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循

希望从我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到我最近发的一篇文,能看到我明显的成长。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让我为自己没有辜负热爱而卯足劲,兴高采烈的继续前进。

© 夏循

Powered by LOFTER

21日(主R27/副all27)

第十四日 燃烧(中)

“我认罪。”

“我认罪。”

白兰杰索重复着,一边张狂桀骜的笑着,一边大声说,甚至振臂高呼,仿佛在做着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他的身上白色的西装连同脸上都是被喷溅的血迹,连带着眼中迸发的疯狂,这么癫狂的向风走去。

“我认罪。那么法官敢处决我吗?”

张开的双臂像是要拥抱对方似的。

他走到审判席前,得意的笑着。

“在座的,有谁敢处决我?”这一句话语落下,陪审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那些贪生怕死的亲王早已经不是鼎盛时期,能够在领地独当一面的君王了,因为多年被三个势力侵占和瓜分,所剩下的只是仗着血统高贵仅存的骄傲罢了。密鲁菲奥雷在原本玛雷氏族的基础上的扩张有多么可怕他们都深有体会,或多或少都与这个势力沾了关系。

这个以反叛著称的势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一旦处决了白兰,对他忠心不二的黑魔咒和白魔咒骑士根本不会在乎所谓戒律,血洗吸血鬼种族并不是做不出来的。

“你敢吗?法官大人?”白兰凑到风面前,轻声低语,充满挑衅,“万一我和那个孩子签订了血契,你们可打算怎么办?”

露切的脸色一变,就要说话。

“我有异议。”

斯佩多突然出声打断,但他并没有就刚才阻拦彩虹法官的事做出解释。

“作为彭格列如今仅存的大法官,就今天这堂荒唐的审判提出异议。”

“彩虹之晴,据我所知是曾经的卡尔卡萨继承人,同样曾经杀害过自己养父卡尔卡萨亲王阁下,甚至血洗了整个家族的存在,在多年以后却位列彩虹法官席位,还真是让人吃惊呢。”多年前被联手压制的真相轻描淡写的被说出,斯佩多把玩着那枚玛雷大空的指环,一字一句,半真半假的将所有事实都颠覆。

“并且,今天这份送到各位亲王手中的声明,并没有经过彭格列,也就是我的签署,彩虹法官想必动用的是Giotto留下来的私印吧,还是像我听说的那样他有一个私生子同样有着使用火焰的能力?这样的不择手段,也不知道所谓维护戒律到底是什么居心了。众所周知,彩虹法官以戒律的维护者自持,一向视密鲁菲奥雷为眼中钉。”

“这样铲除异己的手段,难不成也是先祖授意的?”

一时间亲王们似乎找到了更好的依附点,一个更安全的依附点,理所当然的要求彩虹法官给出解释,连带着站在审判席上的风都被资历较老的几位亲王点名,要他做出交待。

“你们不能这样耍弄我们的判断,法官大人。”

连风的脸色都沉了下去。

一向认为彩虹法官不能随意违背戒律而乱扣帽子的这些所谓贵族,这样的傲慢姿态真是令人厌恶到了极点。

斯佩多眼中的黑桃印记在血色的眸光中格外醒目,嘲讽般的略过红衣法官的身影,转向Reborn,然后微微一笑。

Reborn在对上他的眼睛时,原本就被诅咒折磨的不堪一击的身体一震,他还没来得及说出话来,就感觉到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喉咙,身上的所有感官都被一点点剥夺,一种紧迫的压力顺着他的尾骨处一寸一寸的往上爬,让他动弹不得。眼前的视线也被来历不明的黑色雾气一点点笼罩住,连带着仍然在挣扎的意识也被一点点压制。

“Reborn…”

“Reborn.….”

“Reborn…..”

那孩子的声音,那孩子的哭声,也逐渐听不见了。

红衣法官刚起身准备安抚那些墙头草一般摇摆的亲王时,审判厅外传来了一阵盖过里面喧哗的响动,他眉心微蹙,已经感觉到了不妙。

紧接着,一声枪响,打碎了审判席后的百叶窗,象征着吸血鬼猎人的蔷薇十字花在黑暗中绽放。

接二连三的变故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Reborn此时却毫无反应,仿佛陷入沉思,当露切误以为他因为诅咒的反噬一时失神试图想唤醒他时,却惊觉他眼中所有的光芒都褪去,被嗜杀充斥,脖子上的刺青重新爬上了他的脸颊,一点一点的蚕食着他的面容。一直都是花骨朵刺青的曼陀罗,突然开花了。

“彩虹法官勾结猎人和教廷,还真不知道你们所谓维护戒律的立场何在呢。”斯佩多幽幽的说,和瞬间了然而怒目看向他的风对视,嘲笑的表情试图进一步激怒对方,“特地选择了这样的时机,真是好算计。”

顷刻间明了斯佩多的计划,白兰丝毫不给面子的嗤笑了一声,拢了拢衣领,变得有些同情起被斯佩多耍的团团转的彩虹法官们。他侧身闪躲过了红衣法官和斯佩多突然的攻击,两个身影撞在一起,都是想要撕裂对方的厮杀。丢掉了所有的伪装,戒律的所谓平衡都只是狗屁。

露切被Reborn推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可乐尼洛愤怒的想上前拦住他,却也被毫不留情的狠狠的被抓住了衣领撞进了一排排的座椅上,速度极快的将眼前试图阻拦他的亲王阁下的脖子拧断。

在这一片混乱中,白兰捡起了那枚被丢在地上的指环,抬头看向发出异响的穹顶。

四周的琉璃灯都随着一声声的爆裂声破碎,从中世纪建造以来令人惊叹的穹顶也随之坍塌,顷刻间砸落在刚才的席位上,露出了银盘一般挂着的红色满月。
咏叹的歌声传来,连带着审判厅内外所有人的惊呼。

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了那个穹顶的缺口边缘,黑暗中吸血鬼们都能清晰的看清那个美丽的人脸上的花纹,以及手中拿着的奇怪的长布条包裹着的东西,漂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只是这样哼唱着圣徒们的歌谣,站立在那里俯视着他们。

然后,在他们来不及眨眼的瞬间,巨大的六翼翅膀在那人身后张开,光芒的绽放灼伤了他们的眼睛,引来凄厉的惨叫。顺着光芒而来的火焰瞬间席卷了审判厅,唯有那堕入地狱的叫声和如同天堂降临的光芒交接。

“天使…”

“现世了。”

谁在惊声尖叫着,谁在虔诚的膜拜,谁又在这看似神圣的光芒里被杀死。

TBC

吸血鬼亲王被我写的很渣,没错就是很渣( •̀∀•́ )

发表于2017-05-09.15热度.