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四日 燃烧(上)

一轮的审判下来,亲王们都各怀心事,明眼人都猜测着是什么导致彩虹法官在这样的证据下迫不及待要给白兰杰索定罪。

“白兰杰索,你会认罪吗?”风突然说。

“认什么罪,凭几个人的证词就能判定我设计谋杀了彭格列的血裔吗?”白兰嗤笑,慵懒的靠坐在椅背上,“法官大人这样子很失偏颇啊。”

“我是问,关于杀害将你转变成吸血鬼的玛雷亲王,你是否认罪。”

被露切费尽力气挖出来的证人有些费力的站起身来。很多人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因为实在是气息太过微弱,就像临死的人的气息一样薄弱的让人忽略。他抬起头,过分苍白的脸色让陪审席上下都差点忽略了他那张让人惊讶的容貌。与白兰一模一样的脸上同样有着一个倒皇冠刺青,只不过在相反的位置,这两个人如果面对面站着,就像在照镜子。

白兰的原本的笑容一点点僵硬,随着他抬起头露出的脸庞逐渐清晰,目光中的杀意也逐渐沉淀。

“你们连他都找来了。”

那个人对上他充满杀气的目光,有一瞬间的退缩,但还是满含坚定得昂起头,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枚戒指,举起来向所有亲王示意。引来了他们惊异的声音。

玛雷氏族首领的大空之戒。

和白兰手上佩戴的那枚一模一样。

“我也叫白兰杰索。”

环顾着审判席上的所有人,那张与白兰相似的脸终于显露出了一些上位者该有的决绝和坚定。

曾经是人类的白兰兄弟,因为被玛雷氏族首领看中,年幼即被收作禁脔。这样屈辱的历史一直都是白兰不愿被人提及的过去。但玛雷首领有一个古怪的癖好,喜欢在他的那些藏品脸上刻下这样的标记刺青。最后在将他们转变成吸血鬼后却遭受了两兄弟的暗算。

两兄弟篡位后,凭借着过人的狠辣坐稳了位置,从此一个为首领,一个则成了幕后的影子,从出生以来就共享着一个名字的两人本应亲密无间。

当年白兰诛杀沢田家光的理由是,他杀害了玛雷之雷,并且屠杀人类,才遭到白兰暴怒的当场处决。然而事实是,人类都是密鲁菲奥雷的人屠杀的,连玛雷之雷本人都惨遭白兰毒手。

而现在站在审判厅里,因为多年的躲藏和长久的恐惧折磨下,那张酷似白兰的面容瘦的脱形,作为曾经的玛雷之雷,偷偷更换了白兰的戒指,说是没有窥伺首领之位的心都没人会相信。他也毫不避讳,直言自己篡位不成真是太遗憾了。

听完这一番叙述,白兰杰索终于站了起来,他逼视着他曾经的影子,突然大笑,在众目睽睽之下,越过被告席,直直的扑向了那个人。他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太过狰狞,将那人吓得向后退了几步倒在座椅上。

几位彩虹法官在愣神后起身阻止早就晚了一步。

一开始不知为何就坐在证人席上的斯佩多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眼底诡异的黑桃图案闪烁着,一手掀起了证人席的长桌,直直的投向对面。在亲王们还在愣神的瞬间,来到会场的三位彩虹法官已经躲闪开了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用一整块大理石雕刻出漂亮花纹的长桌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碎石块四处飞溅。

作为审判长,他不能下场去动手,风的视线扫过斯佩多左手上的刻印,颔首示意彩虹法官们停手。

根本没有注意周围发生的事,此时白兰的手穿透了他兄长的胸膛,一寸寸的往里逼近。“我找了你很久啊,哥哥。你怎么舍得让我失望呢?”狰狞的笑意偏偏带着一股柔情。

多年的逃亡让他丧失了和自己的孪生弟弟抗衡的能力,但他毫不示弱,伸手同样掐住了白兰的脖子。两张相似的脸庞这么充满恨意的相觑,他手中的大空之戒给了他支撑的力量,一手阻挡着弟弟想要挖出他心脏的手,另一只手力气大得几乎要将对方的脖子折断。然后翻滚在地上毫无技巧的扭打着。

他们曾经共享着一个名字,一个相同的人生,有着同样的野心和欲望。后来,他们都发觉对方是自己最大的威胁,然后不折手段的想要送对方下地狱。只不过一个差点成功了,而另一个确确实实一败涂地。现在他们时隔多年的相见,还是只有这样满腔的怨恨。

白兰杰索被扼住了脖子,几乎要窒息的感觉都没能让他收回那只穿透了对方胸膛的手。他看着眼前人,用空着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仿若在照镜子的那张脸。盛满了哀戚的眼神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曾经派出六吊花去寻找半子的同时,也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杀死这个影子,这个笼罩在他身上的影子。他们之间的背叛发生的太快,以至于都没有机会面对面问一句对方的心情。都想要杀死另一个自己的心情。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那人一愣,扼住他喉咙的手忍不住松了一松,然后被白兰抱进怀里。鲜血溅了他们一身。 就和那时候一样,他们近乎疯狂的杀害了那个给予他们长久屈辱的人。然后满身是血的互相拥抱,痛哭流涕,那时候他们之间已经无法再给对方温暖,相互拥抱的两具冰凉的像是尸体的躯体,再也没有温度。

他松了手。因为他感觉到白兰的眼泪滴落在他的皮肤上,居然那么滚烫,快要将他的整个心都燃烧起来。

“….”

只是一刻的放松,心脏就被整个握住掏出体外,整个过程连带着还没说出的话都仓促的结束,白兰毫不犹豫得捏碎了那颗心脏,刚才昙花一现的温柔也随着这个动作而消失殆尽,留下他脸上还来不及反应的悲伤。

“我知道,我都知道,什么都不用说。”他们这样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只不过一者笑中满含悲哀,一者濒临死亡气若游丝。

“你们叫什么名字?”那个命运被改变的夜晚,身着骑士装的绅士突然停下来询问。

“白兰杰索。”弟弟抢先回答,年幼的声音里带着纯粹的天真。

“那你呢?”绅士轻笑着,指着他问。

“白兰杰索。”他说,“我们都叫白兰杰索。”

“咦?”被勾起了好奇心的绅士接着问,“你们为什么要用同一个名字,每个人不都是有着专属于自己的一个名称吗?人类都会有的习惯。”他们没有注意到绅士奇怪的用词。

“可我们就是同一个人呀。”这一次,异口同声。

白兰低头亲吻那已经失去生命的躯壳,像在亲吻着一个爱人那般深情。那双眼睛最后映着漂亮的穹顶,显得流光溢彩,最后黯淡无光,连那张相同的面容都装不进去了。

“像一个幽灵一样,躲藏在幕后,苟延残喘着,就是不肯去死。我很困扰的。所以,你怎么舍得让我失望呢?”

说完,将那双眼睛合上。白兰杰索将他安置在座椅上,直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衣物,即使鲜血沾染在他的西装上也丝毫不损害他的气度,他看着似笑非笑的旁观了这场闹剧的斯佩多,已经预料到结果所以毫不意外的彩虹法官,还有已经被他的所作所为冒犯而暴跳如雷的亲王们,放肆的笑起来,大声说着。

“我认罪。”

发表于2017-05-08.1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