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三日 审判(中)

 

  传闻吸血鬼的先祖及他直系的第一任后代,都拥有着惊人的能力,但随着后代的繁衍,那些能力除了瞬移和捕获猎物的魅惑,已经渐渐地消失。当年那么多代的直系后裔早已经因为这兀长无趣的生命选择了长眠,最终醒来的寥寥无几。漫长的年岁可以摧毁很多坚不可摧的意志。


  上帝惩罚该隐,累及他的后代,也正在逐渐剥夺他们继续生活下去的可能,仿佛在该隐沉睡后,上帝的耐心就越来越少,不仅给其中一支赐福引起内斗,更是给虔诚的信徒赐予了力量。借着他人之手,一步步将这个种族推向死亡的边缘。

  

  博尔吉亚虽然是个不称职的教皇,但是多年信仰的力量却不容小觑,操控着乔神父的身体进入神圣的圣彼得教堂都有些吃不消了,他本身就是一个悖逆的存在,留在人间尚且不易,更遑论与那所谓的天父抗衡。


  占领博尔吉亚的躯壳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但教廷高层的人也因此被他所控制。像一群行尸走肉的圣徒,带着空茫的眼神祈祷,带着不敬奉神,将一生所被赐福而拥有的圣洁葬送。


 诛杀吸血鬼,原本也用不着他们出面。养尊处优的高层们大概除了祈祷来世富贵就是享受着今生的荣华。


 他只等审判时间一到,就是践行诺言的时候。


  维护了白兰,搅乱戒律的维持,将彩虹法官逼上绝境,以此换回那个有着天使灵魂的少年。


 上一次白兰的出手,和这个欺诈师的擅作主张,都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一次,天使和少年,都会是他实现多年夙愿的机会,彩虹之岚,名为风的吸血鬼来历不明却得到该隐的极度信任,连长眠的看守都交由他来担当,实力深不可测,也极度谨慎,如果不是一场足够大的风暴,他必然不会去唤醒该隐。


 教廷暗中培养的军队正在因为他的号令而集结,熙熙攘攘的人间,早已不是当年中世纪那个十字军可以四处横行的年代,他一边感叹着,走在阳光下,一开始时像从未感受过那样在这明亮的热度下瑟缩了一下,才慢慢放开四肢。


 在地狱沉睡多时,他也许久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世界了。


 当年的那么多东西都已经随着时间消亡了,不论是人还是事物,唯有刻骨的仇恨还束缚着他,让他汲汲营营多年准备着一切,想尽办法要和那个曾导致了他如今处境的人同归于尽。博尔吉亚教皇站在广场上,突然这样阴测测的笑起来,威严的面庞上横亘着扭曲而艳丽的花纹。


 然后他在几位紧随的主教和不少平民的注视下,捂着自己的脖子,双目圆睁得倒地。


 只有笑容还留在脸上,花纹无影无踪。以一种诡异的狰狞微笑模样停止了呼吸。

 

 

 


 等威尔帝活着从白兰处出来时,他轻轻用手帕擦过裂开的嘴角,那疼痛像是庆祝他的侥幸似的竟让他感到病态的愉悦,他擦着伤口的手不自觉的用力。威尔帝并没有将天使血统这件事告诉白兰,否则他现在早就身首异处。初见白兰时,那个掌控密鲁菲奥雷的叛逆者总是闲散悠游,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谈笑间杀伐决断,但这一刻一个场合不对的笑都能轻易得激怒他。威尔帝的脚步有些踉跄,他轻轻皱了皱眉,吸血鬼并不喜欢毫无美感的肉搏,所以总是直接杀死猎物或者因为需要而扣住猎物命门酷刑逼供。刚才那只手触碰到他心脏的触感还在,胸口的伤口让他疼痛的几乎要昏厥。


 但他走的不紧不慢。


 哪怕大难临头他也不会容许自己有半分失态,更何况最得意的实验品已经完成,哪怕走到半路倒下也不会增加他多少恐惧。


 那个天使的觉醒很快就会到来。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个奇迹的发生。


 威尔帝得意的笑,从胸腔涌过的笑意给他带来了一声咳嗽,他的手帕很快就被血迹洇湿。这种得意,是在得意他的成功还是他终归知道的比所有人都多,他自己都无法说清,只是发自内心的想要酣畅淋漓的大笑起来。


 入江正一曾经带着一个据说是预言师的人来治疗,那个可怜的青年显然是遭到了酷刑对待而奄奄一息,却在看到半子的瞬间一下子跪了下去,口中不停念着什么,眼里混杂着满是疯狂的虔诚和恐惧,把那褐发孩子吓得不轻。


 教廷豢养的预言师,曾经预言过天使的现世和半子的降生,胆子却小的像只水沟里的老鼠,被问一些什么都抖得像筛糠一样。威尔帝不屑的将他丢给手下去料理。


 唯有一次在入江正一来探望时,他看见那人的一幅画脸色大变,立刻抢走烧毁,威尔帝在后面漫不经心得瞥了一眼,那幅画的模样从此挥之不去。教堂中燃起大火,半子身后张开六翼的翅膀,与另外一个同等阶级的天使互相拥抱,看起来亲密无间,但一方面目狰狞,一方面色哀戚,环着对方背的双手都握着武器,在火海中厮杀,四周洒落着他们的鲜血。


 虽然科学的精准不需要这个预言师瞎掺和,但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也不坏。


 他站在廊下,看着那些攀附着这座城堡的爬藤,密密麻麻,生生不息,就像这里生活着的吸血鬼一样,早不知道年岁几何,在他们的根须处又埋葬了多少骸骨。它们缠绕着这个静谧的城堡,浑然不知这里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威尔帝直起腰,看着从城堡内走出来的入江正一,与这位地位极高的人类副官对视片刻,不约而同的转开了视线。


 每一个人都有着秘密,就像每个人都有着来这里的理由。


 谁都没有说破。


 和信任无关,不过是秘密里的某些目的,恰好殊途同归罢了。


 他们沉默得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威尔帝站在原地,扶住了一旁的廊柱,有些呼吸乏力,目光依旧锐利而渗人。


他知道。


 一场悄无声息的战争就要爆发。


发表于2017-04-30.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