑着,毫不介怀,毫无距离。让他产生了一些些奢望,只要他勇敢一些,往前走那么一小步,就可以拥有。


迪诺借着自己亚欧混血的身高优势以一记暴力但是也帅气到了极点的扣杀在尖叫中结束了这场比赛。


他被蜂拥而上的队员抱着抛了起来。


而他飞在半空中时看向了纲吉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有些狼狈但是非常开怀的笑容,还举着二不兮兮的剪刀手。


蠢毙了。沢田纲吉站在原地,这样想。


那个张扬跋扈的人和不敢往前走的自己。


真是蠢毙了。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唇角的笑意,一点点得扩大,然后无法自制的笑起来。因为他看到迪诺被放下来时,挤开人群,向他这边跑了过来,飞快的,欣喜若狂的。


“阿纲,我说了我会赢的吧。”

 

 

06


沢田纲吉其实去过意大利的。


在意大利念书的迪诺喜欢四处旅游,也喜欢在推特上发布每一处的动态,那时候他还没出道,因着出众的样貌推特上的粉丝虽然没有现在那么吓人但也数量可观,而沢田纲吉很早就悄悄的关注了他。


他就这样循着那一张张照片,走过每一条迪诺走过的路。


痛苦又满怀希冀,这样反反复复的撕扯着自己的心,血肉模糊。


圣诞节的那一天,他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看着万家灯火,围着围巾,戴着厚厚的手套还冻得直跳,唱诗班的孩子一扇扇的敲着房门,唱着圣诞节的歌谣。沢田纲吉一个人走向旅程的终点。迪诺在推特上说,他会在这座城市度过圣诞节。


“我现在在圣诞市场哦。这里的牛肚包很好吃。/大笑”


最后一条推特这么说。


佛罗伦萨的圣诞市场在大名鼎鼎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前,沢田纲吉很快就走到了,那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常。他一边笑着自己傻,又一边满怀希望想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眼认出那个想找的人,只要一眼,他的旅途就完成了它的意义。在他惦着脚想要看清那些金色头发下的面孔时,没有察觉到一个身影的靠近。


“hey。”一只温暖的大手突然伸出来罩住了他的眼睛,熟悉的笑声在耳边响起。“surprise?”


“迪诺?”他感到震撼般的难以置信,伸手拉下那只手,回头看见迪诺灿烂的笑靥。


“你来意大利了怎么不和我说?”迪诺握住他冰冷的手,一副受不了你的样子,喜悦的脸上还有些许残留的惊讶,“我刚才很远就看到一个身影很像你。果然啊。”


“圣诞快乐!你一定是圣诞老人送我的礼物。”迪诺将他抱了个满怀,为他们的重逢。


那时候,迪诺才刚到意大利一年多,正好是纲吉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他们这么重逢,双方都有短促的惊诧,但同时又对一年前没有任何话语的告别绝口不提,跨越着短暂的一年,还是那么热络的走在一起,他们依然有着他们应有的默契。


坐在回国的飞机上,纲吉看着窗外的夜空,手指拨过手机上一张张照片,机舱内一时还有些许喧闹,他看着窗户上倒影着的自己的面孔,还有脖子上围着的迪诺的围巾。


得知他的航班就在这天晚上离开,迪诺几乎难以置信的瞪了他许久,狠狠的敲了他的头,然后马不停蹄的带着他赶在离开前去了佛罗伦萨几个著名的景点,一边数落他不懂珍惜这个城市的美丽,一边又生怕他漏看了什么恨不得把所有惊叹之处都指出来,装进他的眼睛里。


他们走在维琪奥桥中,迪诺才放慢了脚步,讲起了但丁和贝特丽丝的两次相遇,但丁对贝特丽丝一见钟情,但第二次见面时贝特丽丝就已经嫁为人妇,并且红颜薄命,没有多久就去世了。但丁一生都钟情于这个只见过两面的女子,贝特丽丝成了他难以磨灭的哀伤和思念,他因此写出了《新生》来纪念他的爱情。


你是否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到寻找着他留下的蛛丝马迹,踩着他走过的足迹,去他走过的每一座城市,呼吸他曾呼吸的空气,然后一点点寻找那些共通的印记,将手放在他曾放置过的地方,仿佛可以穿越时空与之相握。


你是否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到在心上篆刻下一个难以言说却千百次默诵的姓名,一个相同的字出现都能引起心头的一阵悸动,就像一场患得患失的病,时而欣喜若狂,时而怅然若失。病入膏肓,甘之如饴。


你是否会喜欢一个人,像这样去喜欢一个人,找不着方向也选择迎头相撞,头破血流。


纲吉轻轻摸着围巾。


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但是他已经爱上了这么一个人,然后不经意间收获了出人意料的东西。一条围巾,一个拥抱,一个…吻。


在维琪奥桥上,那个讲完故事后应景的吻。


他有些恐惧,因为他没有撞上那个错误方向的墙反而堕入了一个毫无安全感的虚无中去。但这都暂时无法困扰他,他就像那天看见迪诺奔向他时一样,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的狂喜,然后坠入更深的自我织就的网中。

 

 





糖发完啦,下一章洒狗血预警,一大盘狗血即将来袭。(没有狗血还怎么写言情风\(≧▽≦)/对吧对吧)

发表于2017-04-29.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